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九章 白眼狼

时间:2017-11-05作者:回头大宝剑

    夜色冷清,堵阳低矮的城头燃有火把。

    烟夜之中,响起一阵稀疏散拉的蹄声,由远及近。

    城头守卒打起精神,望着已经抵至城下的六七道身影,警惕问道:“城下何人?”

    火光映照在波才面庞,泛起暗淡红光。

    “去告诉神上使将军,就说颍川渠帅波才,前来求援。”城下的波才勒马停下,仰望起城头,大声喊道。

    听得‘渠帅’二字,守卒不敢怠慢,说了声稍等,便急忙跑去禀报。

    得知波才到来,张曼成很快来到城头。

    他往下望去,候在城外的汉子,不是波才,又是何人?

    “波渠帅,你这么晚不在颍川呆着,来我堵阳作甚?”张曼成大声询问起来,外面的夜色漆烟,容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提起这个,波才的火气十足,怒声骂道:“那群遭千刀的汉贼,趁我外出不备,阴袭了阳翟。又设下毒计,杀我麾下儿郎数万,若非我颇有武力,现在怕也是成了一堆白骨!”

    城下的波才喋喋骂着,城上的张曼成却有些狐疑。

    前几日他才探得,汉军的右中郎将朱儁抵达卷城,并且有意进攻堵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波才又来求援,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或者说,波才投靠了汉军,也说不准。

    张曼成眼中阴寒一闪而过。

    城下波才说了一大堆,他见张曼成依旧没有要招他入城的意思,不由的有些急了:“怎么,神上使将军连三千兵马,都舍不得借我?”

    张曼成看着城下波才,两人同为渠帅,落难时候拉上一把,也没有太大问题。

    他就怕波才别有用图,做了汉军走狗。

    张曼成踌躇迟疑,波才心中同样没底。若不是吕布允诺让他做个校尉,他还真想反水不干,将身后这几人卖于张曼成,做个顺水人情。

    张曼成此人心机颇深,要想获取他信任,就必须用些非常手段。

    “罢了罢了,原以为神上使将军,能看在同为天公将军效命的情分下,救济于我。没曾想,也是这般薄情寡凉,我还是去汝南投彭渠帅得了。”

    波才决定来上一手欲擒故纵,是成是败就全看天意了。

    说完,勒马调头,准备往汝南而去。

    “波渠帅,我没那个意思,只是眼下非常时期,老哥我难免要小心一些。”张曼成经过一番琢磨,让士卒给波才开了城门。

    倒不是他已经相信了波才,而是波才所带的仅有五六骑,翻不起太大风浪。

    另外,如果这事传了出去,多少会影响他的名声。本来在官军那里就已经够臭,自家这里多少也得留些才是。

    入了堵阳城,波才跟随张曼成去了他如今所暂居的府邸。

    府院很大,里里外外有近百名士卒守卫。

    张曼成带着波才入府,迈进府门时,脸上露出极为满足的神色:“以前替别人放牛那会儿,做梦都想着吃饱穿暖。倒是从没想过,居然也会有住进这种深府大宅的一天。”

    听得这话,波才脸上笑着称是,心里却格外难受。

    他住过比这还要大的府院,搂过无数丰乳肥臀的女人,也曾雄踞颍川,打得官军败退连连。

    可如今呢,沦为这般境地。

    他不是没想过东山再起,可每当想到那个面容冷漠的青年,波才心里就觉得格外发寒。

    到了府堂坐下,张曼成差人端来肉食,招待波才。

    当他望见站立于波才身后的武猛青年时,不由生出几分好奇:“这位是?”

    “他叫孙文台,乃是我手下悍将,那日若非他拼命护我,我也不可能从汉军的围剿之中,逃出生天。”

    波才说得心有余悸,见张曼成目光狐疑,随后笑道:“说来也不怕将军笑话,现在不管去哪,如果不带着他,我这心里呀,就老不踏实。”

    张曼成收回目光,同样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你我不是外人,不必说这些见外话。我让人给你腾出间房,用完膳食,就早些歇着去吧,明日好早起,动身赶路。”

    波才听到明日还要赶路,咬了口手中的彘腿肉,看似随意的问道:“去哪?”

    “当然是回宛城。”

    张曼成也不瞒他,得知朱儁要来打堵阳,他就有了退守宛城的想法。

    相较堵阳的薄弱防御,宛城几乎是铁板一块,宽广的护城河,加上城内储备的粮食兵械,足以守到官军怀疑人生。

    “怎么,将军你怕了官军?如果信得过我,我愿去打头阵,杀他几名汉将,泄我心头之火。”波才自告奋勇,表示要去找官军报仇雪耻。

    他所接到的任务,是协同孙坚弄死张曼成,攻下堵阳,而不是要跟着张曼成回到宛城,对抗官军。

    再者说了,万一哪天不小心露出破绽,以张曼成的阴狠,将他千刀万剐都有可能。

    更何况宛城那边,除了张曼成,还有一大堆的牛鬼蛇神。

    本想彻底赢得张曼成的信任之后再动手,现在看来,已经来不及了。

    波才脸上突然露出个惊讶表情,手指波才后方,怔然道:“那是何人?”

    张曼成见波才跟见了鬼似得,回头朝所指方向看去,空荡荡的并无一人。

    正当他纳闷儿之际,站在波才身后的孙坚猛然抄起桌上的墨色陶杯,狠狠拍在张曼成脑侧。

    嘭!

    土陶制成的杯盏在张曼成脑袋处炸裂成数块碎片,发出压抑的低闷声响。

    张曼成吃痛,血水顺着侧面滴到地上,他甩了甩脑袋,恍惚的视线之内,有道烟影踱步过来。

    此时的他就算再蠢,也知道了自个儿亲手引来了波才这头白眼狼。

    他想呼喊外边巡夜的士卒,孙坚就已经迅速绕到身后,左手捂住张曼成张开的嘴巴,右手抽出别在内侧的锋利短刃,直接刺透心脏。

    干脆利落。

    张曼成瞪大着一双眼睛,几乎快要凸裂出来,死死望着身后的孙坚,直到咽气。

    解决掉张曼成,孙坚将手中匕刃往袖衣上擦去血迹,冷冷说道:“按照计划,各自行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