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七章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从天而降的两千骑杀得黄巾军丢盔弃甲。

    相较于歩卒,骑军的优势极为明显,正规的军队也难以从正面掩其锋芒,更何况黄巾军里大多都是些为生活所迫的穷苦百姓。

    张曼成在远处望着这边,眼中露出阴骘之色。

    他能够十足确定,这绝对不是本地的军队,南**本没有这么股凶悍的骑兵。难道,是朝廷派来的?

    可如果是朝廷派来的军队,在颍川的波才不可能不给自个儿提醒。哪怕他斗不过,也会差人来南阳求救,更何况他手下还有十万之众,也不是汉军能够一朝一夕就能解决得了。

    那这股骑兵是从哪来?

    张曼成收回目光,不管这支骑兵来源何处,他都没必要再耗下去。

    单单两千骑就让他够呛,万一还有后手,那就麻烦了。

    “传令下去,撤。”张曼成勒马回头,下令往南退回堵阳。

    “神上使将军,城门已经告破。这时撤离,先前攻城弟兄的血,不都白流了吗?”韩忠脸上带着有急切神色,出言劝阻。

    在南阳黄巾军中的地位,他仅次于张曼成。

    “你以为我不想赢?”

    张曼成瞥了他一眼,手指卷城那边,语气漠然:“你看那些骑卒的杀人手法,干练果决,狠辣得就跟宰肉掇骨的屠夫无二。咱们的人是比他们多上不少,但眼下都被打得没了脾气。你再看镇守城头那两人,我们攀进城内的士卒起码超过两百,结果呢,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么悍猛的人物。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还以为那些口口相传的英雄人物,只存在于虚幻的故事之中。”

    张曼成的语气透着些许无力,但也并未因此感到绝望。

    昔日楚霸王力能扛鼎,神勇无敌又如何?还不一样被困在垓下,自刎于乌江河畔。

    对付这种棘手人物,就不能光明正大的跟他们硬碰硬。

    “那城下那些死去弟兄的尸首……”韩忠面色有些不忍。

    张曼成的口气毫无所谓,“死了就死了吧,只要有粮食,还怕会没人跟着咱们?”

    光是宛城里囤积的粮食,就足够让他们吃上好几年了。

    张曼成率着数万蛾贼撤离卷城,城头上活下来的守卒,已经疲倦到欢呼的气力都没有,倒头躺在地上,剧烈喘息的同时,呼吸着劫后余生的气息。

    吕布让秦颉带着士卒们下去休息,血战这么些天,也该好生歇息了。

    张曼成退走之后,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卷土重来。

    黄忠洗净完身上沾染的血水,便来同吕布辞别。

    得知黄忠要走,正在城下清理战场的吕布将抬着的尸体,扔进挖好的坑内。随后站直起身子,转身望向比他稍矮一截的黄忠,出言说道:“阁下如此身手武艺,又弓马娴熟,何不入伍参军,以报国家。”

    当听到吕布邀他担任军侯一职时,黄忠神色明显有些意动,但他随即摇头,婉拒了吕布好意。

    “怎么,嫌军职太小?”吕布眉头微皱。

    黄忠见吕布误会了他的意思,遂如实以告:“非吾不愿,实则家中小儿患病,不便离开。”

    昨夜一宿未归,家中儿子又无人照料,他这个当爹的,自然担忧不已。

    “既如此,那某也不便强留。”已经身为人父的吕布,实实的能够感受到黄忠言语间的那份父母爱子之心。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昨夜没能分出高低。

    黄忠对此神情释然,他告诉吕布,其实昨夜已经分了高下。

    习武之人在三十三到三十七岁之间会达到巅峰,他今年三十有四,处于巅峰之期尚且不能奈何吕布,再往后,就更没可能了。

    他曾于山野之中猎过无数凶狠猛兽,面对再危险的猎物,他都能从容应对。

    唯有眼前的神俊青年,让黄忠心里第一次有了种摸不着底的感觉。

    好在,是友非敌。

    城上城下散乱堆积的尸体,整整处理了两天,才算弄完。

    一来是人手不够,挖坑、搬运、清扫,全靠吕布一人指挥;二来是他麾下的骑卒同样也倦累得不行,近些天几乎没睡过一场好觉,还要强撑起精神,同蛾贼进行厮杀。

    厮杀完后,处理尸体的脏累活也全落到了他们头上。

    如今正值酷暑炎夏,如果不快些填埋掉这些尸体,一经腐烂散播开来,极有可能会导致瘟疫横行。

    处理完这些,士卒们终于美美的睡了一回懒觉。

    没过几天,朱儁等人也陆续抵达了卷城。

    得知张曼成暂退堵阳,又听说吕布两千骑就挡下了蛾贼六万余众,不少将军在眼红的同时,也都跃跃欲试,鼓动着朱儁一鼓作气,趁机拿下堵阳。

    朱儁便传唤来秦颉,向他问明关于堵阳的情报。

    不得不说,当郡都尉这几年,秦颉对南阳各县几乎了如指掌。

    堵阳城池低矮,两人叠着便能翻入城内,外城墙又没有巨石垫基,全靠夯土堆成,防御极为薄弱。

    众将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表示要上阵杀敌,带兵攻破堵阳,擒拿贼首。

    在问到吕布的意见时,吕布未做多想,直言不讳的说,攻城乃是最下之策。

    “吕将军,你倒是吃饱喝足了,就剩下些残汤骨头,难道也不想让我们啜上一口吗?”有名将军冷声哼道,他至今还没立过任何战功,败仗倒是吃过不少。

    有这种低劣心态的,可不止他一人。

    “我请诸位好生想想,张曼成就算退守堵阳,手下也依旧握有六万之众。哪怕堵阳的城池再破,凭我们手里这点兵马进行强攻,又能有几成把握?”

    吕布的话,浇灭了将军们心头烧得正旺的火苗。

    现在朱儁全部身家也就一万多点人马,要去攻占有六万人守着的城池,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野外作战,还能依靠骑兵进行压制,可要正面强攻夺城,骑兵就失去了意义,发挥不出丝毫作用。

    两千骑能击退张曼成,马背压制和训练有素只是其一,张曼成选择主动撤退才是关键。

    倘若真要来个鱼死网破,可能双方都得两败俱伤。

    “难不成就这样什么也不作为,同蛾贼干耗?”有人不满的嚷嚷起来,朝廷见不到效果,以当今天子的秉性,杀个把将军,再也平常不过。

    听到这话,朱儁也悄然愁起了眉头,他最怕见到的,就是这样互相僵持的局面。

    沉默的氛围之下,吕布忽然开口:“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