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三 逍遥我自走我道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大雨而过的清晨,飘散着淡淡的泥土芬芳。

    早起捕食而归的雀鸟将啄来的虫蚯,喂进窝内雏鸟的嘴里,开始在枝头鸣唱。

    草木树叶上挂有晶莹剔透的露珠,郁郁葱葱的生机,点缀着蓬勃与朝气。

    接受过雨水洗礼的广阔大道上,隐约能望见不少浅浅的水凼坑洼。

    阳翟城内的官员们将整顿完毕的三军将士送至城外,朝皇甫嵩和朱儁等诸位将军拱了拱手,郡守陈温做了统一性的发言:“祝将军们早日平定贼乱,凯旋而归。”

    皇甫嵩抱拳还礼,拉扯马缰转头,两万将士跟随其后,脚下迈起有力的步伐,踏着泥泞前行。

    吕布骑着赤菟,与曹操并排,走在仅次于皇甫嵩和朱儁的位置。

    前方道路右侧,立有三道呈梯形递增的身影,像是在候着他们。

    吕布暂停前行,出了队伍,让宋宪领着先走。

    三人之中,戏策他是认得的,至于另外两个年纪尚幼的少年郎,吕布倒是从没见过。

    戏策见吕布出列朝他走来,主动上前两步,话还未出口,吕布却是笑着先说了起来:“先生,不是说过,不必前来相送的吗?”

    话虽这么说,但从吕布的反应和表情来看,戏策能来送行,显然令他尤为高兴。

    或许,是戏策改变了主意。

    戏策将身后二人拉至近前,朝吕布使了个极具暗示性的眼色,嘴上说道:“本不想来打扰将军,但这二人俱是我好友,故想请将军见上一见。”

    吕布心中略一琢磨,能让戏策特地跑来引荐,想来此二子必有过人之处。

    他目光扫了过去,最先注意到的,不是那个站姿抱剑,有游侠风采的清俊少年,而是另一个较为瘦弱矮小的青衫小子。

    长着白狐脸,却令他莫名的觉得无比熟悉。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吕布捏着下巴,定格在马背上一动不动,好似魂魄出窍。

    没了下文,气氛随之变得尴尬起来。

    戏策轻咳两声,将神游的吕布拉回现实。

    吕布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头,居然盯着个十三四岁的秀美少年郎,像痴汉似的看了这么久。

    他老脸一红,也不再去想那些虚无头疼的事情,朝着二人抱拳见礼:“两位小友既是先生的忘年之交,那也算是我吕布的朋友。今后如有用的着某的地方,无需客气,尽管开口便是。”

    “将军盛情美意,我二人记下了。”

    抱剑的徐庶点头应下,他不好读书,而喜武艺。梦想是成为一个闻名天下的游侠,凭手中长剑,平尽天下不平之事。

    吕布刚刚那番粗犷诚挚的答话,赢得了他许多好感。

    徐庶听戏策说起过,在武艺较量方面,吕布乃是绝对的强者。

    此番见识到庐山真面,心中激动兴奋之余,不禁有些跃跃欲试,想要一较高下。

    兴许是年龄差异太大,吕布对小他许多岁的徐、郭二人,似乎并没有太多话题可讲,他转而问向戏策:“先生,真不和我去南阳?”

    戏策摇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遭到拒绝,吕布难免会觉得失落,“先生不在身边看着,我心里总归是有些没底。”

    戏策并未因吕布的这番措辞而改变心意,反倒以严厉的口吻说着:“将军,你看了那么多的兵法书籍,却从不运用实践,总是依赖于我。这回去南阳,便好生用用那些所学来的东西,打败蛾贼,争取早日凯旋。”

    吕布‘嗯’了一声,似是明白了戏策的良苦用心。

    “先生,保重!”

    吕布抱了个拳,策马转身,朝着前方大道急行。

    望着驰骋远去的身影,年岁最小的郭嘉揶揄起来:“志才,看样子这家伙很依是赖你啊!”

    “什么这家伙那家伙,人家是实打实的将军。”戏策收回目光,抬手赏了郭嘉后脑勺一巴掌,没留半点情面。

    小鬼才疼得‘啊哟’一声,抱住脑袋,夸张而又委屈的喊着:“戏志才,你变了。”

    两人玩闹了一会儿,戏策回归正题,问向徐庶和郭嘉:“想不想去塞外骑马,看看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广阔原野?”

    徐庶有些意动,郭嘉却是直接出言拆台:“我并不看好吕布。”

    白白准备了一番说辞的戏策,只好又将这些话,咽回肚里。

    回到颍川的这段时日,他东奔西走,然而除了辛家兄弟和杜袭、繁钦松口之外,其余诸人皆是闭口不谈,指东道西。

    至于荀家叔侄,在没有确定的目标之前,是不会贸然加入任何一方势力。

    更何况,就吕布现在所能掌控的地域兵马而言,离‘势力’二字,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倘若能够说服郭嘉和徐庶加入吕布旗下,此番颍川也不算白回。

    可偏偏难就难在郭嘉身上,这小子看似放荡没个正形,实际上狡猾鬼精,想要给他下套入坑,难于登天揽月。

    此二人现在兴许还小,但只要给他两时间,成为张良韩信那样的旷世人物,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你们觉得曹孟德这个人,如何?”

    冷不丁的,突然从郭嘉嘴里冒出这么一句。

    徐庶表示没有接触,不好妄下结论。

    戏策心中一惊,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吕布对此人尤为忌惮。

    郭嘉提起这个,难得是想跟着曹操?

    戏策脑子飞速运转,嘴上却也不忘试探性的问道:“怎么,奉孝认得此人?”

    郭嘉微微摇头,随后露出几分笑意,如实说着:“那倒没有,不过是见过他几次,觉得此人,颇为有趣罢了。”

    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夜,曹操被捆住双手立于城下的镇静模样。如果那时一通箭雨下去,准能将他活生生的射成刺猬。

    一个敢拿自身性命做赌的人,多少是有些豪迈气魄。

    “真不同我一起?”戏策又问了一遍。

    “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这个世界,哪有我们想得那般简单……”

    郭嘉拔开戏策赠与他的酒葫芦,举在上空倒下,仰头张嘴接着甘甜的酒水,他摇晃起薄弱的身躯,往城池方向走去。

    逍遥我自走我道,管他昨夕与明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