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十四章 颍川戏志才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宋宪侯成心头皆是一惊,有人尾随在身后,他两居然丝毫没有察觉。

    道路后方的深丛中,走出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拍着身上的尘土,眉清目秀,手中提有一把八尺长的玄铁刀。

    少年正是一路从雁门关赶来的张辽。

    张辽自认潜伏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被吕布发现了,而且听吕布这口气好像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跟随他。

    张辽年少,知道这个高个青年是吕布后,便存了比试的心思,结果哪曾想第一回就输给了吕布。

    张辽性子沉稳,不似张飞那般暴躁,但他又想不通自己在哪露出了破绽,只好问向吕布:“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宋宪的步子停下了,眼中杀机四起。

    前方的吕布微微摇了摇头,倘若这个少年心怀不轨的话,吕布早就将其拿下了。

    吕布没有回答,牵着马继续前行。

    张辽见吕布不理睬自己,也不恼怒,一路小跑到吕布身边,语气笃定道:“你是吕布吧。”

    吕布侧过头看了张辽一眼,表情之中带有几分好奇,他并未透露过自己名字,这个小鬼又如何知道。

    张辽刚刚也在崞县,他恰好听见吕布说鲜卑人攻下马邑,准备进攻崞县。再加上吕布刚刚展露的武艺,张辽稍一分析就猜出了吕布的身份。

    “你真的只带了几十个人就击败了近二十倍的鲜卑人?”张辽仰着脑袋,稚嫩的脸庞上透出些许天真,望向吕布的眼神中满是忽闪忽闪的小星星。

    十三四岁,正值崇拜偶像的年龄。

    然而吕布并没有搭理张辽的意思,只是自顾的往前走。

    “马邑丢了,你们是准备回雁门关内吗?”张辽再次一语中的,刚刚吕布跟郑攸闹了那么大的矛盾,留守崞县是不可能的了,唯一的后路就只能是回到雁门关去。

    “那我可以同你们一路吗?”

    张辽又一次问了起来,不过却没有透露他的身份。

    或许是被张辽聒噪得烦了,吕布没好气的说了声,不怕死就跟着吧。

    回到西郊大营的时候,已是酉时三刻,太阳已经彻底沉入了山底。

    这片大地很快迎来了黑暗,今夜无月。

    位置靠西的某个营帐中,地上铺了好几层厚厚的棉絮,看着就觉得格外暖和。

    “哎哟,疼死老子了!”

    悠悠醒来的曹性,刚想翻身,身体的各处骨头就立马发出抗议,疼得他一阵呲牙咧嘴。

    “大人,你醒了。”

    此时,旁边传来一道虚弱却温和的声音,“戏策在此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帐内一片漆黑,曹性也看不见是谁在说话,但听这语气,曹性就猜到了是白天的那个青年。

    他怎么在这里?

    曹性有些纳闷儿,随即便说了起来:“你要谢的话,也不应该谢我,我敬你是条汉子,况且我也看不惯郑牧那家伙拽得跟个二百五似得。”

    曹性说完后,戏策没有搭腔,帐内一瞬间陷入了沉默。

    一阵阵哭号声从帐外传进了帐内,曹性叹了口气,原来弟兄们都去祭奠逝去的亲人了。

    戏策自然也听到了这悲痛沉重的哀号声,心有不忍,问了句:“这是出了何事?”

    曹性也不隐瞒,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说与了戏策。

    戏策听完,不见其有何表情变化,只是淡淡的问了曹性一句:“你想不想报仇雪恨?”

    “驴草的才不想!”

    曹性愤恨无比的回了句,将手拳头握得咔咔作响,可是现在他们这点儿兵力别说报仇了,就算正面碰上鲜卑人的军队,也只能逃。

    “你可认得这军中管事?”戏策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曹性点了点头,现在管事的不就是吕布么,他自然认得。

    戏策轻轻打了个呵欠,又朝曹性说道:“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你带我去见他,就说我能破马邑的鲜卑军。”

    “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曹性全然不信的回了一声,鲜卑人的凶狠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何况戏策不过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青年,连郑牧的随从都对付不了,更别说鲜卑人了。

    戏策料到曹性不信,只好说道:“戏策别无他意,只为一报救命之恩而已。”

    曹性听完,半信半疑的将帐外守卫叫了进来,让他去通知吕布。

    守卫见曹性醒来,亦是高兴不已,立马跑去报知了吕布。

    半刻钟的功夫,吕布就掀帐而入,将帐内的火烛点燃,神色之中掩饰不住喜悦:“曹性,你醒了。”

    曹性低着脑袋,不敢去对视吕布的双眼,十分内疚的说道:“头儿,让你跟着冒这么大的险,对不住了。”

    吕布对此倒没太放在心上,过去轻拍曹性的肩膀,安慰道:“好好养伤,等你养好了,我们再并肩作战。”

    曹性揉了把发红的眼睛,重重“嗯”了一声。

    吕布起身走到戏策身前,当初他还以为这青年是曹性的朋友,所以才一股脑儿的全带回了营中,没曾想到两人居然压根儿就不认识。

    戏策的身子骨较弱,至今仍然脸色苍白,整个人平平躺着,头发有些散乱。

    吕布轻声问道:“听说先生能破鲜卑,不知有何良策。”

    戏策将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隙,轻咳了两声,不以为意的说了起来:“鲜卑人行军作战固然勇猛,但终究不过是一群莽夫而已,要破其军,易如反掌。”

    破鲜卑,易如反掌?

    一旁的曹性听到这话,忍不住咧咧了一句:“喂,你这家伙小心牛皮吹破天啦!”

    吕布盯着戏策,似乎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丝破绽,从而辨知戏策所说的真假。

    好一会儿后,什么都没看出来的吕布只好换了个话题:“听先生这口气,不像是北方人呐。”

    戏策也不隐瞒,如实说道:“我是颍川郡人,欲效孔子周游,游经此处却得罪了郑家。”

    至于是怎么得罪的郑家,戏策没说,吕布自然也不会多问。

    “还请先生教我破鲜卑之策。”吕布拱手朝戏策行了一礼,不论戏策说得行不行得通,倒不妨先听听再说。

    戏策为了报恩,自然没有丝毫隐瞒,“将军可知,马邑到崞县途中有一山谷,名曰袋口。”

    吕布自然知晓那处山谷,三面环山,只有一处两丈宽的入口,并无出口,因此被才称作‘袋口谷’。

    只是这袋口谷跟破鲜卑人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时辰后,吕布从帐内走出。

    平缓了下心情后,吕布深呼口气,手中拳头攥紧。

    驱逐鲜卑人的战斗,终于要开始了。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