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三章 先生不死,鬼才难出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歇息两日,朱儁的队伍继续班师回朝。

    颍川的新郡守率着手下官员,将朱儁送出城外,站在城头的荀家叔侄目光远眺。

    “我有种莫名的感觉,将来肯定还会碰见这个姓吕的将军。”相貌儒雅有君子之风的荀彧缓缓说道。

    “只是不知到时,是敌是友。”荀攸呆讷的脸庞难得有了几分变化,语气坦然的说着:“戏志才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对手,不到万不得己,真不想同他兵戎相见。”

    荀彧不再答话,目送着这支凯旋之师渐渐远去。

    繁杂的队伍之中,由于要看运俘虏的缘故,吕布同麾下士卒走在最后。

    逢纪、辛评这些原本不愿去往五原的士人,在暗地和戏策达成某种条款共识后,也加入了这支北迁大军。

    文人们大多骑术不佳,再加上此去路途遥远。吕布就临时弄来四辆马车,并委派百骑护卫四周,以策安全。

    某处车厢里,正传出阵阵极为愤懑的抗议声。

    “喂,戏志才,我都说了不去并州,你居然还用这种下作手段诓我!”白狐脸的小鬼才张牙舞爪,充满灵气的眼眸里,散发着不甘和愤恨。

    听说戏策今天要回并州,郭嘉大清早就叫上了徐庶赶来送行。

    值此一别,再见不知何期。

    结果倒好,郭嘉还未走至城门,半道就挨了闷棍,等到醒来时,就已经躺在马车里了。

    如此一来,傻子都能猜到这是怎么回事,更何况是以资质著称的郭嘉?

    “好嘛,我真心拿你当朋友,你倒借此算计我。”

    “真是厉害了你,戏志才!”

    “就算你将我人虏去北方,我也照样会想尽办法的逃回来!”

    面对少年郭嘉的喋喋不休,坐在对面的戏策则似老僧入定,眯着眼睛琢磨着他自个儿的事情。有了颍川这伙人做班底,再加上吕布本身麾下就有的高顺、魏木生等人,手下文武,也算是初具规模。

    下一步,就是找准机会,吃掉丁原,或者将他逐出并州。

    只要能够得到严、张两家的支持,这件事应该不算难办。

    郭嘉见戏策并不搭理于他,心肺都快要气炸。他掀开布帘,窗外的徐庶骑在高头骏马上,神色颇为兴奋。

    徐庶出身贫寒,又不喜读书,整天就想着成为闻名天下的豪杰游侠,可没匹好马又怎么驰骋四海?

    如今马匹的价格节节攀升,尤其是在南方,就算有钱也难以买到良驹骏马。

    “徐元直,你为什么不出手救我?”郭嘉透过窗帘,满是责备的问了起来。

    徐庶侧头望向郭嘉,无奈的摆手耸肩:“戏志才不让我动手,他说这是为你好。”

    “屁!”

    小鬼才粗俗无比的骂了一声,随后徐庶也没能逃掉被喷的命运:“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

    瞥了眼郭嘉气急败坏的模样,戏策嘴角悄悄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开玩笑,怎么可能把你这个小妖孽留给曹操?

    至于为什么不把荀家叔侄也一块儿弄去,倒不是没那手段,只是因为荀家势力广及各地。贸然掳走荀家公子,这两尊大神肯不肯出谋划策还不一定,但肯定的是,吕布必然会落得个声名狼藉的下场。

    没了名声,就同过街的老鼠无二,人人喊打。

    戏策还不想吕布这么快就沦到那般田地。

    骑御赤菟的吕布压缓了行进速度,这引来了将军们的不满。他们可都是等着返京受赏,哪能在这里跟着一帮子低贱奴役贻误大好时机。

    吕布便趁机上前,向朱儁提出分道的建议。

    奖赏册上没有他的名字,吕布自然也没有去洛阳的必要,更何况妻女都还在家里眼巴巴的盼着他早日归去。

    朱儁觉得吕布说的在理,于是就在潩水同吕布分道而行。

    班师回朝的大军消失于视野之后,吕布勒马回头,望着那两万余面黄肌瘦的俘虏,高声说道:“不愿随本将军去并州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懒懒散散走着的俘虏们一听这话,全都懵了,这又是要唱哪出?

    “话我只说一遍,愿意回家侍奉老娘的就去侍奉老娘,想回去找女儿的就回去找女儿,我不拦着。因为我也是个父亲,是个丈夫,我知道那种思念的煎熬。”

    其实从一开始,吕布就没想过要把所有人全部都带回去。他要的是这些人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而不是受迫于武力。

    用戏策的话说就是,先聚人心。

    一阵迟疑过后,很快就有人走出行列,朝吕布磕了个头,嘴里说着‘永世不忘将军大恩’。

    有了第一批,后面的人就越来越多。

    他们无一例外的在走之前,都跪伏于地,对着吕布叩头以谢重恩。

    两万余众的俘虏,很快就只剩下了半数不到。

    清了清人数,九千八百七十三人。

    这些人大多是慑服于吕布的魅力,又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莽汉,还有些则是天地之大无容身之所,想跟着吕布去五原定居求活。

    收整完队伍,吕布又重新朝着北边出发,速度比起之前,明显加快了许多。

    除此之外,戏策还让吕布沿途收纳孤儿,说以后当有重用。

    吕布虽不明白这其中用意,倒也吩咐下去,安排人手照做。

    十一月初,吕布的队伍经管城渡过浊河,进入河内辖境。

    好巧不巧,在途径‘野王’县时,居然遇到了正在练兵的方悦。作为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久别相逢,双方都有着发自肺腑的高兴。

    当天夜里,双方喝了个痛快。不少参与过牛佘野之战的河内儿郎,同狼骑营这些汉子都是旧相识,喝起酒来尤为得劲儿,畅快大口的就往肚子里灌。

    方悦本想借着酒胆去找吕布切磋切磋,结果还未走拢吕布近前,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还是先拿陈卫练练手,试试深浅再说。

    这几个月来方悦没有一天闲着,天天专研枪术,做梦都想击败吕布,成为真正的强者。

    方悦找到陈卫,直言不讳的说要同他一较高下,以雪当日之耻。

    陈卫正准备应战,曹性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他勾着方悦肩膀,手指那边独坐的黄忠,出起了馊主意:“方悦兄弟,不是我们看不起你,可能你连我们营下的小卒,都赢不了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