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二九章 夜闯府邸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月升枝头,星辰繁点。

    吕布从县府走出,回到所驻的营地。他独自在帐内静坐半个时辰,心中烦闷依旧,便走出帐外,选了个僻静位置,透气静心。

    夏季的晚风最是凉爽,拂过脸面,丝丝的凉意灌进了整个躯体,舒爽到浑身毛孔都忍不住喷张开来。

    清风习习,洒在树木枝叶上的月光透过缝隙,映射出几缕银白。漆烟色的叶影随风起舞,于地面微微摇摆,陆离斑驳。

    吕布无心欣赏这大好夜景,他心中想着的是,再有两日,那数万俘虏便要丧命于此。

    对于穷凶极恶的鲜卑人,吕布敢下狠手,但要戮杀这些手无寸铁的穷苦百姓……

    所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皇甫嵩没有选择让他带兵执刑。

    “将军何故在此闷闷不乐?”

    几只老鸦飞过,身后传来一道清和嗓音。

    吕布回头,拢着双手的戏策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脸上带有笑意。

    潩水一战,吕布功不可没,不仅将安排的任务完成得妥妥当当,还跨水擒住了颍川郡内的大渠帅,这份功劳足以让他往上小挪一步。

    所以在戏策看来,立有如此大功,理应高兴才对。

    “有什么可高兴的。”吕布自嘲一笑,此番南下的两千骑中,张辽尚幼,宋宪曹性等人又是一帮子莽夫,只会上阵杀敌,很多事情,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

    能说上话的,似乎也只有戏策。

    吕布往旁挪了位置,戏策也不客气,往前两歩,坐了下来。

    两人相邻坐着,却也没有交谈说话,似是各有心事。

    一个望着漆烟的远方发怔,一个拢起手看着地上摇曳的树影。

    “先生,你救救他们吧。”

    缄默许久之后,吕布还是忍不住说了起来。这个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先生,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投降的黄巾军里,最小的士卒还是些瘦骨嶙峋的小娃娃,十岁不到的都能抓出一大把来。就算当年的武安君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也放过了那些十四岁以下的入伍孩童。

    可眼下的世家官僚们,居然全都抱着宁可错杀,也不漏网的漠视心态,着实令人心寒。

    以戏策的聪慧头脑,不难猜出吕布口中的‘他们’指得是谁。

    “将军,你真拿当我大罗神仙了?”

    戏策无奈耸肩,随后似是漠不关心的说着:“个人有个人的命,这种事情强求不得,哪朝哪代没有冤死的亡灵。”

    “先生,你我贫寒出身,就应该可以理解,这些人并不是想要与朝廷作对,而实在是迫于生计,走投无路才入伙的蛾贼,他们是无辜的。”吕布沉着脸色,出言反驳起来。

    “无辜?你问问那些世家官吏,他们信不信你这所谓的无辜!”戏策冷笑,他早已看惯了那些世家的伪善嘴脸,“大汉人口千千万,莫说区区几万蛾贼,就是杀他几十万人,又如何?”

    有一颗宽仁的心是好事,但一旦过了头,就是愚蠢。

    一个要想成就霸业的雄主,靠的不单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还要有极具视野的远略和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杀伐果断,而不是狗屁的妇人之仁。

    即便错杀些无辜,又算得了什么。

    要想成为人上人,本就应该摒弃一起。

    孤家寡人这四个字,可不是白来。

    吕布听得哑口无言,久久才叹息了一声,语气有些无力:“先生,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一只灰斑色的蛤蟆肥胖着身躯,懒懒趴在地面,鼓起腮帮子呱呱聒噪起来。

    戏策将手从袖口内伸出,拾起一节木枝,往那蛤蟆背后戳了一下,“那你就努力往前爬,爬到足以扭转这个决定的位置。”

    吕布没再搭腔,看着他那神俊脸庞上流露出的失落,戏策心中悠悠叹了口气,没好气的说着:“你方才说曹孟德诈取阳翟失败,被人识破,还中了一箭?”

    吕布点点头,下午在县府的时候,夏侯惇将曹操在阳翟失利的情况,已经向皇甫嵩做了全面汇报。

    在场的不少人尝到胜利甜头,都怂恿着皇甫嵩趁着士气高涨,一鼓作气的夺回阳翟。

    这些人说得轻松,皇甫嵩可不是傻子。

    阳翟城作为郡治县,城池防御极厚,城前还有宽广的护城河,只要城内的蛾贼死守,凭他手上这些兵马,要强攻下来,估计得拿过半士卒的性命去填。

    整个汉王朝叛乱的蛾贼,可不止颍川一处。

    故而,皇甫嵩也绝不会走这最下之策。

    “或许我有个办法,可以救这些人一命。”

    听着戏策缓缓道来的方案,吕布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他就知道,戏策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

    听完,吕布起身唤来赤菟,朝着城内疾奔。

    来到一户紧闭的府邸门前,吕布下马走上台阶,伸手敲了敲门环。

    少顷,朱漆的府门张开半道缝口,从里面探出个仆人脑袋,他瞄了瞄吕布,见其不似富贵人家,脸上的表情便显得颇不耐烦。

    “劳烦通报,吕布求见左中郎将。”

    这座府邸,便是皇甫嵩临时的居所。

    “将军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禀报。”门仆也不多问,直接一口否决。

    “事关数万条性命,还请小哥通融一二。”

    门外的吕布尽量表现得谦卑,可越是这样,门仆就越不将他放在眼中,不耐烦的朝他甩了甩手:“你这人耳背听不进话是吧,快走快走,别在这里碍眼找事。”

    不吃软的,那就休怪吕某得罪了。

    吕布眉头一挑,伸手发力推门,门后的仆从哪斗得过吕布的气力,身体不由往后一倒,重重跌坐在地上,疼得‘哦哟’连天的叫唤。

    得知有人硬闯府邸,各处夜间的巡卫很快就往门口这边聚集过来。

    吕布一路打进府内,前来拦道的巡卫倒是有些身手,不过想要生擒于他,还是差上不少的火候。

    仅仅半炷香的功夫,十几名好手都被撂翻在地。

    府内如此大动静的打斗,很快便惊醒了睡梦中的皇甫嵩,他仅穿了件寝睡的赤暮薄衫,套上鞋履,快步出了屋子。

    当看清闯府之人的面貌时,皇甫嵩叫了声住手,并让巡卫各自退下。

    随后,皇甫嵩将吕布带至书房,虎着张脸询问于他:“这么晚了,不去寝睡,来我这里作甚?”

    若不是他较为看好吕布,早就让人将其拖下杖责二十军棍。

    你以为夜闯将军府邸,是闹着好玩儿的?

    “恕末将斗胆,想请将军饶过这些俘虏性命。”吕布开门见山,语气笃然。

    皇甫嵩显然没有料到吕布是来说这件事情,微怔之后,出言说道:“关于这个问题,不是已经盖棺定论了吗?”

    吕布便将方才戏策所讲的方案,全盘说与皇甫嵩听。

    左中郎将听完,眼神中流露出极为复杂的神色。

    良久,他才呼了口气,拍着吕布左肩,摇头说道:“奉先啊,你能有这种想法很好,可我做了近二十年的臣子,从先帝薨逝,到陛下即位,再至如今。陛下是何等性格,我再也清楚不过……”

    吕布抱拳,再次说道:“布愿以性命为保,恳请将军施恩。”

    “好吧,既然奉先有此执念,我便权且一试。”

    吕布走后,皇甫嵩坐于文案桌前,拿过一卷空白竹简,提笔写道:臣皇甫嵩诚惶,以告陛下,臣不负圣望,于潩水剿贼略有小胜,然俘贼四万余众,不知如何惩处。臣听闻,自高祖起,以仁孝治天下……

    奏简写完,皇甫嵩差人八百里加急,星夜送往洛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