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八章 谁去

时间:2017-11-05作者:回头大宝剑

    “什么办法?”

    尽管诸位将军之中有不少人不喜吕布,但眼下事态紧张,有办法总比没有要好。

    自张角在巨鹿起事以来,至今已逾半年,面对朝廷镇压,各地蛾贼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猖獗。

    长久不见成效,天子渐渐失去耐心,指不定会拿谁开刀。

    好在前些日子皇甫嵩收复了颍川,天子才没将怒火撒到他们头上。

    不过在北方平叛的另一位中郎将卢植,就没那么好运了。

    论统兵作战能力,卢植不输皇甫嵩,几度将张角逼至绝境,如今张角率众退守广宗,据城死守,皆是拜这位北中郎将所赐。

    为了攻下广宗,卢植命将士挖掘壕沟,将广宗城外的护城河水引出,又建造攻城器械,准备强攻广宗城。

    然而就在万事俱备之时,朝廷派下来的小黄门左丰前来巡视各地战况,一些懂行情的官员劝卢植向左丰行贿。卢植性情刚毅,是个藏不住话的硬朗人物,他直言不讳道:“军中粮草尚缺,安有余钱奉承阉宦?”

    众人被卢植厉责呵斥一番,羞惭而出。

    左丰没能捞到半点好处,自然怀恨在心,当他返回洛阳之后,立马向刘宏进谗,说广宗城极易攻破,卢植却按兵不动,很有可能是暗中与张角达成了某种协议。

    天子听罢,勃然大怒。即刻下诏降罪,免除卢植的军中职务,并用囚车将其押回洛阳,以候判决。

    卢植入仕前曾在涿郡教学过一段时日,其门下弟子不少,有能力大志向者也大有人在,比如刘备、公孙瓒、刘德然……

    代替卢植进行讨贼的也是个狠角色,河东太守董卓,拜作东中郎将。

    闲话少说,回归正题。

    吕布望着众人殷切的目光,给出自己的答案:“杀了张曼成!”

    诸将闻言,俱是一愣。

    这算哪门子方法,当我们是白痴吗?

    有人以为吕布是存心戏耍他们,当即恼怒起来:“吕将军,开玩笑也请你注意场合。”

    张曼成人在堵阳,那里有六万蛾贼驻守,怎么杀?

    营帐里的将军们闹哄起来,指责吕布乱发悖言。

    朱儁先让诸位将军安静,他见吕布不似玩笑,说不定真有主意,遂问起来:“奉先不妨先说来听听。”

    “也不算何等良策,某只是觉得,与其正面费劲厮杀,倒不如遣一两名悍勇之士,接近张曼成身边,取下其首级即可。”吕布语气平常,将内心想法公诸于众。

    朱儁眼中浮现出几分失望,这的确是个最为简单直接的方法,但可行度基本为零。且不说张曼成武艺如何,单单是想毫无防备的摸到他身边,就几乎是不可能。

    果然,很多将军都面露不屑,心里道了声:“小儿之见。”

    将军们的简单看法,令吕布暗自摇头,他似乎有些能够体会,戏策往日在给自己出谋划策时,是何种的惆怅与忧伤。

    “靠近张曼成其实并非难事,难的是有何人敢去。”

    吕布完全说出心中计划,他打算让波才前去同张曼成会面,至于说些什么,随便波才自己去想。

    然后再给波才身边安上几名随行护卫,趁着他和张曼成谈话之机,手起刀落,干掉这位神上使将军。

    张曼成一死,蛾贼必定军心大乱,汉军只需在外面鼓声大震,摆出佯攻姿态,必定能够轻取堵阳。

    好计谋!

    朱儁听完之后,兴奋的拍腿赞了一声。

    如若事成,简直是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占下堵阳。

    堵阳城小,有如鸡肋,但关键就在于张曼成一死,蛾贼没了头目,汉军就可以趁机一口气夺回宛城。

    这些蛾贼的成分,朱儁再也清楚不过,除了渠帅有些头脑,大多都是跟着摇旗呐喊的小喽啰,耕耙田户的庄稼人。

    要对付他们,朱儁有的是手段。

    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则是波才究竟是不是真心投靠朝廷。

    真愿给朝廷卖命,自是皆大欢喜,事成也可以给他记上一功。

    要万一他只是嘴上说说,带人入了堵阳之后,立马反水,以后跟着张曼成继续为祸一方。随他去的那些人,肯定没有一个能活。

    朱儁思前想后,决定一搏,他看向帐内诸将:“有谁愿去斩首立功?”

    诸将你看我,我看你,随后从彼此的眼中寻到了默契,全部望向那个骁勇的青年将军。

    “这回,我不能去。”吕布摇头。

    建议是吕布提出来的,他都不去,这些人心中就更是没底。

    其中还有道声音酸溜溜的说着:“您呐,就别谦虚了。咱们这里,有谁不知你吕将军的本领手段?”

    朱儁也点了点头,显然在他眼里,吕布的确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吕布抱拳,“中郎将容禀,并非末将怕死,实则是末将和手下士卒在卷城已同蛾贼厮杀许久,不少蛾贼都认得我们。若我去了,定会被其认出,贻误大事。”

    朱儁觉得吕布说得极为有理,就不再令他前往,将目光投向了帐内某位将军身上。

    那位被朱儁相中的将军咽了咽发干的喉咙,故作为难:“中郎将,非末将推诿不去,实因南方湿气太重,致使末将腿疾再犯,难以行动。”

    说着,还站起身来拖着右腿,‘艰难无比’的走上两步,以证所言非虚。

    “唉,早知有此功勋,当初我就应该勤习武艺,如今这点蹩脚把式,实在拿不出手。”又一名将军唉声叹气,无比痛心的表示实力不济。

    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将军们,此时此刻,变得无比谦逊起来。

    他们倒不怕颍川的蛾贼前去报信,因为就算有个别的落网之鱼,也应该没有这么快抵达南阳。

    要说武艺,不少人也是本领高超,对付一个张曼成,不在话下。

    唯一让他们望而却步的是,波才的可信度。

    波才可信吗?

    没人敢打包票,毕竟此人曾是一方的大渠帅,贼性难除。

    把身家性命交给这样的人,就怕是有命去,没命回。

    众人的神情吕布纳入眼底,颇为不屑。

    又怕死,又想要功勋,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正当众人忙着推诿之际,忽听得有人虎声道来:“末将愿往。”

    吕布和诸将一同望去,他对此人竟有几分印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