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四六章 新生

时间:2017-11-12作者:回头大宝剑

    家书写了足足六卷,却依旧还没写完。

    旁边堆起的竹简已和烛台同高,原来一个男人也会有这么多啰嗦不完的琐碎言语。

    心中寄有的思念与牵挂,即使再写上十卷八卷,也仍旧述说不完。

    笔锋一停,该结束了。

    吾甚好,妻勿念。

    卷尾留下名字,吕布。

    长达七卷的家书写完,吕布交于张辽,让他明日发往五原。

    以薇娘的聪慧,那些字里行间透露出的眷念不舍,可能会瞒不住她。

    当初成亲的时候,说过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到头来,终究还是辜负了。

    重活一世,结果两年不到,又染患疫疾,时日无多。

    “还是有些怕死啊。”

    吕布自嘲般的叹了口气,从怀里取出个绣有飞鸟的粉绣荷囊,里面装着成亲结礼时,薇娘剪下的一撮秀发,捂在胸口,顿觉安心不少。

    自那日后,吕布每天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思想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疫营在第一名士卒死亡之后,接二连三扩撒开来,每天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从几个到几十个,如今已是数以百计。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片营地,没有人想死,却也只能在这里自生自灭。

    老医郎开的药,只能减缓他们身体上的痛楚,对遏制疫疾却是没有半分成效。

    有些士卒忍受不了这股恐惧,在漆烟的夜间,抹了脖子。

    吕布不知道哪天也会像他们一样死去,但最近他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会看到很多莫名其妙的人,经历很多仿佛就早就经历过的事。

    醒来的时候,又是夜间。

    “文远。”喉咙发干的吕布喊了一声。

    静悄悄的营帐里,没有任何声响。

    连喊好几声后,帐内依旧无人回话,他只好挣扎着坐起身来,踏着布履下床取水解渴。

    案桌旁边的水缸见底,吕布微微皱眉,喉咙处的干燥迫使他不得不出帐寻觅。

    寻摸着出帐的路线,脑袋沉重得如同灌铅,脚下步子却愈发飘忽。

    漆烟的夜空不见一粒星辰,连平日里最为霜白的月光,也都不见了踪影。

    帐外空无一人,寂静得可怕。只有堆燃烧正旺的柴火,火焰涨得许高,映照着整个疫营。

    人都去了哪里?

    吕布脸上充满了疑惑,他四下环顾,却望见前方走出一人,身材挺拔,恍惚的视线中看不清那人样貌。

    “吕奉先,你怎么成了这个病痨鬼样?”那人开口,语气里略感失望。

    “你是何人?”

    吕布停下脚步,猜疑起来,此人居然认得自己。

    他甩摆两下脑袋,却依旧看不清那人模样。

    高挺男人也不答话,手一抬,一杆画戟出现在他手上。

    凛厉的杀机扑面来而,带动着燃烧的火焰倒向吕布这边。

    拖戟箭步冲来男人身形如同闪电,吕布心中一惊,好快!

    他顺过搁于不远的方天画戟,呜吼一声,不退反进,冲前两步横空急斩。

    “来得好!”

    高挺男人眼中战意激增,手中画戟旋上两圈,几乎以相同的角度斩向吕布咽喉。

    他要同吕布赌命!

    生死关头的一刹,吕布撤戟回退,身躯后缩半步,躲过那致命一击。

    “懦夫!”

    高挺男人见状,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悦,连带声音里都添上了两分怒气。

    画戟带着呼啸的破空声,再度劈下。

    来不及调整姿态的吕布只能将画戟往上抗推,硬接这威力十足的一戟。

    铿!

    随着两个画戟的交锋,耳畔炸开一声巨响,强行接下这一戟的吕布虎口张裂,溢出红泛的血水。

    高挺男人见吕布接下他这一戟,神情似是在笑,手中画戟却不客气,口中悠然道:“且试试我这虎臻戟法如何!”

    男人说罢,手里的画戟虎虎生风,从上方接连劈斩而下。每出一戟,便有如一头猛虎张着利爪扑来,稍不留神,就会沦为虎口之食。

    面对如此强势威猛的招式,吕布不敢有丝毫大意,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见招拆招,方天画戟也是使得浑如旋风。

    锵锵锵锵锵!

    锵锵锵锵锵!

    两杆兵器速度用肉眼已经无法捕捉,战斗中的两道身影更是形同鬼魅。

    五十回合下来,两人推开彼此,分别后退两步,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然则,仅仅只能是算是而已。

    倘若仔细打量两人,就能发现吕布的面色泛红,气息也较为急促,显然方才的比斗耗去了他不少气力。

    高挺男人则轻描淡写的将画戟往后一拖,脸不红气不喘,居然跟个没事人一样。

    好强的家伙!

    吕布摁住发抖的右手,望向眼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超强男人,控制着呼吸,调息起体内气机。

    当初昆水遇到那个武艺绝伦的猎户,吕布尚且还有几分把握能将其击败。而眼前这个男人,站在那里看似不动,却浑然和天地相接,根本寻不到一丝的破绽。

    “你究竟是何人!”吕布微敛双眸,斜挑起眉峰,又问了一遍。

    那男人嗤之一笑,并未作答,而是反问一声:“调息好了?”

    吕布心中闻言一惊,这家伙,居然在等着自己调整状态!

    他下意识的望了眼天空,烟漆的夜,依旧没有丁点光明。

    从远处刮来大风,呼啸着吹过耳旁,卷起颊侧的鬓发飘逸飞舞。

    “营中的士卒去哪了?”吕布又问。

    那个高挺的男人终于正面回答了一次,冷笑起来:“都被我杀了。”

    “都死了?”

    “都死了。”

    得到答案的吕布身躯忽地抽了一下,精神承受不住这个巨大的噩耗,往后踉跄倒退两步。

    随后,一股滔天的怒气侵蚀了他的头脑。

    呜吼!

    他提起画戟,步步走向那个高挺男人,血红双瞳里散发着无尽的怒戾与杀意。

    吕布带着滔天怒气而来,高挺男人不仅没有丝毫惧意,嘴角反而还浮出一丝笑意,招呼着吕布:“来来来,让我看看暴怒的你,能有几分手段。”

    听得这话,处于暴怒之中的吕布嘶吼着急冲过去,双手握住画戟末端,面容狰狞道:“去死吧!”

    轰!

    巨大的声响炸起地面尘沙,遮住了其中的两道身影。

    风沙之中,兵器交锋的声音依旧不绝于耳,响彻不停。

    至于吕布那爆发极强的一戟是否伤到了高挺男人,尤为可知。

    除了兵器交戈,还能够听到两道不同的声音,一道怒卷狂沙,一道平淡如初。

    “给我死!死!死!”

    “不行不行,这一戟还要再快些,刚才那个上挑角度偏了,这一戟差些火候……”

    风沙落尽,显出两人身影。

    这一斗,已有百余合。

    暴怒中的吕布渐渐回复了神志,在高挺男人自创的一记‘战九霄’后,手中画戟被回勾上挑,脱手而出。

    他跃身欲伸手去握,却被男人横踢飞击腹部,倒退十余步后,方且站稳。

    高下已定,胜负分明。

    高挺男人面色畅快,将画戟扔向吕布,道了声:“再来!”

    不知吕布是否听见,他只是呆滞的站在原处,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那插于脚旁的方天画戟。燃烧的火光映照出他的双眸,涣散,无神,了无生机。

    久久,他才枯哑着嗓子,像是认命了一般:“你要取我性命,就动手吧。”

    高挺男人闻言一怔,握着画戟缓步走向吕布,语气凛厉道:“你怎么没出息成了这个样子!”

    吕布现在也不在乎眼前男人的讥讽,他自嘲起来:“反正我身患疫疾,没几天活头。死在你手上是死,死于疫疾,也是死,干脆你行行好,动手杀了我……”

    不等他话说完,凛寒的戟尖就已经刺了过来,吕布闭眼,却没有迎来死亡。

    冰冷的凉意从下颚传来,高挺男人用画戟抬起吕布头颅,凝视着他的眼睛,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捡起戟来!”

    吕布哂然一笑。

    “捡起戟来!”高挺男人的口气愈发严厉。

    吕布如是没有听见。

    砰!

    醋钵大的拳头毫无征兆的落在吕布脸上,男人拽住吕布领口,将他整个人提在半空,低声吼道:“捡起戟来!”

    隔着这么近,却依旧看不清其相貌。

    吕布往后垂仰着脑袋,也不叫疼,像是没有支架的行尸走肉。

    砰!砰!砰!砰!

    许多拳头砸了下来,将吕布打得淤青脸肿,嘴角渗血。

    男人似是打得累了,索性将吕布扔在地面,随后拎来一桶水,径直倒了下去。

    哗啦啦!

    泼下的冷水打湿吕布全身,高挺男人蹲下身子,抓着吕布头发,激喝道:“起来啊,还手啊!”

    “你杀了我吧!”

    奄奄一息的吕布摇头,精神早已崩溃。

    见此,高挺男人脸上露出极为失望的表情,他伸手将吕布脸上的水珠抹去,语气里透着些许悲凉:“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还有一点威震鲜卑的勇猛模样。”

    “你想保妻女一世太平,可你有那个能力吗!”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人都能踩到你的头上作威作福。从起初的吴充之流,到张懿郑嵩,再到朝堂上的官宦老爷,如今连张里这个鹰犬走狗都能对你颐指气使。是因为你不够强?还是因为你没本事?”

    吕布沉默了,这些话字字诛心。

    高挺男人见吕布安静下来,接着方才的问题答复起来:“不,都不是,是因为你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不足以让别人畏惧于你。”

    大丈夫生于世,当想着处处比人强,又岂能寓居人下?

    “你有意去避开上一世的记忆,甚至不愿去想。可白门楼的噩梦却牢牢刻在你的心里,所以即便曹操没有杀你的念头,你也要动手杀他。你以为杀掉一个曹操,就能改变命运扭转乾坤,可笑至极!”

    殊不知,我命由我不由天!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吕布呆滞的神情里有了一丝细微变化。

    “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明白,今后要走的路,通往何处。”高挺的男人没有点名身份,而是不断的引导着吕布。

    眼前篝火好似永远不会熄灭,散发出阵阵暖意。

    吕布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染患疫疾,纵使你不杀我,我也照样没有几天日子可活。”

    “愚蠢!”

    男人厉斥一声,面色透出不悦:“所以你只配有强者的武艺,而没有一颗强者的心。”

    “你记着,将来无论遇到任何困境,能够助你战胜一切的,并不是你手中的画戟,而是你心中的那股希望。”

    还没写完,后面是凑字数,大概十二点半可以写完更改。

    为了全勤,还请大家谅解。

    交罚款了世界的概率肯定就是个理科生就嘎教科书的叫嘎数据来看感觉送达方式

    1大丈夫生于世,应当想着处处比人强,而不是世人皆不如自己或不存在。我是觉得在黄巾之战中。吕布应该慢慢的放下上一世的回忆。别老想着杀了别人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人的命运一直在自己手上。

    2.吕奉先筑景观以慑诸胡,保一方太平。吕布的野心一直都有。也在成长。东汉末年,民不聊生。汉末黄巾之乱,吕布作为一个参与者。他的野心在萌发,朝廷的腐败,世家的盘剥,百姓的流离,目睹黄巾的起始结束。吕布更加的希望太平。一方太平到并州太平到xx太平(这个xx就看后面作者想让吕布往那里发展了)再到天下太平。吕布的的野心就这么来的。最好黄巾故事里能给吕布一个和张角聊天的剧情。我觉得会有意思。

    3.作者没必要完全按照三国的剧情走下去。重生吕布。那里还会有三国。而且三国之所以那么吸引我们。那是因为,从黄巾之乱后,东汉王朝的威名便以坠地,中原大陆便迎向了群雄割据的战乱之世。其间无数的英雄豪杰并起。独自迈向霸业的人,为成大义而努力的人,为彼此羁绊而奋战不懈的人...许多英杰在此乱世中登场,也在此乱世中消逝。三国时代是无数英雄豪杰的时代。中国的历史上少有的豪杰并出的时代。也是吾辈向往的时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