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二章 双雄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走过校场,离宿寝的营帐已然不远。

    脑袋昏沉的吕布心中忽然翻江倒海,他蛟目微张,挣开夏侯兄弟的搀扶,往前踉跄几歩,杵着大腿膝盖,哇哇呕吐起来。

    被吐在地上的黏状物液,混合着还未消化去的酒水,散发出极为刺鼻的浓烈气味,在周围散开。

    曹操上前,刚伸出手,吕布便陡然回头,双目如恶狼般凝视着他,充满戒备。

    夏侯兄弟见状,立马绷紧了神经,微弓身躯蓄势待发。

    曹操却并未撤回手掌,往吕布后背处轻轻拍了拍,又顺着脊背骨往下来回抚了抚。

    吕布脸上的神情一滞,愕然十足,随后呼了口浊气,自嘲一笑。

    吐完之后的吕布,神志明显清醒了不少。他并未急着回营,而是坐在一处草坪,回头问向曹操:“你觉得那些战俘,当杀吗?”

    “杀不杀,不是你我说了能算。”

    曹操给出个隐晦答案,在他看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朝廷为了确保万一,即便杀死一些蛾贼,其实也并无太大过错。

    两人家世出身不同,眼界高低远近,自然也有着极大区别。

    曹操不肯明说,吕布反而直言不讳:“我甚至开始怀疑,这样迂腐滥杀的朝廷,是否还值得将士们去豁出性命?”

    很多事情,只有在醉酒之后,才越是清醒。

    上位者们嘴上说着宽贤仁厚,爱百姓如子。实际上呢,视人命如草芥,任意践踏欺凌,数万条性命,眼睛都不眨一下,说杀就杀。

    这难道不是一种天大的讽刺吗?

    这些话着实将曹操给惊着了,他心中猛地抽搐了好一阵子,眼角也随之跳抖个不停。幸好四周除了夏侯兄弟,再无他人,否则此事一旦传出,往大了讲,可是要杀头的罪名。

    他赶忙打住吕布,口气略带责备道:“奉先,这种话怎可乱讲!”

    曹操年前当过一段时间的议郎,自然晓得官场中的烟暗。

    然则汉王朝衍变到如今的混乱局势,却绝非陛下之过。曹操始终以为,一切皆因天子被近旁小人蒙蔽了圣听,才导致蛾贼事起。

    所谓的小人,指的便是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之流。

    曹操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吕布便不谈。

    平复下心境,吕布侧头而望,带着具有试探的语气问道:“倘若将来有一天,你擒住了我,可还会杀我?”

    对于上一世死在曹操手里,他从来都没放下,始终耿耿于怀。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曹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纳闷儿的摇了摇头:“奉先你说笑了,以你之勇武,天下何人可擒之?”

    曹操的话半真半假,不过夸赞之意倒是发自内心。

    吕布却并未打算就此了之,他盯着曹操,漆烟眼眸里如死水一般,一字一句:“比如,你。”

    我?

    曹操愣了一下,随即像是听到极为好笑的事情一般,爆发出一阵洪亮的爽朗笑声,推手说道:“莫开玩笑,就算有十个曹孟德,也擒不住你一个吕奉先。”

    吕布没有接话,只是双目凝视着曹操,脸色清冷的不见丁点笑意。

    曹操的笑声渐渐小了下去,如芒在背,生出许多寒意。

    轰隆!

    蓦然间,天空响起惊雷,阴云遮住了明月,看样子很快便会有一场暴雨降临。

    吕布和曹操同时抬头,隐匿的云雾之间,似有巨蟒在腾飞游走。

    曹操出神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他岔开方才的话题,眯起小眼,问向坐于身旁不远的吕布:“奉先可知龙之变化?”

    吕布摇头,表示不知。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炎夏,龙乘时而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曹操仰头望天,神情中带着无限的向往,将所知晓的一切,同吕布说讲起来。

    此时的他,还没有那股子俾倪天下的霸气,所以在气势上,难免就弱了许多。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育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

    曹操撤回悠长的目光,移向吕布,带着笃实的口吻请教起来:“奉先勇武过人,征战四方,必知当世英雄,请为操言之。”

    如果是问武艺和骑术上的事情,吕布或许还能解答一二。可要问天下英雄,常年驻守在塞外跟鲜卑、匈奴人打交道的他,反正是答不上来。

    曹操等了半晌,也不见吕布有所答复,遂又换了个问法:“那奉先的志向如何?”

    这个问题戏策也曾问过,吕布现在的答案依旧和那时无二,显得很没出息。

    这回轮到曹操愕然了,他觉得从小受到的教育和理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大丈夫立世,当建不世之功,上报朝廷,下安百姓,哪有一辈子只想守着妻女的道理?

    收复颍川,只是南下平叛的第一步。

    等在阳翟休整完毕,他们便要开始新的征程。

    以吕布的本领和勇武,建立功勋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占领阳翟之后,颍川郡内其余诸县的残余势力,已经不足为虑。下一步,要进发的地方,便是东边的汝南与南方的南阳两郡。

    皇甫嵩在来阳翟的途中,就已经与朱儁协商出了新的作战计划。他往东攻取汝南,朱儁则接着往南平叛南阳。

    曹操跟随皇甫嵩往东,吕布则随朱儁继续南下。

    分别在即,曹操心中略感失落,不由长叹一声:“此次一别,也不知何日才能再会。”

    “只要不死,总会有再见的那天。”吕布的回答里,饱含着浓浓深意。

    大雨将至,两人同时起身,拍去屁股上的泥尘,异口同声的向彼此招呼着‘走了’。

    如此契合的动作,两人相视一笑,却也没有过多的话语。

    两人转身,往着各自所在的方向,背道而行。

    时隔多年,已是一方枭雄的曹操偶尔会怀念起这时的自己,没有尔虞我诈,却又满腔热血。

    那时的自己,还可以抚着吕布的后背,同他称兄道弟。

    他举起手中酒碗,敬了敬与那晚一样的明月,给出了许多年前就该给出的答案,放声大笑起来:“今天下英雄,唯奉先与孤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