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十九章 要人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一夜之间,从将军沦为阶下囚,哈蚩怙的心情可想而知。

    马邑的血海深仇得报,算是了却了众将士的一桩心愿,也足以告慰其父母亲人的在天之灵。

    袋口谷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戏策蹲坐在上方,看了一夜。

    清晨,朝阳从地底再一次升起,柔和的阳光从天边洒向人间。

    呵欠连天的戏策站起身来,伸直了个懒腰,眼袋微肿,双手互抄在宽大的袖袍之中,看向身旁同样一夜未眠的吕布,笑问起来:“吕军侯,在这站了一宿,不困么?”

    “布自幼习武,体壮健硕,熬夜算不得什么。倒是先生,伤病尚未痊愈,理应多加调息才是。”

    吕布看着这个年岁与自己相仿的羸弱男子,这个设计轻松灭掉四千鲜卑军的青年,本应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可他却一脸平静,没有丝毫的骄傲可言。

    不知怎的,戏策佝身的一瞬间,吕布竟觉得,如果不是戏策的那张年轻脸庞,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已经是个日薄西山的迟暮老人。

    戏策深吸两口大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随后问向吕布:“我在这上方看了一夜,军侯可知我在想些什么?”

    “不知。”吕布回答得很是干脆。

    戏策也不卖关子,莫名的叹了口气,“我在想啊,我们将这么多的鲜卑人活活烧死,将来我们是否也会天理循环,葬身火海。”

    纵然鲜卑人十恶不赦,但那毕竟也是四千条生灵。

    戏策将目光投向山谷之中,厚厚的灰烬铺满了地面,毫无半点生机可言。

    吕布握紧拳头,铿锵有力的大声说道:“只要能将鲜卑人驱逐出并州,若真有因果报应,吕某也认了。”

    此时,大营四周的巡逻士卒来报,横都校尉郑攸领了百骑前来。指名要见吕布。

    按理说,宋宪伤了郑攸的弟弟,吕布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了郑攸难堪,两方的关系已经算是不死不休。

    若真是前来报仇的话,郑攸怎么会只带区区百骑。

    吕布虽不明白郑攸此番的意图,但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再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营前方,郑攸身穿青紫软甲。骑胯黑色骏马,身后跟了一百持矛骑卒。

    今天一早,郑攸在营中高兴的哼着小调,心情显然十分舒畅。

    昨天鲜卑人杀向袋口谷,在郑攸看来,吕布和他的一干手下已是必死无疑。

    片刻过后,郑攸军中的斥候来报,说是吕布在袋口谷大破了鲜卑人,并且还抓住了鲜卑将军。

    郑攸只当是消息有误,他哪会相信,四千凶悍的鲜卑人会打不过五百残兵败将?

    直到接二连三的斥候重返军营,汇报的消息竟如出一辙。

    郑攸再三确认无误之后,差点当场气死过去,拍桌大骂鲜卑人愚蠢无用。

    同时,郑攸心里也嫉妒至极,杀死四千鲜卑军,外加活捉了个鲜卑大将,如此大的功劳,怎能不让他分外眼红。

    如果这笔功劳是自己的话,再加上郑家的权势,怎么都足够升任将军了,那可是实打实的将军。

    不行,我得想办法把那功劳捞过来才行。

    郑攸在心头拿定了主意,召集人手直奔吕布大营,这才有了上面这一幕。

    吕布带着一干士卒出营相迎,吕布是军侯,而郑攸比他高阶的校尉,吕布自然应当主动行礼,这是军营里最基本的礼仪。

    郑攸不说话,吕布便开口问了起来,语气不卑不亢,“不知郑将军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郑攸一开始被拒之营外,心情本就不好,如今又听到吕布这番语气,心头更是火大。但为了自己的将来,郑攸还是暂且将怒火压下,看似平常的问道:“听说你抓了个鲜卑将军?”

    吕布听到这话,已然猜到了郑攸的意图,冷笑一声,回了句:“郑将军,好灵通的消息。”

    郑攸见吕布没有否认,也不兜圈子,骑在马背上趾高气扬的说着:“把他交给我,咱们以前的恩怨就当是一笔勾销,如何?”

    末了,郑攸还加上了一句,“你应该知道,郑家在并州的势力,不是你所能惹得起的。”

    在整个汉王朝的统治疆域里,有这样一句话:世家权重可遮天,寒门卑贱如猪狗。

    郑攸出生并州望族,自然看不起吕布这样的寒门武夫,觉得自己跟他多说一句话,就算是十分抬举了他。

    “哈蚩怙你不可能带走,如果你要用郑家来对付我,我吕布接下便是。”

    吕布昂首直视郑攸,回答得干脆无比,却又霸气十足。

    若非是戏策的意思,哈蚩怙根本不可能活着见到今天的太阳,既然戏策有用,吕布才留了他一条性命。

    “郑攸这鸟厮说要就要,还真拿自己当皇帝了。”

    “就是,这人是我们抓的,凭啥该他拿走。”

    “有能耐自己去抓一个呗。”

    “你看他那怂样儿,有那胆子吗?”

    “……”

    吕布身后士卒毫不掩饰的议论,自然也落入了郑攸的耳朵里。

    郑攸心头恨不得将这群莽汉杀之而后快,却又不能当场发作,只好退让半分,再次说道:“吕布,你就算得了这些军功,顶破天也就一个军司马的职位。这样,你把这份功劳送我,我保你为军司马如何?”

    吕布面色一沉,下了逐客令:“如果郑将军没别的事,还请离开。”

    郑攸见吕布不肯买账,脸色也不好看,怒斥道:“你不过一介小小军侯,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双方对峙,气氛一瞬间紧张了起来。

    吕布随手抄起方天画戟在手中舞了个圆,看似无意的说了句:“我军准备训练了,万一不小心伤到将军你,那可就抱歉了。”

    吕布这话中的威胁和挑衅的味道十足。

    郑攸只带了一百人,自然干不过吕布这一群豺狼之徒。他本以为能够成功说服吕布将哈蚩怙交送于他,哪曾想吕布这般油盐不进。

    “吕布,你等着罢!”

    郑攸怒哼了一声,放下句狠话,带着一干骑卒夹着尾巴而去。

    回到营中,郑攸愤怒无比的踹开帐门,将头盔一把扯下,扔在了地上。

    既然你不给,那可就别怪我抢了!

    片刻后,郑攸召来一干心腹将领,下达了自己的命令:“传令下去,今夜全军集合,三更冲杀吕布军营,一个不留!”

    至于如何向上面汇报,郑攸早就想好,就说吕布勾结鲜卑人,进攻崞县,被横都校尉郑攸率军英勇击杀,并且歼杀鲜卑人四千,击毙鲜卑大将一名。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