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十八章 三个条件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如此热血澎湃而又波澜壮阔的画面。

    “吼啊!!!”

    吕布再也压抑不住胸中的激昂,仰天长啸,一时间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

    他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吕布拥有最忠诚的士卒,最可靠兄弟。

    “有这么多人肯追随于你,你很幸运。”

    站于一旁的戏策轻念一声,却莫名奇妙的叹了口气。

    此时,一名昨夜才被解救的青年走上前来,给自己壮起胆子,问向吕布:“将军,你还需要人手吗?我也想跟你打鲜卑人!”

    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整个城池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吕布,期待着他的答案。

    青年穿得单薄,身板儿却显得结实,露出的臂膀上有数道结疤的鞭痕。

    对这种莽直的人,吕布素来很有好感,笑着问了句:“你不怕死?”

    “不怕!”

    青年挺直身板儿,声音响亮无比。

    “好,我收下你了!”

    吕布拍了拍青年肩膀,目露赞赏,“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封。”青年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下,脸色微微发红,再一次大声答道。

    其他持观望态度的一干青壮见李封被吕布收下,争先恐后的也都各自喊了起来。

    “将军,我也不怕死!”

    “我要参加!”

    “还有我”

    “……”

    城内街道上不断有人大声喊着要报名参军,反正现在雁门关外兵荒马乱,到处都是鲜卑人肆虐,还不如跟着吕布一起去打鲜卑人。

    当初,鲜卑人给他们的耻辱,可是历历在目。

    对于这些人的入伍要求,吕布自然不会拒绝。昨夜解救的青壮奴隶起码三千人,倘若全加入自己的队伍,那战斗力提升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儿。

    募兵的事情,吕布交由了魏木生,相比郝萌宋宪等人而言,魏木生更具有大将之风。

    吕布又让郝萌安在城中寻了住处,安顿好一干伤兵,带着戏策去了郡守府,作为暂时的议事之处。

    郡守府如今已被并州军占领,门口守卫的四名士卒见到吕布,昂首挺直身板儿,行礼喊了声“将军”。

    吕布轻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进入府内,吕布和戏策各找了个位置坐下,不分主次。

    “先生,如今鲜卑人叩关在即,我们何时去驰援雁门关?”吕布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他如今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戏策对此不予回答,反而笑着问了一句,“将军认为,应该何时前往?”

    戏策这是有心考我?

    吕布在心中暗道了一声,手忖下巴思虑起来,片刻之后方才给出了一个自认为合格的答案:“布以为,鲜卑人进攻雁门关已是迫在眉睫,当立即率人前往增援,打鲜卑人一个措手不及!”

    戏策听完后却大摇其头,“如今您已身为将军,行事却还是这般鲁莽冲动,这样不好。”

    吕布俊脸不由一红,也不反驳,静待戏策下。

    “鲜卑人此番出动人马已过十万,将军您手下不过区区数千人。而且其中还有崞县的降卒、云中郡招收的新兵,将军武艺超凡不假,但你能保证他们,对阵十万凶名在外的鲜卑人,不惧?”

    戏策平复了下心情,用手指蘸水,在低矮的案桌上划了个圆,“十万之众有多少?就算用五千人围你,都能围上二十圈!”

    嘶~

    吕布倒吸了口凉气,终于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单纯和幼稚,诚恳求教起来,“还请先生教我。”

    面对吕布的虚心请教,戏策问了一个看似荒唐的问题:“将军果真信得过在下?”

    吕布一时没弄懂戏策是个什么意思,笃定无比的回答着:“自然信得过先生,若不是先生,吕布也进不来这云中郡,更不可能与先生在这郡守府大堂之内议事了。”

    “好,既然将军信我,那就请将城中一切事务交由我来处理。”

    得到了明确答复,戏策心里似乎颇为快活,眼中神采都不由明亮了几分。

    吕布对此完全没有意见,他本就是一介武夫,对郡县这些繁琐事务头大无比,如今戏策主动请缨,自然是最好不过。

    “如此,便有劳先生了。”

    吕布朝戏策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又问道:“那我应该做些什么?”

    戏策也没多想,张口回了句:“将军你只管领了这些士卒去训练便可!”

    都火烧眉毛了,还去训练?

    吕布心中是如何也想不通透,按理说他不应该多问,但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先生,你可知鲜卑大军已经逼近雁门关?”

    “恩……知道。”

    戏策微眯双眼,神情悠哉的轻敲桌面。

    吕布一站而起,双手撑住桌面,看向戏策,语气不由加重了几分,“那你可知,雁门关一旦被破,会是什么后果?百姓惨遭涂炭,流离失所,整个并州更是再难阻挡鲜卑人南下的步伐。”

    吕布一口气说完后,情绪稍显激动,对戏策的称呼也从‘先生’改成了‘你’。

    戏策对此倒并未放在心上,依旧是语气淡然的回了句:“我也知道。”

    “那为何此时还让我去训练士卒?”吕布反问一句,气势再次攀升。

    “将军信我否?”

    好不容易凝聚起的气势陡然一滞,吕布顿觉无比憋屈,“嗯”了一声,他实在想不明白,一向天机无双的戏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戏策也不多做说明,“那从今天下午开始,将军你就带着士卒们前去训练。”

    吕布一时间也没办法,拉着张脸,有些赌气的说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士卒,步卒,戟士,骑卒,重骑还是轻骑,亦或是弓弩手?”

    “千里驰援,自然是轻骑最佳。

    戏策捋了捋额头处垂下的头发,伸出三根手指,“但我有三个要求。”

    “愿闻其详。”吕布精神一振,他倒要看看戏策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

    戏策心中早有计划,也不打算隐瞒吕布,竹筒倒豆子股的全说了出来:“一、必须绝对服从将军您的命令,就算是要他们死也不能说‘不’。二、不仅要勇猛,还要善骑射。三、悍不畏死,纵然只剩一人,也能够死战不退。”

    别看戏策说得风轻云淡,但真要办到这三个条件,简直难于登天,尤其是最后一个。

    统帅之人乃是一支军队的魂魄,若是统帅一死,士气必定大跌,士卒如何还能够悍不畏死,死战不退。

    吕布轻揉脑袋两旁的穴位,戏策这家伙,还真是给自己出了个大难题啊。

    (熬夜到两点半,总算码完了,感谢温侯亲卫统领的大额打赏,能够在最后一天进入新书前三名,无憾了。)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