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十五章 狼和羊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清晨,初阳升起。

    袋口谷的山坡上响起了一片号子声。

    “一二三啰,加把劲勒~”

    “二二三啰,嘿咗嘿咗~”

    有近百名士卒**着上半身,露出壮硕的胸肌,虽才清晨,却已是汗水流淌。每十人为一组,各自肩头搭着长担,抬着数百斤的长石或圆石,正往山谷上方运去。

    山谷的四周,斧头撞击树木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

    侯成将一棵已经干枯的大树几斧头砍倒后,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杵着斧头微微喘息,只听得周围的士卒们胡天侃地的瞎咧咧了起来。

    “光这几天砍的柴火也有好几百斤了吧,还要砍,当兵的不打仗,倒干起农夫的活儿来了!”

    “你就别埋怨了,你看看人家抬大石的,从早抬到晚,指不定抬了多少呢。让你砍柴,你就偷着乐吧!”

    “我他娘的就想不明白了,我打了这么些年的仗,还从没听说过靠砍柴、搬石头,就能够杀死鲜卑人的。”

    “说得可不是吗,驴草的戏志才竟他娘的瞎整些幺蛾子!”

    这些士卒聊天打屁是一码事,但手头的动作却没丝毫停滞,呼哧呼哧的挥着手头的斧头,当起了伐木工。

    太阳渐渐升至高空,好在现在四月天,阳光并不毒辣,晒在人的身上还有些暖洋洋的。

    曹性的伤未痊愈,但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只是不能进行剧烈运动而已。此刻的他正躺在草地上,舒爽无比的晒着太阳。

    “喂,宋蛮子,你得把劲儿啊,平日里的力气哪儿去了!”

    “侯成,你别老杵着啊,拿起斧头用力抡啊。”

    “还有那谁谁谁……”

    曹性也在一旁也跟着热火朝天的指挥起来,唾沫直飞。

    “曹百夫长看样子已经伤势痊愈了,正好吕军侯他们那还队还差个人。”

    戏策不知何时走到了曹性身边,嘴角挂起笑意,脸色也不像最开始那般惨白了。

    曹性自然知道戏策是在同他开玩笑,侧过头笑脸嘻嘻的问了起来,“戏策,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让我们在这里又是伐木,又是抬石头的,你就不怕鲜卑人突然来个袭击?”

    戏策望了眼那个亲自去抬石头的高大男子,随后在曹性身旁坐了下来,闲来无事般的说着:“马邑距崞县不过一日功夫,但哈蚩怙率领的部队大半都是步卒,行军速度较缓,再加上他们粮草不足,肯定会先等云中郡的运粮部队到了以后,才会进攻崞县。我算了算时间,估计就在今儿个下午的申时末刻。”

    “怪不得魏木生那小子隔三差五的就带着人往马邑方向跑,我算是明白了。”

    曹性顿时间恍然大悟,朝着戏策下意识的说道:“你们这些个,额,这些个读书人,还真是,阴险得很。”

    对读书人,曹性习惯性的想骂上声“狗东西”,只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吕布几天前就下过令,不得对戏策出言不逊,违令者重仗三十。

    还好老子机灵,不然这三十军棍肯定是逃不了的了。

    曹性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

    戏策站起身子,对不远处的张辽招了招手,等张辽靠近时,便吩咐道:“去告诉吕军侯,差不多了。”

    张辽领命,径直朝吕布那边跑去。

    戏策看着张辽奔跑的身影,面露笑容。他很喜欢张辽这孩子,天资聪颖过人,性子沉稳,倘若给他一二十年的发展时间,必能成为一代名将。

    张辽那天同吕布回到营后,吕布随便给他安排了个营帐,张辽也没拒绝。

    营帐里的老兵痞们不干了,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鬼跟他们住一起,这不是存心膈应他们吗?

    于是就有人出言嘲笑张辽,让他滚回家去喝奶。

    再然后,张辽就把这些个兵痞子们挨个胖揍了一通。打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说张辽是小鬼了。

    一个时辰后,吕布和其余诸人换好了军服,前往大帐议事。

    大帐里一共有十一个人,七个百夫长,三个军侯,一个军司马。吕布虽然只是军侯之一,但他同时也是这支军队的暂代头领。

    吕布出帐,亲自将戏策迎接至主帅处。

    其他人一见戏策要坐主帅的位置,一个个都阴沉着脸,更有脾气火爆的直接站了起来,朝吕布说道:“吕头领,你让我们砍树、捡柴、挑石头,我们没有二话,但你非要让这个瘦不拉几的家伙坐在主帅的位置上,我陈褐第一个不服!”

    “对,陈百夫长这话说得有理。”

    “没错,凭什么该这小子坐主帅的位置!”

    陈褐的话一说完,就得到了大伙儿的支持。

    出现这种局面,吕布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唯有戏策充耳不闻,对诸人笑了笑,“诸位大人,可还想报马邑之仇?”

    想!当然想!

    在座的没有一个人不想把鲜卑人碎尸万段,但光凭想就行了吗,战争靠的是实力,而不是空想的天方夜谭。

    “倘若在下能帮你们报仇,不知是否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戏策又问了一句,脸上笑意不变。

    脾气最为暴躁的陈褐第一个开口,大声说道:“要是你能帮我们报仇,别说坐这儿,让老子天天给你磕头都没问题。”

    戏策摸了摸下巴,“那我们就赌一赌,倘若我不能帮你们报仇,你们就摘了我的脑袋如何?”

    “好,老子跟你赌了!”

    “你说吧,怎么干!”

    众人一听戏策放下此话,一个个都大声答应了下来,算是暂时默认了戏策。

    吕布急道:“先生不可……”

    戏策伸手制止了吕布还没说完的话,将衣摆一掀,缓缓的跪坐了下去,拿起了竹筒里的令箭,开始发号施令。

    “宋宪,我令你为先锋,领一百骑,今天下午申时去拦截哈蚩怙,只需败不许胜,务必把他引向袋口谷。”

    “领命!”宋宪起身,抱拳沉声答道。

    “吕布,你领五十骑于半道增援宋宪,不可恋战,只管出言激将哈蚩怙即可。”

    吕布上前接过令箭,点了点头,“吕布领命!”

    “陈褐、许跃,你两各领五十人埋伏山谷上方左右,放过鲜卑人前军,待其全军入谷,将准备好的石头推下,彻底封死出口。”

    “领命!”陈褐和另一名汉子起身答道。

    “其余诸位,只管带人在山谷中布置火油及其他易燃之物,届时将所有士卒都埋伏于山谷上方四周。”

    其余众人皆是大声应命。

    戏策伸出两指,往身后地图上的袋口谷处一指,“今晚,我们就让鲜卑人瞧瞧,到底谁是狼,谁是羊!”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