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四四章 劫持

时间:2017-11-12作者:回头大宝剑

    看着近在咫尺的小人嘴脸,吕布语气冷漠的问了起来:“我们之前有过恩怨?”

    “没有。”

    “那是我断了你的财路前程?”

    “也没有。”

    “那你为何如此恨我,要置我于死地?”

    张里‘呵’的一笑,直挺起身子,抄起手儿,神态显得轻视无比:“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本将军就大发善心的给你提个醒。鄙人义父姓张,十常侍张让的张。”

    张里原本不姓张,后为讨好张让,而改作张姓。

    吕布听完这话,已然明白眼前之人乃是十常侍所蓄养的鹰犬。

    他呼了口气,退后半步,手指身后营帐,看着张里缓缓说道:“你要对付的人是我,能给这些士卒一条生路吗?”

    “你觉得呢?”张里反问一句,神情快活的笑着。在他看来,吕布语气没了起初的锋芒,又主动往后退上半步,就已经是在向他认怂,祈求活命。

    吕布停在原地,距栅栏门口仅有一步。

    见他迟迟没有迈出,张里也不好直接下令射杀,毕竟人多口杂,保不准哪天就会漏风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更何况就算他不动手,吕布也照样活不下去,患染疫疾,本身就是死路一条。

    这是天意,没人逃脱得了。

    “我倒要看看,你这不可一世的人物,是如何被病痛慢慢折磨至死。”

    临走之际,张里依旧不忘出言刺激吕布,然而在他转身的一瞬,一只宽大手掌搭在了他的肩头。

    张里心头没来由的凉了一下,感觉后背仿佛被山野猛虎射来的目光给盯上一般。他刚欲推去那只手掌,两根手指便从后面死死勾勒住了他的咽喉。

    嗬~

    喉咙里发出干稒的嗓音,张里身躯不由往后斜倒,刚刚他还戏谑过的那张冷漠脸庞,从上方蓦然跃入眼中,遮住了头顶的骄阳。

    不是说患此疫疾的人,提不起力气了吗!

    张里心中惊骇,身后挟制他咽喉的那支手臂,力道十足。

    事发突然,前方的弓射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望见自家将军被挟去当了人质。手中放下的弓弩,再一次抬起瞄向这边,蓄势待发。

    这帮蠢货,是想让吕布即刻动手杀了自己吗!

    说不出话的张里见状,不断将手往下压摆,示意放下弓箭,不要乱来。

    吕布早晚会被疫疾耗死,而他,可不想陪着一块儿送命。

    士卒们见到张里手势,全部乖乖的撤收了手头弓箭,同吕布僵持起来。

    烈日当空,营内散发出的腐溃气味,令人闻之作呕。

    吕布额头渗出密汗,强行提劲使力,使得他身体正承受着无比的巨大痛苦。

    感受到手臂处传来的力气,正在急速减弱,张里眼珠一转,试探性的说道:“吕将军,咱们也算同为朝廷效力,要不你先放了我,我去城里请大夫来给你瞧瞧?”

    这番哄小孩的话,吕布能信?

    不过此时却也没有闲工夫来搭理张里,只见他紧锁眉头,胸口气息起伏变得粗重起来,那股火烧的灼痛,在心脉间一次次的冲击四撞。

    天空散发出的燥热光芒,使得胸口处疫疾,愈发肆虐。

    吕布闷哼一声,扣住张里咽喉的双指微微一松。

    好机会!

    张里眼中迸发出明亮的神采,作为一名武将,如果没有几分手段本事,又怎会被张让收作义子。

    趁着吕布难受之际,张里迅速出手,抓住吕布右手双指的腕节,转身发力猛推,将吕布推得踉跄倒退。

    虎口脱险,张里已然起了杀心,刚想下令放箭,膝盖骨却冷不丁的挨了一记横踢,身躯为之往下一沉,左腿屈膝半跪于地。

    还未等他开口,一柄短小的锋利匕刃贴在了脖颈,折射出刺眼的烈日光芒。

    张里小心翼翼的偏头看去,眼中透出诧异之色,击倒他的居然是个十四五岁的清俊少年。

    而他的眼神,竟同吕布如出一辙。

    连并州的小家伙,也这般充满狼性吗?

    张里心中暗自叫屈,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坑。

    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丝毫不敢怀疑,身后的小狼崽子会随时要他性命。

    “将军,你没事吧?”张辽看向吕布,关心的问了起来。

    从宋宪那里出来,吕布故意支开了张辽,毕竟他年岁尚小,又是老将军喜爱的孙儿,没有必要掺和进来,断送大好前程。

    而张辽回营后,等了半晌都没见到吕布,心中感觉要遭,便出帐四处寻找。还好他及时出现,不然吕布可就危险了。

    在张辽心里,一直是将对他极好的吕布视作兄长,以及此生崇拜追赶的目标。

    当看到吕布被推得踉跄倒退的时候,张辽爆发的怒意里带有着一丝酸楚,明明是一个威武无敌的将军,却因疫疾缠身,被这种鼠辈欺辱。

    吕布呼吸几口气后,微微摇头,眼中透着欣慰。

    张辽见到吕布没事,心中松了口气,回头朝着张里吩咐起来:“差人去将城中所有的医郎,全部请来。”

    张辽的目的不言而喻,张里却是有些不愿的说了起来:“这位小将军,你应该知道,患染疫疾的人,神仙都没得救,更别说这些凡夫俗子……”

    不待张里把话说完,脖子处便传来一阵疼痒,那是刀锋割开皮肤表层才特有的感觉。

    如此燥热的夏天,张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本想说‘你放我走,我就立马去请大夫’。然则当他看到少年郎不带情感的冰冷眼神时,才知道主动权并不在自个儿手上。

    他只好将话咽回肚内,妥协的说道:“好好好,我这就差人去请。”

    随后,在张辽的胁迫下,张里不得不派出手下士卒,去城内将所有的大夫请来。

    事情吩咐完毕,张里本以为张辽会放了自己。谁曾想这少年郎心思缜密,不仅没有放他的意思,反倒还挟持着他,一步步的退回营内。

    张辽明白,只要有张里在手,外面的那些士卒就不敢乱来。

    比起劫持将军的罪名,熬过眼下这一劫难,更为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