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二六章 秒杀

时间:2017-10-27作者:回头大宝剑

    一有了波才下的命令,十万黄巾军的眼中杀意暴涨,脚下步伐急猛,拎起手中武器,呼吼着奋力往前追赶。

    潩水西岸,与浮桥相连的是一条极为宽广的泥土道,由于常年往来的行人马蹄踩踏,使得原本质地疏软的泥土,变得尤为夯实。

    道旁的野草也因无人拔除,长至半人之高。

    望见汉军回逃的士卒已经开始渡河,伏于深草之内的将领脸上带有喜色,朝身边的皇甫嵩低声说道:“将军,鱼上钩了。”

    皇甫嵩脸色凝重,征战多年的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轻心大意,“让士卒们都藏好了,不要露头,听我将令行事。”

    败退的汉军头也不回的跑,黄巾军在后面风风火火的追。

    波才追至潩水浮桥,逃亡的汉军恰好渡河而过。

    “给我追,不要放跑了这些官贼!”

    眼看着就要追到,却在这时候让官军渡河跑路,又气又急的波才自是心有不甘,指挥着黄巾军开始渡河。

    连接东西两岸的浮桥只有两架,桥身也仅供五六个人齐排并进,所以当黄巾军一股脑涌上去的时候,造成了极大的推攘拥堵。

    这种渡法,什么时候才能将这十万黄巾渡完?

    波才心里发愁,早知道就应该提前派人来搭建浮桥。若是让士卒渡水的话,兵器难免会成为负担,况且上了岸,被水浸透的衣衫,会极大减缓士卒追击的速度。

    对了,我可以让骑卒先行啊!

    波才脑中生出个倍觉机智的主意,他麾下骑卒只有一千六百骑,三两下就能尽数过河,然后再让步卒从后方源源不断的进行填充增援。

    这样一来,渡河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我真是个天才!

    波才被自己萌生出的智慧,深深震撼了。

    偏偏这时,总会有那么一两道令人不舒坦的声音。

    “渠帅,要不要让弟兄们暂先缓缓,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副将的目光向四周扫动,不知为何,他一直觉得心里没底,右眼也跳得厉害。

    渡河不远就是汉军营寨,说不定前方逃散的这些人,就是故意在引诱他们。

    “怕什么,就算皇甫老儿亲自带兵前来,我也照样不怵!”波才语气不屑,丝毫没将副将的担忧放在心上。当初那个右中郎将朱儁,不也一样被他打得败退连连。

    “可是……”副将欲言又止,依旧放心不下。

    波才右手提起八尺长刀,不耐烦的说道:“尤副将,你怎么跟个女人似得磨磨唧唧,你忘了前两日官军是怎样羞辱我们?”

    “今天不将他们打得屁股尿流满地开花,我波才就把名字倒过来念!”

    波才的心里很清楚,就算新郑的汉军全加起来,也不足黄巾军的一半之数。

    兵力相差如此悬殊,难怪波才信心十足,他相信这次也会像以往一样,将官军彻底击溃。

    前方逃窜的汉军速度明显大不如前,不少人已经跑不动,在原地杵着兵器大口喘气。

    此等良机,岂能错过?

    波才将指挥渡河的事情,全权交与副将,自己拍马握刀,领着骑卒率先渡河追击。

    他要让汉军为前两日的无知,付出惨痛代价。

    潩水西岸,追击过河的吴猛回望一眼,见波才正率军追来,心中顿时有了底气。

    本来可以顺手收走不少汉军士卒的性命,但他却没那心思,眼中只有前方头也不回,只顾逃跑的那道身影。

    吴猛铁了心要给邓垂报仇,奈何吕布胯下的战马速度尤快,远远拉距着他。

    再往前跑,就是汉军驻守的营寨。

    一旦吕布回营,吴猛就只能干瞪眼的看着,他可没有独骑闯营的那股魄力与胆量。

    “姓吕的,你这只会窜逃的懦夫,鼠辈,有本事回来与你吴猛爷爷一战!”眼见吕布越跑越远,吴猛气急败坏的如同泼妇骂街,破口大骂。

    不料,这骂声竟起了作用。

    往前奔跑的吕布勒马回头,立于原地,左手朝吴猛勾了勾食指,挑衅之意极重。

    吴猛见状大怒,拍马舞锤,胯下战马四蹄如飞,浑身怒气积攒于双臂,冲至吕布近前,出手便是最强杀招。

    他口中怒喝:“无知小儿,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去死吧!”

    吕布朝他微微一笑,手一抬,画戟穿喉。

    反正时机差不多了,也就没必要在继续藏着掖着。

    笨沉的躯体砸在地面,喉咙处留下个鸽蛋大小的血洞,往外噗噗的喷着血水。

    吴猛歪着脖子,身体一动不动,瞪着眼珠,已然死透。

    他到死都没明白,那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

    目击吴猛被杀,前方的黄巾骑卒很快将这一消息回报波才。

    “什么,吴猛死了!”

    大渠帅脸上布满了震惊,他望向那边,却恰巧与吕布四目相对。

    杀~~~

    就在此时,四周喊杀声陡起,数以万计的汉军从草丛起身,呼吼着冲杀而至。

    听到这边动静,远处等待的两千并州骑卒,在曹、宋二人的带领下,疾驰狂奔。

    潩水桥头,黄巾军仅才渡了三分之一的人马。汉军赶至,直接断去桥基,令对岸的蛾贼们无法过河援救。

    立于桥身上的黄巾士卒,则退之不及,尽数扑通落入河中。

    “渠帅,我们中计了!”身旁的士卒哭丧着脸。

    波才怒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着:“这还用你来说!”

    周围的呼喊,尽是官军的声音,波才就算再傻,也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当他发现汉军人数只有两万左右时,他又有了新的想法,或许集合起队伍,还能有一战之力。

    但他很快就失望透顶,因为不论他怎样呼吼集合,都没人愿意停下听他指挥,只顾着四处逃散。

    并州的两千骑在战场上来去如风,轻松的收割着溃败的蛾贼性命,几乎没有遭到任何的顽强抵挡。

    说到底,还是群乌合之众。

    黄巾军由底层百姓胡编组建而成,又没经过统一的训练整顿,同吕布手下的这两千骑兵相比,不论是配合,还是战斗力,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更何况,他们也没有向死而生的那种军人斗志。

    一见落入下风,心中萌生出的第一想法,就是逃。

    一旦有了这种想法,畏惧和恐慌就会如洪水猛兽,将你所有的勇气吞没。

    “将军,那个汉将往我们这边来了!”周围的骑卒大声提醒着波才。

    那个汉将,自然是指吕布。

    这家伙扮猪吃虎,骗过了所有人,藏得忒深。

    波才望见急行而来的吕布,心中愤恨,此人的来意不言而喻,显然是想擒住自己去向皇甫嵩领功。

    波才很清楚,吕布能够一戟挑死吴猛,这就说明他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

    “撤!”

    波才大吼一声,拨马调头,寻了个空隙,往后突围而出。

    对面的黄巾瞄见势头不对,早就准备开溜。

    骑跑至潩水河边,追来的吕布已经不远。

    忙着逃命的波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扔掉手中长刀,从马背跳下,扑通一声扎进了河里。

    马是渡不了水的,弄断了浮桥,我看你们怎么过来!

    此时波才的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快活,你砍断桥头,不让我们过去,现在你们也一样别想过来。

    今天姑且算是你们赢了,等本帅过了河,弄匹马回到阳翟,咱们重新来过。

    即将游至河对岸的波才回头,他本是想看看吕布抓不到他的气急模样,结果却看见了令他无比惊骇的一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