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一章 鞭笞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悬于半空的吊桥在铁链拉索的哗啦声中,缓缓架在护城河的上方。

    曹操合上眼角,眯起了他独有的小眼珠子,审视着何仪,随后又问:“这是你想到的?”

    “不是,是个弱瘦小子。”何仪很老实的便将郭嘉供了出来。

    “他人呢?”

    “就在城上。”

    “走,带我去找他。”

    擒住了何仪,在曹操的恩威并施之下,城头的黄巾军纷纷弃械投降。

    然则搜遍整个城头,却连郭嘉的毛都没摸着一根。

    城内很快有了响动,四处惊噪声起,传遍了整座城池。

    吕布差人守住各处门口,进行强势镇压,除了极个别的顽固分子,其他人都很识时务的放下兵器,选择了归顺。

    兵不血刃的拿下阳翟,吕布差人赶往新郑,将此事报知左中郎将。

    收到吕布传来的喜讯,皇甫嵩心情大好,往朝廷写了捷报。于五日之后,又率着一帮子世家大户,以及两万士卒成功抵达阳翟。

    好在这回世家老爷们总算通了点良心,杀猪宰羊,犒赏此番作战有功的勇猛将士。

    城中的驻军营地,皇甫嵩还特意给吕、曹二人,开了场庆功宴。【】

    自南下平叛以来,这么多天的苦熬,不单单只有士卒身心疲乏,他们这些主帅将军,也从未有过一天安稳,时刻都在提防蛾贼的突然来袭。

    今夜,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踏实的好觉。

    军营的主帐中,觥筹交错。

    将领们脸上泛起红光,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得胡话连天。

    “中郎将,那些俘虏都还好吧?”被灌了不少酒的吕布想起了这事,举盏问向皇甫嵩,言语间略有醉意。

    此话一处,帐内热闹的氛围陡然直降,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如同被施中魔法,定身变成了哑巴。

    众人的反应已然说明一切,吕布又不是傻子呆瓜,如何会猜不到问题的答案。

    他将酒盏里的满杯酒水狠狠吞下,借着那一股直冲脑门的灼辣烧心感,拍桌起身手指皇甫嵩,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难受而又失望的情感混杂在一起,满是苦涩。

    不是答应过我,不杀降的吗?

    “奉先,你喝醉了!”曹操最先反应过来,强行按下吕布抬起的手腕,给夏侯兄弟使了个眼色,三人架住吕布就往外拖。

    出帐之时,曹操也不忘回头说道:“诸位将军,你们接着喝,我先带吕将军出去透透风,给他醒酒。”

    走出大帐,酒劲冲头的吕布脚步轻忽,有些站立不稳,全靠夏侯兄弟左右夹住两边胳膊,才不至于摔倒。

    “孟德,怎么处理?”夏侯惇看向曹操,对这个曾在新郑城外击伤他兄弟二人,还差点要了曹操性命的青年将军,实无半点好感。

    另一边的夏侯渊则更是直接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吕布此人是敌非友,并且武力冠绝三军,留下来绝对是后患无穷,不如趁他醉酒,一了百了。

    反正他都替曹操扛过许多回罪名,也不差这一次两次。

    曹操对夏侯渊的暗示选择了视而不见,他的心胸倒是放得很开,“先扶回营帐,让他好生歇着吧。”

    自少年时起,曹操便喜欢结交天下英雄豪杰,对于吕布,早在听闻其平鲜卑之时,就已有了结交之意。

    一个肯为低贱俘虏而向皇甫嵩拍桌叫板的人,肯定也不会是穷凶极恶之徒。

    虽说不明白吕布究竟为何要杀自己,不过就近两日的表现来看,吕布对他的敌意,似乎正在逐渐减少。

    途径校场,围着许多汉军士卒。

    有个光赤着上半身的汉子被绑在刑架上,皮肉血糊一片,头顶散落的头发遮住了面庞,看不清模样相貌。

    执刑官吏手中握着带有荆棘的藤鞭,手往后一扬,狠狠一鞭子抽了上去。

    啪!

    “陛下圣明!”

    啪!

    “陛下圣明!”

    每一鞭落下,受罚的汉子不仅要忍受身体传来的巨大疼痛,嘴上还要大声喊着‘陛下圣明’。

    足足五十鞭,将他浑身血肉打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行刑完毕,两名士卒上前解开绑住其手臂的绳索,那汉子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一栽,昏死了过去。

    曹操上前一看,心中有些震惊,此人竟是助他们夺城的有功之人,波才。

    前些日子,天子收到皇甫嵩的奏报,请示该如何对待归降的蛾贼俘虏。

    刘宏是何等阴戾乖张的性子,照他的想法,所有敢拿起武器反叛朝廷,妄图颠覆他江山的人,统统都得杀光,一个也不留下。但皇甫嵩奏简中说的也不无道理,各地蛾贼人数加起来已逾百万,杀之无益,不如收而用之,使天下百姓以赞天子圣名。

    刘宏觉得这提议不错,但第一批俘获的蛾贼必须得死。否则,又怎能杀鸡儆猴,显示出与他作对,是何样的凄惨下场。

    后面再有俘虏,只要肯归降朝廷,便不再予以追究,以彰天子胸怀。

    至于波才,斩首分尸亦不为过。

    不过嘛,既然他有戴罪立功的想法,那就暂且留着,倘若真能立下功劳,便赏他五十鞭条,以示对他为贼时的惩处;如若不能,就让皇甫嵩将他的头颅,送至洛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