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四三章 虎落平阳

时间:2017-11-08作者:回头大宝剑

    宛城的西北角落,圈起来一大片空地,环围着长达丈余的栅栏,将此处同外界隔绝。

    疫疾,一个比鬼怪还要可怕的名字。

    原先以为从北方并州来的士卒只是水土不服,才导致腹痛呕吐。直至吕布坠马,请来医官诊治,才发现潜伏于体内的病苗,乃是疫疾。

    朱儁得知这个情况,心中大为震惊,当天就着手吩咐诸将,挨个检查军中士卒,一经发现有类似症状者,不管品阶职位,全部进行隔离。

    吕布麾下的骑卒尽数遣送至此,倒不是因为所有人都患了疫疾,而是因为疫疾是最早从吕布这里发现,为防万一,自然全部都要隔离开来。

    引起疫疾的情况多种,最常见的还是在人或动物死后,尸体没有得到迅速有效的清理掩埋,致使病菌侵入活人体内,但不会迅速发作,而是在人体内部蔓延数日,才会病发。

    那时候的人们并不注重饮食习惯和个人卫生,尤其是军营里的糙汉们,从来都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所以疫疾一旦产生,传播起来简直不要太快,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

    为了防止士卒暴动,朱儁解除掉所有患有疫病士卒的武器装备,连吕布麾下骑卒的马匹也被暂且收去。

    除了日常送去汤药食物,朱儁再不准任何人靠近,以免传染。

    吩咐完这些,他率着队伍继续往南追击。由于吕布当日的突发情况,致使蛾贼有近半数人成功脱逃,并且占据新野,推选出孙夏为新的头领人物。

    留守宛城的,则是一个名叫张里的将军。

    “我这是在哪?”

    昏昏沉沉之中,吕布缓缓睁开双目,他伸手揉起胀痛的脑袋,映入眼帘的是灰白色的帐顶。

    “将军,你终于醒了!”守在一旁的张辽见到吕布醒来,脸上浮现出的神情,满是惊喜。

    “我睡了多久?”吕布支撑起上半身,想要坐起身来,双臂却觉得尤为乏力,张辽赶忙上前搀住他的胳膊,将其扶坐于榻。

    两天。

    得知答案的吕布面色微微有些诧异,自个儿的身体,他比谁都清楚,普通的疾热感冒,根本侵不入他身体。

    而现在他却觉得头痛发涨,五脏六腑间像是有团火在燃烧,最为重要的是,浑身上下竟提不起一点气力。

    他问向张辽:“我这是患了什么病?”

    张辽闻言后,却失神的杵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作答。

    吕布从眼前少年的神情,察觉到了明显异样,他强笑起来:“没事,说吧,让我听听。”

    当‘疫疾’二字从张辽口中说出,吕布那颗跳动的心脏,终究还是沉入了谷底。

    显然他也是听说过疫疾的大名,这玩意儿一旦染上,能不能好全看天意,一千个病患里,但凡有一个能活,那就是老天开眼,神灵庇佑。

    史书记载中,各朝各代因疫疾爆发而感染死亡的人数,都是数以万计,多者甚至达到将近百万。

    吕布从床榻起身,没要张辽搀扶,强撑着穿好单衣,走出帐外。

    当望见四周那高高的栅栏时,他一切都明白了。

    痛苦的呻吟声从各处营帐传出,吕布走过去挨个掀开帐门,望见里面士卒备受折磨的痛苦惨状,心中尤为难受。

    当他掀开下一处帐门时,脸上的表情为之一愣,随即怒火涌上心头。

    他看向那个浑身是伤的粗闷汉子,口中语气阴沉得可怕:“宋宪,是何人将你伤成这般!”

    帐内受伤的士卒听见这股声音,一个个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喊着将军。

    他们高兴,也很委屈。

    在其他士卒起身之后,宋宪依旧跪在地上,埋着头自责万分:“宋宪无能,给将军丢脸了!”

    吕布寻个位置坐下,扫视了一圈足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的并州儿郎,压抑着心头怒火再度问道:“告诉我,你们身上的伤口,是从哪来的!”

    明明之前个个都还活蹦乱跳,怎么在他睡了一觉过后,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宋宪依旧不肯开口,吕布便拉过一名士卒,询问起究竟。

    那名士卒告诉吕布,起因是城内的将军张里发话,不再给染上疫病的士卒提供汤药,还拒绝往这边运送食物,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宋宪领着人去找他理论,结果还没出营,就被乱箭射了回来,还折去不少弟兄。

    吕布听完,脸上似乎并无太大波动,安抚起众人要好生养伤。

    出帐之后,他脸上暴戾尽起,要找那个所谓的将军,好生算一算这笔血帐。

    栅栏门口,有名伙夫模样的士卒端着饭食,往这边走来。

    路过巡视的张里见状,命士卒将那人带至近前,伸手狠狠扇了他一记响亮的巴掌,并将那碗中食物全部打翻在地,阴戾喝道:“你是不是聋了,听不懂我早上讲过的话吗!”

    士卒挨了耳光,却不敢有任何反抗动作,只是跪在地上喊着‘饶命’,说吕布毕竟是个将军,若是被中郎将知道你如此待他,定不会善罢甘休。

    “拿朱儁来压我?”

    张里脸色阴沉,反手又是一耳光扇在士卒的面颊,让人拖下去打上二十军棍,以示同他作对的下场。

    “你就是张里?”蕴藏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张里顺着声音看去,当望见来人时,脸上浮现出戏谑表情,阴阳怪气的说着:“喏喏喏,这不是咱们神勇无敌的吕将军吗,咋了这是,脚下路都走不稳了,要不要我找几个弟兄给你抬着?”

    这番尖酸刻薄的话,再加上之前伤他并州儿郎,彻底激起了吕布心头怒火,他往前大步走来,双眸之中透出凛厉。

    张里脸上丝毫不见惧色,将手一抬,身后弓手尽皆拉弓搭箭。

    “奉右中郎将……哦我忘了,现在是镇贼中郎将,看守疫疾人员,有胆敢有踏出范围一步者……”

    张里的眼中尽露得意之色,还挑衅无比的伸出额头去抵触吕布脑门,阴寒着一字一字的将后面几字念出:“杀,无,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