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五章 血战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将军们一致认为,不管信简中所言真假,都应该先派人前去一探。

    至于该派何人前往,诸将很自觉的将目光投在了吕布身上,谁让他麾下尽是骑卒。

    如今的战马在南方可谓是有价无市,一匹四肢健全的战马,少则五六万钱,多则上十万。

    而吕布麾下普通士卒所骑乘的,居然都是同他们这些将军同样档次的良马,这让将军们的脸面往哪搁?

    至于吕布胯下的赤菟就更有来头,乃是天子所赐的汗血马,赤如火龙般的神驹,日行一千,夜行八百对它来说,都是小意思。

    想当初在潩水河畔的那惊鸿一跃,看呆了多少人?

    此次南下镇压叛乱,吕布大放异彩,斩将擒贼,又夺下阳翟,如此功勋卓越,等到平定贼乱,定然是要回京受赏升衔。

    在场诸将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比吕布年岁要长。看着年纪轻轻的吕布能有如此际遇,眼红妒忌者自然不在少数。

    甚至有个别的人已经在心中恶毒的诅咒起来,希望吕布此番前去,手下士卒连同他自己,全部死光了才好。到时候,也好将这两千马匹,分些到自个儿帐下。

    朱儁亦是觉得吕布乃最佳人选,便点名让其赶往卷城营救。

    形势危急,吕布自是没有多大意见,但问题在于他不认路,而在场识路的将军又故作没有听见。

    最后还是那个报信求救的猎户,说愿意为将军引路。

    夜以深沉,军营里的将军士卒早已入帐就寝,唯有吕布及麾下将士,在喂完各自的作战伙伴之后,悉数翻身上马,手举火把,朝着南方急行。

    这一跑,便是四个时辰。

    头顶的苍穹也从无尽烟暗之中,透出一抹鱼肚的白霞。

    天,亮了。

    淌过一条蜿蜒浅澈的河流,吕布抬腿滑下马背,下令士卒熄灭手中火把,顺便喂食奔波了一宿的战马。

    人可以忍住一两顿不吃,马却不能饿着一顿。

    南方多江河,细小的溪流更是数不胜数。

    吕布来到河边,捧了把凉水泼在脸上,清凉的河水缓去赶路的疲乏,使得精神也为之舒爽了不少。

    吕布抹去脸上水珠,问向不远处的猎户:“此地是何处?”

    “回禀将军,这里是叶县,大概还需再往前行两个时辰,才能抵达卷城。”

    关于这个猎户身份,没错,正如机智的你们所想,南阳人黄忠黄汉升。

    不少士卒在喂完马后,就躺在地上,本想休息小会儿,却不知不觉的已经睡着。

    他们实在太累,太累。

    看着地上熟睡的士卒儿郎,在他们的脸上透出深深疲倦,吕布心有不忍,却也只能狠下心来,拍响着手掌喊道:“都起来起来,上马准备出发,脑袋发昏发胀的可以先去河边洗脸,缓缓精神。”

    士卒们起身行动起来,走到河边以清水洗面,粗鲁些的便直接将脑袋伸进河内,‘噗嘟噗嘟’的吐着向上翻涌的水波。

    “我知道大伙都很疲惫,可守城的弟兄可能现在都还在浴血奋战。他们比我们更累更困,但他们仍在坚持,弟兄们,咬咬牙!”

    急行一夜,歇了短短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吕布领着麾下骑卒再度上马,继续往南奔援。

    …………

    巳时的太阳高挂于空,洒向地面的金色光芒,映照出无数道正在奋战的身影。

    头裹黄巾的蛾贼们顺着飞梯,不断攀向城头,城墙底下,已经堆积着数不清的残断尸身。

    坐镇远处的大渠帅伸了个懒腰,脸上浮现出笑意,城上的这群顽固守军,已是强弩之末。

    此人名叫张曼成,颇具勇力,使一杆九尺长的三叉戟,自称‘神上使将军’,想以此来表明他的身份地位,仅此于张角三兄弟之下。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封的,至于其他大渠帅认不认,那就很难说了。

    荆州境内的其他诸郡还在小打小闹时,张曼成就已经率着手下士卒攻陷了南阳数县,四处劫掠财物。前几日在他的率领下,还攻占了南阳的治县宛城,并且杀死郡守褚贡,声威大震。

    张曼成是个不择手段的狠厉人物,与其说他是带领士卒推翻官吏的黄巾军,倒更像只为图财害命的山贼恶匪。

    至于大贤良师说的推翻汉王朝统治,建立起百姓和睦的理想天下,张曼成嗤之以鼻,关他屁事。

    在占领宛城之后,他就想着再进一步攻下卷城,把这扇通往北方的大门一关,安心做他的土皇帝即可。

    不得不说,比起波才来,张曼成起码眼光要长远许多。

    城头上,奋战的汉军士卒已经不足千人。

    负责指挥的都尉秦颉(jie)浑身染满滚烫鲜血,手中砍下近百颗脑袋的大头刀,也张开多处裂口。

    “别让蛾贼爬上城头!”秦颉奋力推开一架新搭过来的飞梯,朝着四周将士大声愤吼。

    时间推移,城上的守卒越战越少,攻城的黄巾军依旧源源不断。

    “秦都尉,弟兄们顶不住了,咱们撤吧!”长有络腮胡的校官疾走至秦颉近前,粗气连连。

    现在的城头,仅剩五六百人还在苦苦支撑。

    秦颉瞪了汉子一眼,身躯侧转,双手握刀猛地将刚刚爬上城墙的黄巾士卒右臂斩断,喷涌的血水溅了满脸。

    那名失了右臂的黄巾士卒捂着断臂,痛苦万分的嚎叫起来。秦颉眼中没有丝毫怜悯,上前抬腿一脚,将其踹下城头,口中厉喝:“即便是死,老子今天也要死在城头!”

    城门下的黄巾军抬着巨木制成的冲锤,正猛烈的进行撞击。从城门发出的痛苦声音来看,即便死守的城头没被拿下,城门也应该很快会被破开。

    秦颉不知道会不会有援军赶来,但他明白,一旦让蛾贼占据了这里。再想夺回,就要付出数倍于今天将士的性命,才夺得回来。

    能拖一刻是一刻,哪怕战至最后一人。

    对他而言,军人只有两种归宿,一种是封侯拜将,另一种,就是以死报国。

    秦颉的悲壮之音,感染了城墙上的士卒,他们放声怒吼奋力厮杀,以命守城。

    死战,死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