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五章 未归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五原郡,九原县。

    大清早就派出去探听消息的斥候回报,北返的队伍已经进入治县范围,估计在晌午时分,就能抵达县城。

    批阅政务的严信听到这个消息,脸上浮现出暖和笑意,按笔道了声‘好’,又叫人安排下去,说要率城内百姓去迎接凯旋的将士。

    除此之外,他也不忘差府内管事,去将这个大好的消息告知自己小妹。

    上月从南阳那边传回家书,足足七卷。

    也不知里面写了些什么,只是小妹看完之后,当天就欲将小外甥女寄托到他的府中,说着要亲自去南阳一趟。

    严信当时惊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是真心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你说大半月不写封书信回来吧,家里女人担心,这很正常;现在家书寄回来了,却更加离谱,想要去南阳走一遭。

    严信想都没想就否决了这个提议,小妹不会骑马,又没防身的武艺,家里老头子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天天戳着他的脑袋唾骂。

    最后实在无奈,严信才让人快马去了南阳,又带回来两封书信,这件事情才算是得以平息。

    郡府的管事来到吕家小院,见到严薇正在哄小家伙入睡。他似是怕惊醒了这位入眠的小主,压低着声音,将凯旋的消息如实转告。

    拍打着襁褓的纤手微微一停,转而挪到小家伙粉嫩的下巴处,食指勾起不停的来回挑逗。

    快要睡着的小东西睁开眼帘,握着小拳头,打了个很大的呵欠,乌烟的眼眸里灵韵四射。

    “小玲儿,咱们去看爹爹啰。”

    严薇吻着小家伙的额头,语气亲昵的说着,眉眼间透着欢喜,小小酒窝里盛满了幸福。

    天天等,天天盼,夫君他终于回来啦。

    小家伙像是能听懂一般,也不闹气,呀呀呀的咧嘴笑着。

    …………

    晌午将近,郡城的大门外站着郡守严信,还有许许多多的城中百姓,不少人更是连田地的农活都没做完,就早早跑来了这里。

    只为再看一眼他们心目中的大英雄,那个骁勇善战的飞将。

    城墙箭楼上的士卒远眺望去,过了少许,遥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很小的一团烟点。

    “将军回来了!”

    箭楼上的士卒欢呼,随着时间推移,那团烟点渐渐清晰起来,是一条宛若长河的浩荡队伍。

    “将军神威!”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一声。

    这一喊,使得前来迎接的百姓和士卒全都炸开锅来,他们举握着拳头,脸色振奋的随之齐声呐喊:“将军神威!将军神威!”

    热烈的欢呼声一波接一波的涌入耳中,从渡过浊河起,每过一县,当地百姓大多都是如此热情。他们主动拿出家中食物瓜果,发放于途中路过的士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逢纪辛评等人很难相信,这支队伍居然如此深受百姓拥戴。

    行进的队伍抵临城外,骑卒们下马,步行往前。

    等候多时的百姓一拥而上,准备好的瓜果食物和美味酒酿,争先恐后的递到将士们的手中。

    喝着甘甜醇美的酒水,管亥等一帮新入伙的士卒深受感染,眼睛里渐渐湿润起来。当蛾贼的那会儿,人人喊打,除了抢还是抢,何曾有过百姓们这样的真诚待遇。

    戏策领着郭嘉逢纪等文士走下马车,对于这位先生,百姓们不敢有任何造次,恭恭敬敬的递上瓜果,喊上一声‘夫子辛苦’。

    在这些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汉们眼里,戏策能够教他们的娃儿读书识字,那就已经是无法报答的鸿恩,他们打心眼儿尊敬。

    而那些活泼好动的顽童在见到戏策后,如同老鼠见猫,全都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学着戏策教他们的礼仪,行礼作揖,有模有样的喊着:“夫子好。”

    颠簸一路的郭嘉吸了口清新空气,胸中闷气顿时舒去许多,他仰望着湛蓝天空之上的万尺苍穹,又偏头瞄了眼那个身材瘦弱的青年,好不容易平和的心境又泛起几缕涟漪。

    我就不信,你能将我一辈子都困在这里。

    曹性和宋宪上前找到严信,说明吕布的意思,将这批远迁而来的颍川人氏,暂交严信安排。

    当然,其中大部分人,肯定是要参军入伍。

    夫君怎么不在?

    可能是事务繁重,走在后方的吧,再有一会儿,就肯定过来了……

    然则当所有人都停下安歇时,站在城门下满心期待的严薇依旧没能见到那道熟悉的高大身影。

    怀里的小家伙开始不安分的闹腾起来,严薇一边轻拍着襁褓,一边挤过人群走到正在同严信交谈的曹性面前。

    “曹将军,我家夫君呢?”她轻启丹唇,低声询问起来。

    曹性见是严薇,抱拳喊了声‘嫂嫂’,也不作隐瞒,颇为愤懑的如实道来:“本来都走到浊河口了,结果来了个带旨的黄门郎,念了道圣旨,让头儿跟着去了。”

    “是这样啊~”

    严薇低低念了一声,眼眸里的神色为之黯淡许多,欣喜不在,平添了些许失落。

    以事业为重是好事,哪能天天都想着儿女情长。

    她如是想着,可心里却越发觉得酸楚起来:纵使不见自己,也应该回来见见女儿才是,从浊河到这里,才几步路啊!

    母亲来时说过的那番话,悄然浮现于脑海之中。

    女人嘛,要大度些,男人肯上进是好事,就算将来纳妾,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哪能硬逼着一生一世一双人,会被人说闲话的。

    越想越是委屈的严薇朝着严信福了一礼,“四哥,我先回去了,小玲儿困了。”

    严信‘嗯’了一声,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家小妹的失落,又沉吟问向曹性:“可知什么内容?”他起初还以为吕布又像上次一样,已经早早回家去了,哪曾想其中还有这些缘由。

    “具体什么也没说,反正看样子是挺急的。”

    曹性摇头不以为意的说着,吕布让他和宋宪先带着这些人回来,说打蛾贼辛苦了这么久,也应该回五原好生歇些日子。

    他自己则只带了魏木生的两百狼骑,跟着黄门郎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