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三零章 有趣的家伙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在天子的回复诏书下发之前,皇甫嵩明确答应吕布,可以暂且不动这些俘虏性命。

    吕布心中的大石算是落地,在他看来,陛下稍有宽仁体恤之心,便不会要这些俘虏性命,毕竟他们都曾是大汉的子民。

    眼下当务之急,应是迅速出兵支援曹操,并且夺取阳翟。

    攻取阳翟的计划,吕布昨夜已经给出。

    皇甫嵩觉得可行,便让吕布领军去同曹操汇合,并要二人齐心协力从蛾贼手中,夺回城池。

    吕布抱拳接下任务,领着两千骑出了新郑,飞奔阳翟。

    站在城头送行的朱儁望着匆匆远去的两千骑军背影,有些不解,他问向皇甫嵩:“义真,你为何如此信任此人?”

    两人相识多年,所以朱儁很清楚,吕布并非皇甫嵩的亲朋后辈,也不是他皇甫家的门生故吏。

    皇甫嵩收回目光,悠长的叹了口气:“公伟兄,你我头上皆已生出白发,还能熬得几年?”

    大汉朝的江山,终究还得靠这些拔萃的年轻后生双肩来扛。

    新郑到阳翟,百余里的路程。

    吕布麾下骑军尽是鲜卑人的良马,在当天的黄昏日落,就已赶到阳翟城外,同曹操的队伍聚合。

    正在同夏侯渊商讨事略的曹操听说吕布率军前来,丢下手头事务起身,满脸笑容的亲自相迎,爽朗笑着:“哈哈哈,奉先,居然是你。”

    曹操比吕布大上五岁,叫吕布奉先也不无过错。

    只是这样的称呼,只有长辈或者关系较为密切的友人才会如此。

    两人关系有这么亲近吗?

    吕布并不这么认为,当初在新郑城门口,他可是差点就要了曹操性命。

    极具穿透力的目光射进曹操的眼眸深处,似是想看出几分带有掩饰的端倪。

    对视之后,吕布下马走到近前,瞥了眼曹操右臂缠着的巾条,出声问道:“骑都尉,胳膊无碍吧?”

    “没事没事,一点皮外伤罢了。”

    说着,曹操摆摇两下胳膊,脸上带笑的应答起来。

    然而在他心里,却有股极为强烈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看似平和沉静的飞将军,对他依旧藏有浓浓的警惕和防备。

    至于为什么,曹操想不清楚。

    他没问,因为他知道,就算问了,吕布也不会说。

    关于攻取阳翟的作战计划,吕布倒是同曹操一五一十的全盘说了。

    “别等明日了,就现在,趁着天色尚晚,他们更不容易辨出真假。”听完计划的曹操决策果断。

    吕布同样有此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即刻整合队伍,往着前方的城池出发。

    军队行至城外半里地时,曹操从马背下来,对着身旁的夏侯惇吩咐道:“元让,去拿根粗绳子来。”

    夏侯惇也没多想,既然曹操要用绳子,想必自有他的道理。

    粗绳取来,又听得曹操说道:“来,将我捆上。”

    “哈?”

    夏侯惇满脸发懵,脑筋一时间转不过来,这是要闹哪出?

    吕布眼角微缩,他大概能够猜到曹操的用意。

    “做戏嘛,就得毫无破绽才行。”这是曹操的原话。

    夏侯惇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将曹操双手捆上,并将绳索的另一头,交到了波才手里。

    一行人,很快抵达阳翟城下。

    夜间的城头燃有火把,现在还未至深夜,加上天上高挂的明月,守城士卒自然远远的就发现了这一股形迹可疑的队伍。

    有人去通禀了守城将军何仪,等到何仪来到城头时,城下的队伍已然逼近至了护城河前。

    “开门开门!”走在前方的波才,大声嚷道。

    何仪觉得这声音似是有些熟悉,但有了上一次汉将诈城的经历,他不免警惕了许多,探头问道:“城下何人?”

    “何仪,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本帅都不认识了吗!”波才大声喝骂起来,他抬起头,在月光和火光的映照下,显现出他的面庞。

    “是大渠帅,大渠帅回来了!”

    看清波才的样貌后,城头立马有不少的士卒精神振奋,大声欢呼起来。

    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何仪心中打鼓,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渠帅,不是说你被汉军俘虏了吗?怎么又……”

    从潩水逃回阳翟的士卒,早已将波才被俘之事,说与了何仪。

    这件事情在黄巾军中,也不算什么秘密。

    城头上的士卒听到这话,松懈的心立马又重新悬在半空,波才此番回来,该不会是替汉军前来攻城的吧?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问本帅了,嗯?”波才脸上的阴寒与躁戾表现得恰到好处,关于此事,戏策早就教他对过口词,如果一味的解释,反而容易令人生疑。

    为了获取士卒信任,波才手臂微微用力,将双手反捆背后着的曹操,拉至近前。

    城头的士卒往下方细细一看,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这不是前几日诈城的那个汉将吗?没想到居然落到了渠帅手中。

    何仪心中再无疑虑,下令士卒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城上不远处,两个头裹黄巾的少年低声私语。

    “奉孝,你怎么看?”

    白狐脸的郭嘉摊手表示:“我能怎么看,准备逃命吧。”

    徐庶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这伙人也是诈降,那为何我看不出一丝迹象?”

    “我也看不出哪里不对,但要往细里一想,这件事却经不起推敲。”

    作为叛乱朝廷的地方势力头目,被官军擒获,没被斩首示众不说,反而还带回来这么多的骑卒,换作是你,你信吗?

    徐庶顺着这方面琢磨了下,好像还真是这样。

    波才那身武艺,在外行人眼里,兴许有些本事,可要真动起手来,徐庶都有把握能够将其制服,仅凭这点本事,根本不可能从汉军手中逃出。

    想通了这点,徐庶反倒有些好奇了,他问郭嘉:“那你这回怎不去告知何仪?”

    提起这个,郭嘉似是有些愠恼,冷哼骂道:“他?简直愚不可及!”

    前两日波才被俘的消息传回,郭嘉就曾暗示过何仪,完全可以借机担任起新的大渠帅。

    然而这厮根本就没那种野心和想法,还说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他不是那块料,也干不了那种缺德事。

    既然你都没有上进的心思,那我又何必帮你?

    郭嘉同徐庶悄悄挪着脚步,摸到下梯的石阶处时,他不由往下再看了一眼,目光定格在曹操脸上。

    他忽地笑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道了声:有趣的家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