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七章 宿命中的际遇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也正是因为这封奏折,才有了后来浊河渡口,黄门郎奉旨诏吕布的那一幕。

    吕布接下诏旨,抱拳恳请黄门郎:“劳烦使节通融,某想回趟家,看望家中妻女。”

    南下半年,他无时不刻的想念着家中妻子,还有那个可爱的小玲绮。

    黄门郎对此眼神冷漠,不阴不阳的酸溜一声:“咋,还想让陛下等你?”

    吕布压着心头恼火,道了声不敢,同曹性简明扼要交代一番,便随着黄门郎调转马头,往南方驰骋而去。

    总有一天,可以随心所欲的做想做的事情,不再受任何人的支配与使唤。

    吕布的眼眸里闪过凛寒,在心里如是说道。

    然则还未渡河入函谷关,就又遇到奉旨而来的小黄门,让吕布不必再去洛阳,而是直走长安。

    十万叛军兵临城下,磨刀霍霍。

    长安作为汉朝故都,其城墙防御远非一般小城小镇可比。皇甫嵩据城坚守不出,高挂免战牌。虽然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叛军的嚣张气焰,但仍需一场胜仗来提升三军士气。

    这一日,皇甫嵩正在府内查勘周遭的地形图势,城头士卒疾奔来报,说羌人又来搦战。

    皇甫嵩颇为烦躁的挥了挥手,头也不抬的说道:“不必管他。”

    羌人攻不下长安,整日差人来城下叫骂寻衅。

    前两天就是因为有几个自负武艺的莽撞将军,受不了气,擅自出城阵斗,结果被羌将三五合就刺下了马去,导致汉军士气一降再降。

    “羌人在外叫战,明显是欺我军中无人,难道车骑将军就准备这样一直闭门不出吗?若是让朝廷知道了,保不准又会安什么罪名扣到将军头上。”

    下方左侧的雄武男人喝着温润的茶水,他体型如熊,随便往那一坐,就有股令人忐忑畏惧的气势。

    皇甫嵩闻言一笑,“素闻仲颖手下猛士云集,何不遣一两人出阵,斩下贼人头颅,也好让本将军开开眼界。”

    “车骑将军玩笑了,某麾下那些不过是些莽汉愚夫,上不得台面,哪比得过您手下人才济济。”董卓将杯中茶水饮尽,放回桌案,又特意在‘人才济济’这个词上加重了口音,借此暗讽皇甫嵩手下无人。

    他很不喜欢这个享誉朝野天下的威严男人,不仅妨碍到了他的计划,而且还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荣耀。

    当初讨伐冀州黄巾,董卓强攻两月,耗费兵力钱粮无数,眼看广宗城已是囊中之物。结果却被朝廷给定了罪名,又让皇甫嵩代替顶上。

    再后来,冀州平定,庙堂百姓欢呼连连,却没人记得他董卓曾在这里血战数番,猛击蛾贼。至于功劳和褒扬,更是同他没半点儿关系,全部落到了皇甫嵩的头上。

    如此一来,脾性暴戾的董卓如何能不恨他?

    皇甫嵩对此也是颇为无奈,这种事情,就算解释了也不会有任何效果。而且董卓手下明明蓄养了一帮虎狼,却不肯替朝廷出力。

    其心可诛。

    举荐的官员说羌人畏惧董卓,若使董卓前往,势必能压制住叛乱羌人。

    如今看来也是纯属空口胡扯,这些羌人根本没有丁点惧怕董卓的意思,甚至还两次将董卓打得弃甲而逃。

    想到这里,皇甫嵩揉按着发疼的脑袋,朝廷那边催逼得紧,可眼下实无可用之才,根本没法同叛军正面一战。

    相比皇甫嵩的愁苦,董卓就显得很是悠闲,解决不掉叛军,朝廷早晚会找皇甫嵩的麻烦。那时候,就是自己重掌陇西命脉的伟大时刻。

    报~~~

    又有士卒急奔入府,脚下跑得飞快,模样很是急匆。

    “何事?”皇甫嵩眉头微挑,出声询问。

    “禀将军,东城门外来了两百骑卒,说是奉诏前来协助将军破敌。”士卒抱拳朝皇甫嵩禀报起来。

    皇甫嵩还未回复,董卓倒先冷笑了起来:“两百骑?呵,朝廷还真是舍得……”

    “可知统率之人是谁?”皇甫嵩倒没在意这些,他急忙问着,锐利的目光里透着几许期盼。

    士卒被盯得有些发虚,却也不敢有丝毫隐瞒,如实回答:“是名姓吕的年轻将军。”

    “好!”

    士卒的话音刚落,一声饱含浓浓喜悦的欢喝声从皇甫嵩的口中吼出,毫无征兆,猛地拍响桌面。

    董卓端在手里的陶杯一顿,他低头望去,平静水面倒映着他那张长满络腮卷胡的凶悍面庞。

    他将手微微一抖,杯中水面荡起层层涟漪,水面上的阴沉面庞也渐变模糊起来。

    皇甫嵩说好,于他而言,就是不好,很不好。

    “放他入城,叫他直接来府内见我。”

    皇甫嵩发下命令,士卒得令小跑而去。

    “车骑将军,认识此人?”董卓从没见过皇甫嵩这般欣喜急切的模样,可越是这样,他心中就越是生烦。

    能让皇甫嵩都如此期盼之人,肯定不会是寻常之辈。

    面对董卓的好奇发问,皇甫嵩却没有点明,只是哈哈大笑着:“仲颖不必着急,此人一到,破羌之日不远矣!”

    董卓心头一沉,也没在继续询问,他倒要看看,来人究竟能有多大的通天本事。

    很快,府外传来一声呼啸九天的骏马嘶鸣。

    在守门士卒的引路下,吕布来到了皇甫嵩所在的府堂。

    当他跨过门槛,迈进府堂的一刹,坐居下方的董卓侧目看来。

    吼~呜~~

    猛厉的怒吼声炸响耳畔,一头蛮壮巨型的烟熊冲他奔来,咆哮连连。

    吕布的脚步停在半空,眼中浮现惊诧,他见过这个男人!

    而且,不止一次。

    至于是在哪里,倒有些记不清了,似是在梦中,又好像是来自往世的破碎记忆……

    但他也懒得去想,与其纠结上一世的宿命恩怨,倒不如这一世,敞开心胸去直面所有。

    吕布定下心神,抬在半空的脚步落于地面,大步走入府堂。

    “其目如蛟,其面似虎,身挺如松柏,冷漠而阴寒,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

    董卓打量着吕布,想了许久,才想到那个可以用来形容的词眼。

    孤高的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