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二二章 养虎

时间:2017-10-24作者:回头大宝剑

    任务分配完毕,众人各司其职,作为先遣部队的吕布,在当天下午就率了手下两千骑,赶往潩水。

    宽阔的官道上,尘土飞扬。

    两天过后,皇甫嵩的大军也成功抵达潩水以东,与吕布成功回合。

    等到波才率大军抵达潩水以西时,已是第二天日落黄昏。

    散出去探路的黄巾斥候折返,朝着波才禀报起来:“渠帅,汉军在潩水对面驻营,似乎是要阻拦我们。”

    骑着高头大马的波才勒住马头,面露不屑,“一群鼠辈,还妄图阻挡本帅,简直是不自量力!”

    “走,这就随本帅去破了汉军。”

    他身穿甲胄,以黄袍系肩,又生得粗眉方脸,虬髯倒竖,有虎威之仪貌,说起话来也是声如洪钟,备受手下士卒拥信。

    正当波才准备挥军直接去同汉军怼上一波,分个高下时,身旁的副将尤矻劝谏起来:“渠帅,士卒们赶路已久,皆已疲惫,如今又日落沉山,天色不久将坠入烟夜。我军多为歩卒,不利夜间作战。不如暂先修整,明日再同汉军决个高下。”

    波才闻言,略微抬头望了眼天色,又回头看了看疲乏的众人,能够当上一方大渠帅的人,肯定不会是傻子白痴。

    他点了点头,粗起嗓门吼道:“今天暂且扎营休息,赶明儿都给老子打起精神,争取每人都杀他十个八个汉军,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士卒们齐呼,低靡的士气瞬间高涨。

    有了长社大火的经验,波才学聪明了,知道临近潩水扎营,与汉军隔水相望。

    就算燃起大火,也能在第一时间扑救。

    士卒们开始搭建营帐,趁着埋锅造饭的功夫,波才招来副将,同他说道:“去给皇甫老儿射封战书,约他明日对战。”

    潩水以东的河畔,站着一高一低两道身影。

    望着河水对面燃起的炊烟,吕布侧头瞄了眼身旁矮他许多的瘦削青年,心中的敬服无以复加。

    他问戏策:“先生,你是怎么确定蛾贼不敢渡河?”

    戏策揣着双手,望向微泛涟漪的河面,却也不答,让吕布自个儿去琢磨。

    很多事情,他若是全都说了,吕布又如何成长?

    天色尚晚,士卒疲乏固然是其中原因,但却不是最为重要的一点。

    黄巾军士卒成分多为贫苦农民,脸朝黄土背朝天。

    强行将他们凑成军队,人数上虽占有极大优势,却缺乏配合训练,典型的有组织无纪律。在同官军的厮杀中,也是只会使用莽劲,毫无重点的乱打一气。

    况且南方人不善骑马,这十万黄巾军中,能够凑出的骑军亦是仅有千人。

    吕布低压起眉头,想了稍许。

    当戏策听到答案时,面容欣然。他很清楚,吕布其实并不笨,只是不喜欢转动他那颗脑子,凡事都喜欢依赖于别人的意见。

    这,可不是个好的习惯。

    现在吕布能依赖自己,倘若有一天,自己不在了……

    深邃的眼眸中浮现过一抹哀伤,他知道,那一天不会太久。

    更何况,天下比他睿智之人,如过江之鲫。

    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必须将吕布养成一方霸主该具备的目光与韬略。

    吕布自是不知戏策心中的想法,但见解能够得到戏策肯定,这也是令他极为快活的。

    莺柳垂于河畔,清风徐徐,沁人心脾。

    两人借着探查敌情的幌子,出来纳凉乘风。

    在炎热燥枯的夏季,除了下水滚上一圈,相信再也没有任何事情,比河风拂面,更加令人心旷神怡的了。

    “那万一先生你猜错了呢?”吕布好奇问道。

    猜错?

    戏策愕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那岂不是更好,蛾贼要真铁了心强度潩水,那就是直接崩盘的节奏。”

    左中郎将可是时刻都在注视蛾贼动向,他们现在渡河,肯定会被半渡而击。

    到那时,汉军只需一战,便可功成。

    咻~

    吕布双耳一动,眉心微沉,天生感官灵敏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危机,连忙唤了声:“先生小心!”

    这样的破空声于他而言,再也熟悉不过。

    从河对面射来的箭矢,似是失了准心,稳稳插在脚旁不远的土里。

    吕布走过去,拔起箭杆,解下绑在上面的方长竹片。

    扫了一眼,原来是蛾贼的战书。

    吕布便不再逗留,转身回营,将此事告知皇甫嵩。

    正在帐内研究地形的皇甫嵩听闻此事,神色并无太大波动,依旧专注着图上地形。

    吕布见他这般漫不经心,试探性的问道:“不打?”

    “不着急。”皇甫嵩挪动着图中的路线。语气十分平静。

    皇甫嵩不急,吕布可是着急的很,他心里是眼巴巴的盼着早日结束这场叛乱,遂又问道:“恕末将冒昧,敢问将军为何不战?”

    享有‘帝国之虎’声誉的左中郎将抬头,将吕布招至近前,颇有指点后辈的意思,手指在图上比划着:“你看,这里是新郑,而这里,是治县阳翟。”

    “孟德前去诈降,不仅要翻越陉山,途中还要避开黄巾主力绕道,而他所率的三千精兵,多为歩卒。等他抵达阳翟,最少也要四五天的功夫。”

    皇甫嵩不接战的用意明显,就是要同波才耗着,拖住黄巾主力,好给曹操争取更多的时间。

    倘若明天对阵击败了蛾贼,波才退回阳翟,那曹操攻取阳翟的计划,可能就会功亏一篑。

    所以皇甫嵩不能让波才回去坏事,他要拖到一个合适的时间点,不仅可以击败这伙蛾贼,同时也要收复阳翟。

    吕布明白之后,便也不再多说。

    军中闲逛的戏策见到吕布出来,不待他问,吕布便将皇甫嵩的决定全盘说了出来。

    戏策听完,沉了沉眉头。

    皇甫嵩想法虽好,但他又怎能保证,即使汉军不战,蛾贼就不会进行强攻?

    在这一刹,戏策脑中闪过无数念头。

    忽然间,一道灵光直冲脑海。

    戏策笑了起来,他问向吕布:“将军,蛾贼新至,咱们作为东道主,今夜不去给他们接风洗尘,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