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二八章 杀降

时间:2017-11-04作者:回头大宝剑

    收降完黄巾军,皇甫嵩率着众将士返回新郑。

    城内的世家老爷们听说皇甫嵩得胜归来,脸上带有伪善笑容,称赞着皇甫嵩统兵有方,不愧是汉王朝的中流砥柱。

    日落西头,天色渐暗,用过晚饭的吕布被传唤去了县府。

    唾~唾唾~

    咀嚼着饭粒的曹性吃到沙子,连吐好几口后,用手中竹箸往碗里捣弄几圈,沉于碗底的饭粒顺着旋涡,漂浮上来。

    “他娘的,宋蛮子你看看,老子们昨天还在替他们卖命杀贼,今天就让我们吃这个?这他娘的叫饭?米汤还差不多!”

    曹性将碗伸到宋宪面前,一个劲儿的嚷嚷,心里还不忘骂了声:狗日些没心肝的畜生!

    世家大户明明囤积有大量粮食谷物,可就是不肯拿出来救济赈灾,他们宁可发霉烂掉,也不愿留给别人。

    替这样的混账玩意儿守城冲锋,想想都是一肚子的火气。

    骑卒营中,有道蹲着的粗硕身影,不说话,也不竖耳探听,只顾埋头喝着碗里的汤粥,与众人显得格格不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俘投降的昔日大渠帅,波才。

    他麾下的黄巾军被安排去了俘虏营,唯独他,被吕布带到了自己统率的骑兵营中。

    曹性往这边走来,蹲下双腿,拍了拍波才肩膀,仿似看透世间沧桑的感慨,语重心长的说着:“老子算是明白了你们为啥子要反,换作是老子,老子也得反!

    波才抬头望着曹性,不明白他说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是何用意。

    不远处的宋宪闻言,立马将目光甩了过来,沉闷口气里充满警告的意味:“曹性!”

    “切,说说不行啊。”

    曹性撇撇嘴,满不在乎的说着,倒也没有再提起此事。

    不过他对波才倒是格外上心,这不,他又出声询问起来:“怎么样,从大渠帅沦为阶下囚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波才并没有搭理曹性的意思,脚下往旁边挪了两步。

    这不是废话么?

    任谁从一方大佬,沦落成砧板上的鱼肉,心里必定都是充满了愁苦辛酸。

    照目前形势,大贤良师名义下的三十六方大渠帅,除了马元义比他惨,落了个五马分尸,其他的大渠帅都还在各自的地盘上,喝酒玩女人,意气风发。

    这么一想,波才心中就越是惆怅起来。

    曹性作为一名曾在九原县颇有名声的无赖混混,他自然也有幻想过将来哪一天,可以制霸一方,成为道上有名的那些‘大人物’。

    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大人物,下场似乎并不太好。

    所以曹性对波才如今的境地表示十分惋惜,摇头说道:“也是你运气不好,撞上了我家头儿。别说你们这帮子虾兵蟹将,就算是草原上嗷嗷叫唤的鲜卑崽子,也不照样被我们干趴得抬不起头。”

    听到这话,波才脸上的愁苦浓重,心中抽搐了好一阵子:我要知道吕布有这么凶残,我还来打个锤子,直接先退回南阳避避风头得了,瓜皮蛋才来寻这晦气……

    他有把握在五合之内放倒眼前的痞气青年,却没一丝底气,能够独自杀出这骑兵营外。

    波才不说话,曹性就吧嗒吧嗒的说个不停,他又问波才:“你说,你会不会死?”

    “将军答应过我,只要我降,便不会要我性命。”

    波才终于开口,于他而言,所谓的信仰,就是活着。

    曹性无奈的耸耸肩,“这是头儿说的,但这里官阶最大的可不是他。”

    波才霎时间脸色剧变,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个最大的错误。

    不过事情的进展,还真被曹性这乌鸦嘴给说中了。

    此时的县府里,正争吵得不可开交。

    “什么!你想要饶这些俘虏一命?”

    某位世家的大佬拍桌而起,从他的表决态度来看,显然是一万个不愿意。

    话音刚落,就立马有人附和说道:“能反第一次,自然就能反叛第二次。在座诸位有谁能够担保,这些人以后不会再反?”

    在场之人皆是点头连连,只有死人,才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

    “没错,眼下各地兵锋交接,正需要士气的鼓舞。唯有杀了他们,用其血来振奋士气,才是最为妥当的办法。”右中郎将朱儁开口出言,同样是建议杀降。

    “这可是几万条活生生的性命!”吕布忍不住出声说道,他扫视了一圈堂内诸人,平日里满口仁义道德的君子贤能,这时候说起杀人诛族的事情,简直比刽子手还要冷血。

    “哟,吕将军,当初你杀降鲜卑人的时候,我听说可是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还用人头筑了十二座京观。怎么,这时候下不去手了?”堂中有人酸溜溜的挖苦起来。

    “这不一样。”

    吕布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鲜卑人常年劫掠,将汉人视作待宰的牛羊。而蛾贼,则大多是普通百姓,他们迫于生计,不得不加入黄巾军的队伍。

    如果此生能够安稳幸福,谁还愿意颠沛流离,远走他方?

    吕布南下一路,见过太多太多,饿疯了的百姓连树皮野草都啃,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易子而食。

    所谓的蛾贼叛乱,全是生活熬不下去,被硬生生给逼出来的。

    如果有朝一日,他也落到这般田地,那他……

    吕布没敢再往下想。

    “有什么不一样的,敢于反抗天威者,别说几万人,就是几十万,也一样得死!”有人冷哼一声,说得理所应当。

    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其他人看看,敢同他们作对的人,会是怎样的一种凄惨下场。

    皇甫嵩作为平叛三巨头之一,不仅是死忠于汉王室的臣子,同时也是个拥有铁血手腕的将军。他觉得此人说得没错,宁可错杀,也绝不能留下一丝叛乱的种苗。

    他决定,杀降。

    只要将这部分主力除去,那颍川郡内其他诸县的残留,就不足为患。

    在听闻皇甫嵩宣布的决断之后,世家人物们的脸上浮现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吕布怔在当场,彷如烟夜的眼眸中有过瞬间呆滞。他开始觉得有些茫然,就像是沉没在无尽的深渊之中,找不到一丝出路。

    周围的人们露出獠牙,狰狞的笑着,那模样竟比吃人的猛兽,还要可怖。

    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再看时,一切如常。

    此时,门外的守卒来报,骑都尉曹操手下军侯,求见左中郎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