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四二章 虫蛇缠身

时间:2017-11-08作者:回头大宝剑

    不要!

    伏在床榻边小憩的严薇惊呼一声,浑身打了个寒战,从噩梦里醒来,睁开的美眸里,惊魂未定。

    又是这个梦。

    缓过气来的严薇平抚胸口,伸手摸了摸素衫的后背,入手满是水渍,已然被汗珠湿透。

    小家伙躺在床榻的小被毯上,熟睡正香。

    五原,郡守府内。

    身为郡守的严信正在低头处理近几日的政务,清逸面庞上时不时会露出几许欣慰。郡内日趋稳定,百姓们安居乐业,他这个当郡守的,自然跟着高兴。

    入夏以来的两月,天公不作美,未曾降下一滴雨露。勤朴的田农们自己动手,从临近的浊河里取水灌溉。

    看着庄稼地里的种苗,从一颗颗细小的种子,发芽萌苗,拱开泥土冒出青绿的小脑袋,收成有了苗头,农汉们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郡内不少百姓还在家**起长生牌,刻着吕布和严信的名字。

    这两人于他们而言,都是救命的活菩萨啊!

    这样的人,要长命百岁才好。

    五原郡干得有声有色,难免会触犯到一些世家集团的利益。

    他们碍于严家在并州威望,才没直接撕破脸皮,但也要给这严家小子一点苦头尝尝。

    南方不是在闹饥荒吗?

    存了坏心思的家伙,就专门把难民往五原引,想看笑话,殊不知却恰巧帮了大忙。

    现在五原郡内所统计的人数,即将突破六万,严信顺带也琢磨起来,是不是可以将其他荒废的县地,进行新的整理,用来安置难民。

    接纳难民之初,出现过许多矛盾。好在有崔绪陈复等人的鼎力相助,也算是完成得妥妥当当。

    除此之外,朔方北境的青盐泽和金连盐泽也于月前,正式开采。当然,肯定不能大张旗鼓,名义上这块地还是属于南匈奴治下。

    朝廷对盐、铁管控严格,甚至还设有相应的官员进行管理。

    普通平民贩卖私盐,一经查出,基本是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可即便如此,暗地里售卖私盐的商贩,依旧禁之不绝。

    眼下的五原郡才刚刚起步,说不定将来有一天,在他的治理之下,也会有洛阳城那样的繁华锦盛。

    想到这里,严信微微楞了一下,随即便很快便摇头浅笑起来,太遥远了。

    忙完手中事务,严信搁下笔杆,伸起了懒腰。

    再熬两月,等到秋收,一切就好了。

    门外仆人来报,说严薇想要见他。

    严信表情诧异,主动出了府堂,自家的这个小妹,实属稀客。

    见到候在堂门外的严薇,严信的脸上有了几分暖意,笑着说道:“小妹,平日叫你常来我这走动,你却不肯,今儿怎么有空,想起来我这里坐坐?”

    说着,他伸出手去,从严薇怀里抱过小东西,轻刮粉嫩小鼻头,童心无比的逗乐起来:“小玲绮,有没有想舅舅呀?”

    小家伙显然认得眼前男子,两只小手一起啪啪啪的拍着这位郡守大人的脸颊,看到严信故作的疼痛表情,小家伙乐得蛤蛤蛤的笑个不停。

    前些时日吕玲绮满百,这于小家伙而言,是个极为重要的日子。作为一家之主的吕布不在,他这个当舅舅的就全盘操持起来,在小院里办得敞敞亮亮,热闹十足。

    进了堂厅,小玲绮回到严薇怀中,如同贴心小棉袄似的,津津有味啜着手指,往娘亲的怀里拱了拱。

    严薇坐下,温柔的抚着小家伙脑勺,坐将梦中所见,悉数告与四哥。

    他梦到吕布躺在无尽的深渊之中,周遭是数不清的毒虫蛇兽,喷吐着舌苔。每当它们张开大口咬向吕布,这个梦便戛然而止。

    古人是信奉神灵的,大多数人都将梦中所见之事,视作上天的征兆。

    严薇连续梦到多次,这就很足以说明问题。

    不过严信嘴上还是安慰着她:“小妹,你先不要过于担心,以妹夫的武艺,普天之下都没人能伤得了他。”

    话虽这般说,但严信还是差门口守卫快马去了军营,请高顺和魏木生前来见他。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高顺魏木生骑着快马到了郡守府外。

    将马匹交于门口守卫牵下,两人整理好仪容,才共同踏进府内。

    到了堂厅,两人先向郡守抱拳行了一礼,随后见到严薇在场,又低头收起目光,同样行了一礼。

    抱着小家伙的严薇起身,福了福身子,以示还礼。

    严信按照流程先询问军中事务,又问了鲜卑人的动向。

    掌管骑军的魏木生望向严信,抱拳答道:“禀郡守,自夫弥、步度根相继死后,鲜卑族内部无人掌控局面,矛盾激化。就连三王之中唯一活下来的轲比冢,也在上月,被他的二儿子轲比能亲手解决。”

    “弑父?”严信沉起眉头,语气有些凝重。大汉朝以仁孝治天下,就算打家劫舍的十恶不赦之徒,也干不出这事儿。

    高顺点头,随后说道:“郡守莫要因其弑父而小看于他,此人骁勇善战,深得手下将士信崇,还潜心学习我朝技术文化和作战方阵。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我们在北方,最大的敌手。”

    眼下鲜卑混乱不断,卡祁和轲比能的异军突起,致使王庭势力几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地方的部族大人也不在尊奉王庭,各自带兵称王。

    曾经由檀石槐所建立的强大帝国,还未走至百年,就已经四分五裂,风雨飘摇。

    虫蛇缠身,这绝非好兆。

    高、魏二人听得严薇所讲梦中之事,眼中皆露出浓浓忧色。

    后来得知吕布已将近一月,没有写家书回来,二人对视一眼,便有了决策。

    由于高顺麾下的陷阵营尽是歩卒,所以此番南下之行,就由魏木生率军前往。

    然而没有朝廷调令,擅自带兵离开驻境,乃是大忌。

    但眼下事态紧急,也管不得这么多了。为了不引人注意,魏木生只带上狼骑营两百骑,于当天下午,动身奔往南方。

    而此时的吕布,正迎来他重生之后,最为艰难的困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