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五一章 过来一试

时间:2017-11-16作者:回头大宝剑

    “这批俘虏,某要了!”

    放下酒盏的吕布豁然起身,朝朱儁抱拳。

    那边喝得起劲的朱儁闻言一怔,他刚想说也学着皇甫嵩来筑回京观,以示汉威。倒没想到吕布会先一步开口,向他索要这批俘虏。

    “奉先要这些贼逆何用?徒增口粮,稍有不慎还可能引起暴乱,杀了岂不省事,一了百了。”在朱儁这些忠君爱国的死脑筋眼里,但凡当了一回蛾贼,就算有了前科,留着迟早会是隐患祸害。

    “不满将军,我家四哥乃是五原郡守,前些日子他给我写信诉苦,说郡内修建还差些苦役。不过眼下既有这么些现成的奴役,就想请将军通融一二。”

    吕布的话半真半假,这些被俘的黄巾士卒历经数战,已不是寻常士卒所能比拟。

    战场是锻炼士卒能力的最佳强所,能够从一次次厮杀中活下来的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只要稍加训练,等到再上战场,肯定会是一支强悍无匹的军队。

    朱儁自是不知吕布心中的真实想法,对于吕布这个骁勇的晚辈后生,他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觉得对他不住。

    新郑斩将、潩水擒敌、夜袭阳翟、救援卷城……

    一系列数不清的战功,都是那么的大放异彩。

    结果呢,当初一同攻取阳翟的曹操如今已经升迁济南相,而吕布却依旧还在度辽将军的位置上,不进不退。稍微有点心机的人都能明白,吕布肯定是得罪了朝中哪位大佬。再加上他又不肯低头站边,就算被人抹了军功,也自然没人会给他疏通吱声。

    能干抹军功这种大罪行径的人,朝中就那么寥寥几人而已,个个都是手眼通天的存在。

    朱儁觉得没有必要为了个不沾丝毫关系的吕布,去撕破脸皮,斗个鱼死网破。

    如今吕布有求于他,奖赏功勋没捞着,想要些人,也不算过分的事情。

    朱儁点头之后,那位新郡守坐不住了,朝吕布笑说了起来:“吕将军,这些蛾贼乃是我颍川的俘虏,如此兴师动众的运往五原,是否有些欠妥?”

    “怎么,许郡守宁愿将这批俘虏杀了,也不肯卖本将军这个人情?”吕布眉头蹙起,以一种近乎责问的口气,问向这位新任的颍川郡守。

    新郡守脸色一僵,随后很快转变回原先的笑容,摆手说道:“吕将军说得哪里话,既然将军需求,赠与将军便是。”

    新郡守的服软,令不少人都为之侧目。

    戏策微仰脑袋,眼眸底处流光溢彩。他不知道吕布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他的确能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吕布气势上所发生的变化。

    如此强蛮的口气,以吕布以往的脾性,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话的。

    “谢过郡守成全。”

    吕布朝新郡守抱拳说着,又朝在座的诸位将军官员道了声:“诸位大人慢用,某去看看那些俘虏,也好早作安排。”

    说罢,吕布拉起身旁的戏策,直接出了府邸。

    “你看看,这是什么态度,哪有一点把我们放进眼里的样子!”有人开始不满的声讨起吕布,并且获得了不少人的一致认可。

    朱儁以为是吕布没有捞到赏赐,心里憋火不爽,倒也没作过多计较。

    城外南郊,被委以重兵看守的俘虏营地。

    吕布骑着赤菟很快到了这里,随他而来的还有狼骑营百骑。

    负责镇守这里的校官得见吕布,主动出营相迎,在获悉其来意后,便领着吕布入了营中。

    此时的天色已晚,看守俘虏的营地里依旧灯火通明。

    那些投降后的黄巾士卒脚上套有铁链,在官吏监督下,三三两两的搬运起石块,抬着刚砍下的巨木。

    稍有停顿歇息,立马就会有皮鞭棍棒加身,将他们打得遍体鳞伤。

    如若胆敢反抗,随便刨个坑就能埋了他们。

    吕布在校官的陪同下,来到俘虏劳作的场地。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燃烧的火把,晃动的模糊身影,还有那伴随在烟夜里响起的噼啪鞭条声。

    他正想让校官将俘虏们集合到面前时,却忽然听得一声蕴含着无限怒意的愤吼:“是你!”

    吕布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穿着单色麻衣的健壮青年,扎实的身躯上起码有近十道血红的鞭条伤口。

    他这一喊,引得周围的俘虏们尽皆望了过来。当看清吕布的模样时,他们表情里都透出了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仇恨色彩。

    他们最恨的不是那些个盘剥他们的世家官吏,而是眼前这个破灭了他们美梦的青年。

    以前的他们何等逍遥风光,占城夺府,金银珠宝取之不尽,每天都能吃饱穿暖,那些被擒的官吏士子们,也尽在他们的面前颤抖求饶。

    而如今沦落到这般田地,皆是拜此人所赐。

    “老子要杀了你!”

    健壮青年面目狰狞,不顾一切的朝着吕布这里冲来。

    砰!砰!

    两根粗实的木棍从左右两边狠狠砸在青年的膝盖骨处,应声而裂。

    健壮青年吃痛闷哼,双腿前驱跪地。阴袭得手的两名士卒立马上前摁住青年双肩,将其手臂反擒于背后。

    挣扎不开的青年怒声大吼,“无胆鼠辈,尽使些下作手段,可敢与你家爷爷正面一战!”

    负责这片区域的都伯拔出腰刀,往着青年这边走来。

    见到都伯拔刀,青年已然得知了即将到来的命运,他兀是不甘的厉吼起来:“官贼,要不是老子受伤,凭你们,能擒得住我?”

    “倒有几分血气。”

    吕布望着那即将被处死的青年,朝着身旁的校官说道:“别拦着,放他过来。”

    校官领命而去,很快就将那名青年带至吕布面前。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健壮青年死死盯着仅隔了丈余的吕布,将一双铁拳握得咔咔作响。

    要不是周围有这么多士卒护卫,他真想豁出性命,上去杀了这个将他们害得这般惨状的家伙。

    吕布随意的往旁边挥挥手,周围士卒很自觉的往后退开,留出空地。

    他看向那个蓄势待发的蛾贼青年,淡然说道:“我就站在这里,觉得自个儿真有本事,就过来试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