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十一章 雄鹰振翅九万里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并州近来天气很好,一连数天都是阳光灿烂,大有股‘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的意味。

    昨夜吕布向戏策求教至寅时初刻,方才回营歇息。

    戏策为吕布规划出了三个方向。

    其一,趁鲜卑人尚未围困雁门关,带队伍返回关内,同张仲老将军共抗鲜卑大军。

    其二,以崞县为据点,整顿军马,阻挡云中郡的鲜卑援军,缓解雁门关的压力。

    其三,攻占云中郡,彻底打崩鲜卑人的右路军马,届时作为一支奇军,驰援雁门关。

    一、二策皆有效可行,唯独这第三策,太过疯狂。

    云中郡城坚墙高,其防御工事是普通县城的三至五倍,易守难攻,况且城中尚有五千鲜卑士卒守城。

    野外作战打法活跃,而攻城战则会死板很多。

    攻城人数起码应当超过守城的三倍,而且需要借助攻城器械。

    吕布有吗?

    一样都没有。

    两千人攻打驻守五千人的云中郡,只会是白白送死。

    然则吕布的回答,却令戏策感到意外,他选择了其三。

    戏策将双手重新笼回袖内,恰似死水的眼眸里,第一次出现了波澜。

    “你不怕死?”戏策嘴角带笑。

    吕布摇头,很老实的回答着:“人皆惧死,布亦其然,但我相信先生。”

    帐内一瞬间安静下来,深邃如海的眸子与吕布四目相对。

    柴火在火盆里‘啪啪’的发出声响,清晰可闻。

    戏策两指取出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木枝,将火焰燃烧的一头在地上杵了杵,用焦黑的木枝在地上划了起来。

    吕布的目光随着木枝的划动,逐渐转变为了震惊,那是一幅云中郡的地形图,山水草地一目了然。

    一个外地来的颍川人,居然对云中郡的地形了如指掌!

    戏策将吕布的震惊之色尽收眼底,随意笑道:“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岂不是辜负了军侯的信任。”

    随后戏策与吕布讲解起来,如何部署兵力,如何设伏,又如何引鲜卑人出城。

    戏策语气风轻云淡,吕布眼中星光闪烁。

    “以前听老人们说,士谋国,翻手动乾坤。吕布原是不信的,如今见了先生,倒不得不信了。”

    临走之时,吕布不由感慨万千。

    …………

    今天一早,张辽吃过早饭,便乘马离去,返回雁门关。

    张辽来到吕布军中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却意外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所有人都喜欢这个儒风偏偏的清秀少年。

    军营闲暇之余,张辽可以向戏策请教古籍记载的行军用兵之法,也可以找宋宪等人进行武艺切磋,还可以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策马奔腾,这样的生活才是张辽所向往的,而并非是那个困在镇北将军府内锦衣玉食的世家少年。

    军中士卒大多愤恨世家子弟,所以张辽将自己的身份掩藏得很好。

    只是终究没能逃过戏策的那一双眼睛。

    并州四大世家,严张王郑,哪一个不是传承了百年的望门大族?

    从吕布杀死郑攸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同郑家不死不休。

    然而,吕布如今的实力与郑家相比,无异是螳臂当车,蚍蜉撼大树。

    而这一切,只有张辽可以挽救。

    镇北将军张仲素来以公正严明著称,倘若得知这一切事实真相,必定不会袒护郑家,至于送信的最佳人选,自然非张辽莫属。

    临走之际,戏策将张辽悄悄拉至一旁,轻声嘱咐了一番。

    张辽走后,吕布升起了大帐。

    吕布如龙虎之势坐于主帅位置,一干军官如数而至,分立两旁。

    当得知要攻打云中郡的时候,昨夜新降的一干军官当场色变,大呼不妥,鲜卑人不找他们麻烦就值得烧高香了,如今居然疯了主动去招惹鲜卑人,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侯成魏木生等人则是一脸雀跃,迫不及待的想要请战。多场生死大战后,他们对吕布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崇拜和信任,只要吕布说打哪里,他们就绝无二话。

    新降的士官们最终还是妥协了,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如今已是吕布当家的时代。

    见众人都没了异议,吕布便开始发号施令。

    “侯成魏木生,你两各领五百人伏于平峰口两旁,等鲜卑人的军队进入平峰口时,冲杀下去,将其拦截两段。”

    念到平峰口的时候,吕布脸上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意。当初就是在平峰口,自己率数十人将哈蚩怙打得大败,如今又是这个地方,当真是天理昭昭。

    “领命!”魏木生侯成对视一笑,抱拳大声答道。

    “郝萌,你领四百弓箭手,外加三百步卒,等侯成他们动手,你就从后方杀出,彻底断了鲜卑人的退路。”

    几乎站在最后方的郝萌愣了一下,没想到吕布竟交于他如此大任,双目泛红的大声吼道:“郝萌领命!”

    “其余众人,随我正面冲锋,一举击溃鲜卑人!”

    昨夜新降的诸人面面相觑,有人站了出来,忍不住问道:“敢问吕头领,鲜卑人此番会出动多少人马?”

    “三千人左右。”

    吕布给出了答案,这是戏策昨晚预算好的。

    那人听到三千人后,脸色微变,语气有些咄咄逼人:“按照您刚才所布置,我们正面冲锋的人数仅剩三百,请问,这可行吗!”

    帐内诸人听得连连点头,三百冲三千,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吕布反而嗤笑了一声:“原来你们被鲜卑人打成了孬种!”

    “你!!!”

    那人气冲胸膛,却又不知该如何辩驳,拂袖愤恨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吕布将众人表情看在眼里,神情缅怀,“昔年,霍骠姚领八百骑直击漠南,斩敌数千,受封冠军侯,谁可曾问他,匈奴人数过万,可行吗!”

    众人闻言无不低头,脸色羞惭。

    吕布的语气陡然一变,双目中战意滚滚,雄浑激昂的大声喝问道:“如今鲜卑人侵我土地,视我汉人如猪狗,我只问你们一句,敢战否!”

    “战!战!战!!!”

    埋藏心底的斗志被彻底激发出来,吼声直冲云霄。

    大帐之外,戏策较为艰难的爬上了块两人高的巨石,习惯性的将双手抱在胸前,互插在袖袍里,享受着和煦阳光,眺望这一望无际的青绿草原。

    四处溜达的曹性远远的瞅见了戏策,轻摇步子走了过来,仰起头看向这个与普通人无异的睿智青年,“戏策,你怎么不进大帐?”

    一头巨大的黑、鹰振翅从戏策的头顶盘旋而过,双翼震动的飓风吹拂得青丝飞扬。

    戏策缩了缩身子,似乎并没有听到曹性的问题,只是顾自的念了起来。

    雄鹰振翅九万里,龙虎今朝出深山。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