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四章 猎户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皇甫嵩和朱儁在前方的岔路停下分道,两条道路通往各自的地方,左边是颍阳,右边是颍阴。

    皇甫嵩要去汝南,就必须走颍阳,而朱儁去南阳,就要从颍阴走汜城,渡过昆水,才能进入南阳境内。

    临别之际,皇甫嵩和朱儁各自抱拳,道了声‘珍重’。

    吕布跟着朱儁南下,花费了足足四日功夫,才渡过昆水进入南阳境内。

    途中往北逃难的百姓依旧络绎不绝,然而当问起他们南边战况如何时,却少有人知。

    渡过昆水的当天,由于天色渐晚,朱儁便下令暂先扎营歇息。

    用过晚饭,在夜幕降临之后,汉军将士早早进入了梦乡。连续多天的急行军,每天只睡两个时辰,身子早已是吃不消了。

    吕布巡视完一圈营地,准备也去就寝时,一名骑着快马的中年猎户,闯入了营地。

    听得马蹄声往这边冲来,吕布从篝火旁堆架着的兵器中,取出杆长戟,只身挡在道路中央。

    此时的吕布尚未卸甲,猎户一眼便认出了吕布的将军身份。

    他急忙勒住马缰,然后从马背跳下,朝吕布跑去。

    吕布不知来意,担心其中有诈,便将手中长戟递出,不让此人近身。

    猎户却误以为吕布想要杀他,在奔跑的途中,将置挂背后的弓与箭,同时取下,几乎在瞬间就完成了搭箭上弦。

    咻!

    锋利的箭簇犹如划破苍穹的闪电,还未看清其轨迹,就已经抵拢近前。

    吕布眉峰凝聚的刹那,收戟回拨,随后便听得‘叮’的一声清脆响音,射来的箭羽落在了地上。

    此人的箭法,绝对超过了曹性!

    吕布双目闪过寒芒,心中做出精准判断。

    脚下生风,仅用两歩便突至近前,长戟当头劈下,不再给他拉弓的机会。

    猎户心中同样震惊无比,如此近的距离,他居然没有射中!

    不过眼下不是该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吕布的戟刃转眼袭来,猎户往后一滚,扔掉手中弓箭,顺手捡起地上的朴刀,在吕布第二道斩击到来时,迅速起身,双手握手刀柄,横刀往前。

    锵!

    刺耳的金属回音在耳旁响彻,吕布并未收戟,而是继续向戟刃施力,推动得中年猎户往后倒退连连。

    好大的蛮力!

    猎户咬牙拼尽双臂之力,也依旧不能使滑退的脚步停下,犹如一堵望不见顶的高山挡在面前,喘气都尤为艰难。

    所幸的是,在后方地面不远处有一道凸起的梯坎。猎户退至那里,以左脚抵住凸起来的梯身,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时机,借力往上一推,口中喝了声:“起开!”

    那一瞬间所爆发的力量,令吕布也不由微微后仰。

    机会来了!

    猎户的眼光毒辣,攻守之间的转换速度更是惊人。

    朴刀狂斩,进行着狂风暴雨的反击。

    两人的打斗,很快惊醒了睡梦中的士卒。

    曹性更是一早带着手下弟兄,排排坐在地上,瞧起了热闹。

    吕布由起初进的攻转化为了防守,在猎户狂暴刀斩的笼罩之下,几乎挣脱不出,脚下的步子也是往后一步步的,一退再退。

    “个驴蛋的,这家伙谁啊,居然能压着头儿打!”曹性瞪大了眼珠,表示不能置信。

    他起身准备去找家伙,给那猎户暗地里来一下子,却被不知何时站到身后的陈卫按下了身子,“放心,此人伤不了将军。”

    “陈卫,你少糊弄我,头儿明明已经处于下风,你当我是瞎子?”曹性低声嚷嚷起来,显然是不肯买账,他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关于破绽拆招等问题,跟曹性这种半吊子都算不上的人细讲,其实与对牛弹琴无二,所以陈卫也没细说,只是让曹性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少动那些歪脑筋。

    在并州的时候,作为亲卫队长的陈卫没少同吕布交手。

    吕布有多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围观的士卒们眼睛都看得直了,眼里只有两团看不清的幻影,和耳畔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的兵器交戈。

    他们同样看不出其中门道,只是呆愣愣的觉得,好厉害。

    猎户一口气斩出七十六刀,在换气的刹那,吕布倒退的脚步一停,笼罩于全身的刀影瞬间烟消云散。

    崩!

    当这个字眼从吕布口中迸出之时,一股磅礴浩瀚的汹涌之力扑面而来。猎户缩回身躯连忙趋避,急退数步方才站稳脚跟,握刀的右臂微颤。

    眼前之人,乃是迄今为止,遇到过最强劲的对手。

    猎户甩了甩手,紧紧握住刀柄,他知道,眼前的青年要重新发起进攻了。

    “住手!”

    穿好衣甲的朱儁从帐内出来,喝止住了还欲再斗的两人。

    他打量起猎户,皱眉问道:“你是何人,又来我军营作甚?”

    猎户猛地一拍额头,刚才全身心的投入战斗,居然忘了如此要紧的事情。

    他从怀里取出封好的信筒,递交到朱儁手上,脸色焦急:“将军,十万火急!”

    朱儁扯开密封信筒,取出里面放置的竹简,阅完之后,沉着的眉头拧巴得更紧了。

    南阳郡的治县宛城陷落,郡守褚贡为张曼成所杀,城内守军在都尉秦颉的率领之下,向北退至卷城。

    蛾贼随后而至,对卷城发起猛攻。

    卷城,也快守不住了。

    朱儁看着手中竹简,问向猎户:“这东西为何会在你的手上?”

    猎户未做多想,如实回答起来。

    今天下午,他从山野狩猎而归,在回家途中遇到个浑身是血的汉军骑卒。那骑卒受伤极重,摔下马背在路边吟呻,奄奄一息之际将求救的信简交于猎户,并嘱托猎户代他往颍川求救。

    猎户见大好男儿就此捐躯,心中感慨敬重之余,毅然决然的拿过信简,选择替他完成心愿。

    猎户说得真切,朱儁心中却仍有疑虑。此事也不能排除是蛾贼令人伪造,想借此引诱他们上钩受伏。

    但万一书信中说得是真的,那卷城岂不是危在旦夕。

    卷城左右靠山,乃是据守的险要城塞,只要占领此地,就能彻底隔断南阳与北方外界的联系。

    左右冥想不通,朱儁只好将手下将军召集到帐中,询问诸将看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