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四五章 医者之心

时间:2017-11-12作者:回头大宝剑

    回到帐内,张辽找来绳索,反捆住张里双手,将他绑在钉入地里的木桩上。

    尽管心里已经将吕布这些人咒了个遍,发誓说着只要出去了,肯定要将他们抽经扒皮,但眼下受困,该低头时还得低头。

    不哭不闹,积极配合展开工作。

    张里就是这么个识时务的人。

    半个时辰过后,派去城中的士卒回来,带来五六名医者,站在疫营木栅外边。

    张辽见状,神色似是有些不满,宛城好歹也是个大城,怎么可能才这么点行医大夫?

    派出去的士卒回报张辽,并非他们不肯卖力寻找,实是大多数人听说要来除治疫疾,皆是不肯前往。

    一来是害怕感染,二来则是实在没有办法,怕没治好患疾的将军,会被一怒杀头。

    自个儿在医术方面有多少斤两,他们心中明白。

    能来的这几位,多数抱着大可一试的态度,毕竟疫疾肆虐这么些年,假如能在自己手里得到根治,这将是传承千古名声的大好时机。

    试问天下世间,有几人不想名留后世,受后人称赞敬仰。

    得知原委,张辽领着几人入营,且先看看这几人能不能治好将军,如若不能,就再另寻他法。

    至于那些不愿来的,便不来罢,省得耽误过多时间,更何况庸医误人。

    入营之前,医者们将药草浸透过的面巾戴在脸上,遮住鼻口,方才进入帐内。

    营帐里,吕布再度进入昏沉的睡眠之中。

    年纪最为老迈的医郎率先走上前来,跪坐于榻边,伸手给吕布把脉,然后扒拉开眼皮,瞅了瞅眼珠里的血色。

    一通诊断下来,老医郎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凝重,无奈摇了摇头。

    随后几位医郎也都跟着上前挨个诊断一番,思来想去皆是悠悠叹了口气,表示束手无策。

    几人商量讨论过后,由老医郎做出了总结。

    “如果能够早些发现将军染上疫疾,或许还能开些药物,进行暂时制压。可如今疫疾在将军体内潜伏起码逾过半月,已是侵入骨髓,恕老朽几人医术不精,难以为力。”

    老医郎姓张,乃是南阳一带有名的医家,经他之手治疗过的病人,十有八九都能痊愈。正亦如此,他也很受当地百姓的颂扬和尊重。

    如今他这一开口,几乎是给吕布下了死亡通知。

    “老匹夫,你胡说!”

    受不了这个结论的张辽双目泛起泪光,举拳就欲打去。

    老医郎似是见惯了此等场面,站在原处也不趋避,只是开口说着:“纵使你杀了老朽,也一样无济于事。”

    “这里是几副可以镇痛的药方,虽不能根解将军体内疫疾,但总归可以让他好受许多。”老医郎将药方搁于榻边,

    张辽的拳头终究还是没有落下,他陡然转身,看向那个被捆在木桩上的张里,大步走去,眼神阴冷之至。

    张辽手里那晃动的寒芒,令张里心里头胆寒发颤。他挣扎起身躯,想要逃离这里,却如何也挣不开绑住双手绳索的死结。

    张辽越来越近,张里似是知道了这小子要做什么一般,脸上布满恐惧之色,惊慌无比的大叫起来:“喂喂喂,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冤有头债有主,疫疾是吕布自个儿染上的,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口齿打颤,话都有些说不清了。

    这小子已经疯了,他以前还盼着朱儁晚些回来,现在是恨不得朱儁立刻就出现在眼前,救他一命。

    然则当张辽距他仅剩五步时,一名相貌儒和的男人先一步走到张里面前,将手中涂有草药的布巾,贴在张里脖颈那处破皮的细小伤口。

    “你这是作甚?”张辽冷脸问他,戾气十足。

    儒和男人细心的将那药巾贴稳之后,才回答起来:“疫疾大多是通过伤口进行传播,如果不处理一下,很可能就会染上疫疾。”

    张辽心有不悦,指着张里问向于他:“此人穷凶极恶,难道你也要救他?”

    被一个年岁小上这么多的少年质问,儒和男人也并未动怒,随和说道:“医者眼里,受伤患病的皆为病人,没有好坏之分。”

    张辽眼中怒意更甚,好在这时候老医郎上前主动打起了圆场,“小将军,暂且息怒。他是随我学医的弟子,性情笃实直率,如果冲撞小将军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从那蕴含杀意的眼神中,在场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眼前这个少年郎,是真敢杀人的。

    老医郎一行人出了帐外,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走到木栅门口,老医郎等人皆取下面巾走出,唯独那名背着药箱的儒和男人停下脚步,立于原地。

    “仲景,你不走吗?”

    老医郎站在外边,望着这个跟了他近二十年的学生,关切神情溢于言表。

    儒和男人姓张,单名一个机字。

    从十岁那年起,他就跟着老医郎学习医术。从辨别识药,到上山采摘,再到外出诊治,所学的越来越复杂繁沉,他却从未放弃。

    同乡的何颙说他‘必为良医’。

    张机跪下朝着老医郎磕了三个头,这一别,生死难料。

    老医郎对这个徒弟的脾性再也清楚不过,他一旦决定的事情,少有人可以改变。

    更何况徒弟早已青出于蓝,老医郎临走之时又多嘱咐了一声:“小心些,不行也别逞强。”

    张机‘嗯’上一声,目送着老医郎走远,回身走向疫营。

    吕布醒来的时候,已是夜间。

    “将军,你醒了。”张辽将帐内烛火点燃,小心挪到近前。

    烛火将吕布略显苍白的脸庞映照得红润起来,他端起放于榻边桌上的水碗,往干燥的喉咙里咕嘟咕嘟连灌了四大碗后,才觉得心里头那团躁火熄去了不少。

    “医郎来检查过了,留下疫方,说将军很快就能复原,又能重新回到战场。”张辽低下头,想要尽量表现得欣喜。

    “文远,你真的不擅于撒谎。”

    仅从张辽的神态里,吕布便得知了一切,他笑问眼前少年:“我是不是……没有多久的活头了?”

    “不是!”

    张辽急忙出声,强忍着眼眶里的水珠,不停的摇着脑袋。

    “没关系的,人嘛,总会有离开那一天。”

    吕布轻揉张辽脑袋,安慰着他,更何况,我已经死过一次。

    “明天你就带着那些没染疫疾的儿郎回并州去吧,老将军想你了,他们的家人,肯定也都在思念着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