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二章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俘虏们渐渐朝这边围了过来,给青年助威打气。

    青年闻言,猛喝,提拳攻向吕布。

    他脚下冲步上前,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贴近吕布近前,见吕布未有动作,眼中不由一喜。

    五指紧握的拳头凝聚起浑身气劲,以奔雷之势砸向吕布面门。

    呼~

    剧烈的拳风刮过吕布面颊,却没能伤到丝毫。

    青年眼中如见鬼怪惊骇无比,这么近的距离,居然,躲过了!

    这不可能!

    砰!

    不等青年反应过来,一声低闷至沉的声音传至他的耳旁。

    呜哇~

    从腹部流经全身的剧痛,令他忍不住吐出脏腑里翻涌的苦胆水,一对眼珠几乎凸出眶角。

    他捂着肚腹,额头和膝盖前后撑着地面,站不起身来。

    吕布不去看他,以强者之姿望着周遭的俘虏们,大声问道:“还有没有想要找我报仇的,有的话大可上前比划比划。”

    一片寂静。

    很显然,吕布方才展现出的武力完全镇住了他们。

    即便不满,也只能在心里暗暗腹谤咒骂。

    吕布让校官将所有俘虏集中起来,统计了下,大概还有两万三千人。

    看着这些饱受折磨、面黄肌瘦的俘虏们,吕布清了清嗓音,高声问道:“有没有人主动愿随本将军去往五原?”

    此话一出,聚拢的俘虏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沉默着没有出声。

    没人愿意背井离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将军,去五原能吃饱饭吗?”有个汉子忽地抬头望向吕布,大声询问。

    周围的俘虏闻言也都望了过去,眼中充满期冀。

    当初为什么反叛朝廷,就是因为饱受压榨活不下去,横竖都是死,才干脆放手一搏。

    “我不敢向你们保证什么,但我身后这些将士,曾大多都是鲜卑人的俘虏。至于你们,将来能够走到什么位置,不在于别人,而在于你自己如何去努力拼搏。”

    吕布将五原的一系列改革变化说与他们听完,又捡了两个口才较好的狼骑营士卒出来,继续对这些俘虏讲解是如何分到的土地与房屋

    先打一棒,在给枣吃。

    戏策嘴角微露笑意,他问向旁边不远的曹性,意味深长:“将军是不是在南阳遇见了高人神仙?”

    曹性闻言,撇嘴骂道:“屁个神仙,命都差点搭了进去!”

    随后,便将南阳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同戏策详细说了。

    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至今仍旧后怕不已。

    俘虏们的情绪也渐渐发生了转变,有奶便是娘,去哪里不是去?

    如果真能如他们所说,盖房子分土地,娶上女人,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将军,我们愿意跟你走。”

    很快,有近七成的俘虏选择了跟随吕布去往五原。

    反正留在这里早晚也会被打死饿死,还不如跟着离开。就算不想去了,也可以在途中趁机逃跑,机会起码也比困在这里,要大上许多。

    剩下不愿去的哪些俘虏则各有各的顾虑,他们有儿有女,有老娘老汉,如果就这样走了,他们又该由谁来照理。

    本来可以码完的,结果突然上面领导喊出去吃烧烤,没办法了,后面差的字数,明天再补上,因为出去吃烧烤肯定要喝酒,而我酒量特别差,回来肯定补不了。

    特别对不起大家,抱歉了。

    凑字数。

    俘虏们渐渐朝这边围了过来,给青年助威打气。

    青年闻言,猛喝,提拳攻向吕布。

    他脚下冲步上前,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贴近吕布近前,见吕布未有动作,眼中不由一喜。

    五指紧握的拳头凝聚起浑身气劲,以奔雷之势砸向吕布面门。

    呼~

    剧烈的拳风刮过吕布面颊,却没能伤到丝毫。

    青年眼中如见鬼怪惊骇无比,这么近的距离,居然,躲过了!

    这不可能!

    砰!

    不等青年反应过来,一声低闷至沉的声音传至他的耳旁。

    呜哇~

    从腹部流经全身的剧痛,令他忍不住吐出脏腑里翻涌的苦胆水,一对眼珠几乎凸出眶角。

    他捂着肚腹,额头和膝盖前后撑着地面,站不起身来。

    吕布不去看他,以强者之姿望着周遭的俘虏们,大声问道:“还有没有想要找我报仇的,有的话大可上前比划比划。”

    一片寂静。

    很显然,吕布方才展现出的武力完全镇住了他们。

    即便不满,也只能在心里暗暗腹谤咒骂。

    吕布让校官将所有俘虏集中起来,统计了下,大概还有两万三千人。

    看着这些饱受折磨、面黄肌瘦的俘虏们,吕布清了清嗓音,高声问道:“有没有人主动愿随本将军去往五原?”

    此话一出,聚拢的俘虏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沉默着没有出声。

    没人愿意背井离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将军,去五原能吃饱饭吗?”有个汉子忽地抬头望向吕布,大声询问。

    周围的俘虏闻言也都望了过去,眼中充满期冀。

    当初为什么反叛朝廷,就是因为饱受压榨活不下去,横竖都是死,才干脆放手一搏。

    “我不敢向你们保证什么,但我身后这些将士,曾大多都是鲜卑人的俘虏。至于你们,将来能够走到什么位置,不在于别人,而在于你自己如何去努力拼搏。”

    吕布将五原的一系列改革变化说与他们听完,又捡了两个口才较好的狼骑营士卒出来,继续对这些俘虏讲解是如何分到的土地与房屋

    先打一棒,在给枣吃。

    戏策嘴角微露笑意,他问向旁边不远的曹性,意味深长:“将军是不是在南阳遇见了高人神仙?”

    曹性闻言,撇嘴骂道:“屁个神仙,命都差点搭了进去!”

    随后,便将南阳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同戏策详细说了。

    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至今仍旧后怕不已。

    俘虏们的情绪也渐渐发生了转变,有奶便是娘,去哪里不是去?

    如果真能如他们所说,盖房子分土地,娶上女人,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将军,我们愿意跟你走。”

    很快,有近七成的俘虏选择了跟随吕布去往五原。

    反正留在这里早晚也会被打死饿死,还不如跟着离开。就算不想去了,也可以在途中趁机逃跑,机会起码也比困在这里,要大上许多。

    剩下不愿去的哪些俘虏则各有各的顾虑,他们有儿有女,有老娘老汉,如果就这样走了,他们又该由谁来照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