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十六章 请君入瓮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崞县的城门处,停有辆长一丈二、高九尺的奢华马车。

    郑牧自上次被打后,至今还不能下床行走。

    横都校尉郑攸命人将弟弟郑牧抬上了马车,并对身旁的彪勇汉子说道:“冯虎,我弟弟这一路上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今天一早,撒出去的斥候来报,云中郡的粮草抵达马邑,哈蚩怙已经率军朝崞县赶奔而来。

    为了郑牧的安全着想,郑攸自然不会让他在待在崞县。

    名叫“冯虎”的汉子显然是郑攸的心腹,端坐在一匹黑色骏马上,抱拳沉声应道:“将军放心,二公子若有任何差池,属下提头来见!”

    郑攸很满意冯虎的态度,给他拨了三百军士随行。

    被抬进马车的郑牧打开车帘,看向郑攸目露疑惑,“大哥,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郑攸摇了摇头,“你先去往父亲那里,我过几天就来。”

    郑攸作为驻守此处的校尉,如果未战而逃,一旦传了出去,必定会受到军法处置。郑攸的想法很简单,先假装跟鲜卑人交锋两次,然后再选择撤退。这样即使传了出去,最多也就被上面呵斥几句,绝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而且吕布的手下将你伤成这样,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们!”

    郑攸眼中寒光闪烁,对于当初吕布等人打伤郑牧之事,一直耿耿于怀。

    当初郑牧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郑攸带人去给他报仇。然而郑攸却说,吕布手下的士卒猛如虎豹,硬碰硬未必有十足把握。

    “难不成现在就有把握了?”郑牧有些搞不明白。

    郑攸则脸带笑意,对自己的亲弟弟没有丝毫隐瞒,竹筒倒豆子般的全说了出来:“我每天都派了斥候去监视吕布军的动向,然而这厮却在袋口谷抬石头、砍树伐木,估摸着是想搭房子。我虽然奈何不了他,但鲜卑人呢?我听说吕布在平峰口可是打得哈蚩怙落荒而逃,你说哈蚩怙要知道吕布在袋口谷,他会怎么做?”

    郑牧虽然行事跋扈,却也不是傻子,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冲郑攸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大哥,你这一招真是太绝了!”

    郑攸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倒要看看这吕布能有几条命,挡得住多少鲜卑人,还真是期待鲜卑人屠戮吕布军的场面啊!

    …………

    前往崞县的宽广大道上,哈蚩怙领军走在最前,身后是八百骑卒和三千步甲,押运粮草的走在最后。

    哈蚩怙的计划是,先在崞县郊外三十里处扎营,待士卒们吃饱喝足,休息一夜,明天再一鼓作气拿下崞县。

    行至酉时,天空中的太阳落下西山。

    鲜卑人分三路并进雁门关,先到者封左大都尉,其他两路人马离雁门关仅剩数十里,唯独哈蚩怙这路,如今最为遥远。

    “要不是在平峰口被偷袭了一次,老子早已到了雁门关下,哪还有其他两路的份儿,该死的狡诈汉人!”

    哈蚩怙在心头大骂,并且决定了要一路杀往雁门关,但凡遇见汉人统统杀死,不然不足以泄他心头之恨。

    “将军快看,前方有汉军!”

    一名眼尖的将官发现了前方数十道身影,立马朝哈蚩怙禀报起来。

    汉军?

    哈蚩怙随着那方向看去,果然有一群并州士卒,个个骑马,人数在百人左右。

    本将军正愁马匹不够,你们居然就主动送上门儿来了!

    哈蚩怙双腿用力一夹胯下战马,挺枪一马当先杀了过去,口中大喊:“儿郎们,随本将军杀了这帮汉贼!”

    这百余骑正是前来诱敌的宋宪等人。

    哈蚩怙撇下大军率先杀来,宋宪也提刀迎面冲了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二十合后,宋宪拨马掉头,叫了声:“这贼将好本事,我们撤!”

    身后百骑听到宋宪这么一喊,也立马调转马头,往袋口谷方向狂奔而去。

    煮熟的鸭子还能让你飞了?

    哈蚩怙嗤笑一声,拍马直追宋宪,口中大吼道:“懦夫,休走!”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不知不觉已有十余里。

    此时哈蚩怙的副将追了上来,对哈蚩怙劝谏道:“将军,别追了,现在天色渐晚,汉人恐有埋伏。”

    副将的话音刚落,前方又一队人马杀出,领头那人高坐褐色骏马,手握一干方天画戟,威风凛凛,正是前来接应宋宪的吕布。

    吕布朝宋宪点了点头,示意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宋宪道了声“小心”,便带着人拨马往山谷处逃出。

    哈蚩怙手下有不少人都认出了吕布,当即向哈蚩怙禀报道:“将军,那天晚上在平峰口就是此人,是他杀死了图木将军。”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哈蚩怙一听,心头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哪里还听得进去副将的劝谏,将手中长枪遥指吕布,怒气冲天的大吼一声:“儿郎们,杀此贼者,赏百金!”

    说完,哈蚩怙再一次率先杀了上去。

    吕布听到哈蚩怙的悬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面带笑意,“想不到我这个小小的军侯都能值百金了,我这脑袋未免太值钱了点。”

    不过也好,哈蚩怙如今已经发了狂,也省去了自己激将他的口舌功夫。

    吕布思索之间,哈蚩怙已经挺枪杀了过来,手中长枪对准吕布心窝就是一刺。

    吕布自然不会任由哈蚩怙刺伤自己,身形一闪,那杆散发着寒芒的枪尖从他咽喉旁边迅速划过。

    哈蚩怙能够作为鲜卑人的主将,自然有几分真本事,就武艺而言,实打实的可以算是个沙场猛将。

    吕布的任务只是将鲜卑人引入谷中,而并非杀死哈蚩怙,所以也并未使出全力。

    两人就那么缠斗在了一起,你一枪我一戟,斗了近三十回合,吕布见鲜卑人的大军已经跟上,故意卖了个破绽,被哈蚩怙一枪挑破肩甲。

    吕布在马背上晃了晃,虚晃一戟后,拍马径直往后方不远的袋口谷撤离。

    哈蚩怙刚刚差点就将吕布挑下马去,如今见吕布又跑了,哈蚩怙心头彻底暴怒,刚刚跑掉了一个,现在还想跑,你真当我是吃素的,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哈蚩怙的脾气上来了,提着嗓门儿,近乎咆哮的命令道,“都给我追,不抓到这家伙,本将军誓不罢休!”

    吕布带着五十骑只顾往谷中跑,哈蚩怙在后面发了狂的往前追。

    夜色降临,哈蚩怙却浑然不觉,一股脑儿的冲进了袋口谷内。

    “嘿,这些蠢货还真进来了!”

    趴在入口上方的百夫长陈褐见此情景,捂嘴偷笑了起来。

    戏策早已是成竹在胸,对周围众人低声吩咐起来:“侯成,把准备的麻绳扔下去,接应吕军侯他们上来。陈褐,放过前方人马,等他们全部进来,我们再关门打狗!”

    哈蚩怙跟着吕布冲进了谷内,而刚刚还在前面的吕布居然没了踪影。

    愤恨无比的哈蚩怙自然是心有不甘,将手中长枪猛地插进地里,咬牙大吼了一声:“可恶!”

    随后而来的副将骑马赶到哈蚩怙身前,皱着眉头,脸色有些愁苦的说道:“将军,这山谷中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

    哈蚩怙听到这话,伸出食指按住一边鼻孔,使劲一嗅。

    刚刚还怒火朝天的哈蚩怙勃然色变,入伍多年的他瞬间就闻出了这是火油的气味,当即扯开喉咙朝身后大吼起来:“快撤!!!”

    <ahref=http://..>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