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四七章 医圣

时间:2017-11-12作者:回头大宝剑

    清晨的朝阳渐渐高升,光芒传递的热量从舒适转变成燥热,将帐外站岗士卒的笔直身影,投射于布帐之上。

    吕布从昏睡中醒来,他摆动两下躯体,竟惊奇的发现,那股烧心的灼痛感已荡然无存,抑积体内的力量突破层层壁垒,正在一点一点的复苏。

    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还未想得明白,便听得近前传来狂喜的大呼:“头儿醒了!头儿醒了!”

    眼前的这个高兴无比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还躺在病榻的曹性。

    帐外一阵急促的脚步由远及近,帐门掀开,冲进一大堆熟悉的面孔,他们望着吕布,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欣喜和激动,嘴里接连喊着:“将军,将军……”

    喊着喊着,眼角发酸,积攒起了泪水。

    吕布先是一愣,随后打趣起来:“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怎么搞得我像是要死了一样。”

    这帮汉子跟着他大小战役打过无数场,从没叫过苦和累。哪怕是在牛佘野同鲜卑人的最后一战,处于绝境之中,也没见他们有过这副宛如女人死了丈夫的凄楚模样。

    昏睡中的吕布当然不会明白,他这一睡,就是整整四天。

    留在疫营的张仲景,不负众望的配制出了可以抑制疫疾的药方。营中患病士卒在喝下汤药之后,疼痛感明显减少,状态也慢慢恢复起来。

    唯独吕布昏睡不醒,张仲景把脉之后,面色凝重,吕布已进入重度昏迷状态,危在旦夕。

    众人一听可就急了,吕布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将他们凝聚在一起的绳索,可不能就此倒下,纷纷跪着求张仲景救命。

    有着颗仁心的张仲景被这帮粗鲁汉子义气所打动,加大了用药剂量,又添了些驱火去毒的方子。

    熬好汤药,他令众人捏着吕布鼻子,掰开闭合的嘴牙,强行灌进肺腑心田之中。

    一天四次,剩下的就是与老天爷对赌了。

    好在这一回,是他们赢了。

    十几张期待而又欢喜的面庞之中,吕布发现了个此时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他疑惑问道:“魏木生,你怎么在这里?”

    魏木生听得吕布点名,挤开挡在前方的几道壮硕身影,上前说道:“禀将军,是夫人担心,故而派我前来。”

    自那日从并州出发,他几乎马不停蹄的一路南下狂奔,经过河东、荥阳、颍川、卷城,最后得知吕布留在宛城,便连夜赶至于此。

    在他亮名身份后,守城的校官也没过多为难,主要还是因为唯一的将军张里被绑到了疫营。

    来者气势十足,他又不敢得罪,只好老实放他们入城。

    “薇娘知道我患疫疾了?”

    魏木生摇头,将严薇所梦之事如实以告。

    以前别人说心有灵犀吕布不信,如今听完魏木生所说之后,他心里忽然觉得有些高兴,‘心有灵犀’这个说法,其实也还可以。

    吕布套上鞋袜,作势想要起身。

    前方的众人立即纷纷上前,想要搀扶吕布。

    吕布微瞪他们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曹性这身板都能下地蹦跶,难道我还不如他么?”

    众人连忙点头附和,顺带狂踩曹性,说着这小子身体素质太差,也不知当初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当上的将军。

    莫名躺枪的曹性表示很是受伤,却罕见的没有乱骂回去。

    看着吕布已经活络开筋骨,众人眼中有了新的神采。

    他们的将军,回来了。

    活络完筋骨,吕布让众人下去歇着,一个个肿着乌烟的眼圈,嘴上还说睡得踏实,踏实个鬼哟。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昏睡的这些时日,全是这帮粗莽的汉子在忙里忙外,跑进跑出。

    吕布心中感激,嘴上却没任何言语。男人间的兄弟情谊,是不需用‘谢’这个字眼来表达述说。

    打发走了众人,吕布端起放在桌上的两大碗面食,囫囵而尽,空空的肚子里总算有了点饱的感觉。

    他走出帐外,天空中散发的光芒强烈,洒在发丝与肩头。

    吕布张开怀抱,眯合双眸,在阳光下如获新生。

    …………

    疫营的某处角落,张仲景正给患病的士卒递去熬好的汤药。

    这些士卒曾经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如今重回人间,张仲景的心里自是极为高兴。

    他出生在没落的官宦家庭,父亲张宗汉是个读书人,当过两年朝官,后触惹了权贵,被贬至地方。由于家庭原因,张仲景从小就博览了许多先贤古籍,当他从史书上看到扁鹊望诊齐桓侯的故事后,一扇新的大门向他敞开。

    他不惜违背父亲的意愿,弃仕从医,拜了张伯祖为师,学习各种行医诊断。

    这一学,就是二十年。

    吕布从远处走来,也不惊扰于他,只是静静站在张仲景背后,看着他将一碗碗汤药交到士卒手中。

    直至将那两大锅汤药分发完毕,张仲景起身时,才发现在身后站了不知多久的吕布。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说道:“观将军龙虎之姿,想来已无大碍。”

    “谢过阁下活命之恩。”吕布抱拳答谢起来,随后略感歉意道:“只是眼下未带钱财,无重金以报。”

    张仲景闻言摆了摆手,“救人乃是医者天职本分,将军无须太过放在心上。”

    这番话令吕布不由高看了几分,笑着说道:“某去年在洛阳遇到个老和尚,他同我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医郎救活如此多生灵,今后当以成佛。”

    张仲景小时候读得是儒家,不明白成佛的概念。但他听吕布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夸奖之类的意思,遂道了声将军谬赞。

    “张医郎可愿随我同去五原?”吕布冷不丁的问了一声。

    突兀的话题令张仲景为之一愣,不等他张口回话,吕布便神情悲叹的再度说了起来:“张医郎有所不知,五原苦寒,境内少有良医,百姓们死于疾患者趋于半数。若医郎肯动身前往,实乃并州之福,五原百姓,有救矣!”

    通过刚才的谈话,吕布可以清楚的判定眼前之人不喜金银玉石,那就唯有用诚意去打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