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十三章 出城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两名郎中分别给曹性和青年号了脉,又拨开两人的眼皮仔细瞅了瞅。

    交流意见之后,年龄稍大的一人对吕布拱手说道:“所幸未伤及头颅要害,只是暂时晕厥过去,但他们二人身体均受到太大的外力打击,内部脾脏受损,需要好生静养。我去开几副药方,每天按时服用,两个月便可康复。切记,期间不可再有剧烈运动。”

    听到郎中这话,吕布心头算是放心了不少,让侯成同两名郎中前去抓药。

    倒在地上的郑牧得知两人无碍后,松了口大气,第一次觉得人生充满了阳光与希望,他终于不用给曹性两人陪葬了。

    吕布却没准备就此罢休,看着郑牧的随从说道:“接着打。”

    “还打?”

    郑牧此刻多么期盼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产生的幻觉。他从小到大哪像今天这样被人打过,身上每一处关节就像散架了似得,从各处散发着剧烈的疼痛。

    随从们听到这话是连连后退,就算给他们一万个熊心豹子胆,他们也不敢像宋宪那样下手。

    吕布见随从们不敢动手,无奈的说道:“那只好我们自己来了,宋宪。”

    听到“宋宪”这个名字,正在地上**的郑牧身体反射性的抽搐了一下,那是来自于内心灵魂最深处的恐惧。

    郑牧涕泪四流,一把抱住了吕布的左腿,大声求饶了起来:“这位壮士……不,这位大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别再打了,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了……钱,钱,钱……你开个价,多少我都给。”

    宋宪再一次将手搭在郑牧身上,郑牧拼了命的想要挣扎,身上却使不出一分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宪将自己拎起。

    哒哒哒,哒哒哒哒……

    密集而又沉闷的马蹄声从城门处传来,不一会儿便抵达此处,足足两百骑。

    “住手!”

    领头的那名男子头竖武冠,身穿黑甲,隔了老远就怒吼起来,骑至吕布三丈处,勒住了马绳。

    “哥,救我!”

    见到这人,郑牧眼泪哗哗的就往下流,心里头甭提有多激动了,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给盼来了。

    宋宪没有听到吕布叫停,“砰”的又是一拳打在郑牧的脸上。

    “啊啊!!!”

    郑牧痛叫了一声,嘴里吐出口血水,右侧的两颗牙齿直接飞了出去。

    惨叫之后,郑牧当场就晕了过去。

    “竖子,敢尔!”

    郑攸气得哇哇大叫,他都叫了住手,对方居然还将他弟弟打得昏死过去,这让他如何不气。尽管郑牧平日里游手好闲,但他们始终是亲兄弟,血脉相连。

    郑攸怒了,指着吕布等人近乎咆哮道:“来人,给我把这几个刁民统统抓起来!”

    在崞县,郑攸绝不允许有可以挑战郑家权威的存在。

    两百骑听令,从郑攸身后散开,将吕布几人给围了起来,手中长枪齐齐指向吕布宋宪。

    “横都校尉郑攸?”

    吕布狐疑了一声,丝毫不觉身陷重围,面不改色的对郑攸说了起来,“提醒你一句,鲜卑人已经攻破马邑,下一站就是你这崞县了。”

    郑攸脸色一变,这才注意到吕布的军士打扮。郑攸抬手先让士卒们暂停动手,问向吕布:“你是北广校尉成廉的部下?”

    问完这话,郑攸就在心里泛起了嘀咕:不可能的,我在马邑安插了眼线,鲜卑人攻下马邑,怎么可能没有消息,但此人一身并州军士的打扮,也不像是在说谎。

    郑攸能够出任横都校尉一职,靠得就是郑家的势力,领兵打仗他几乎不会,只是来崞县混些时日,届时好升任将军,调往他父亲所在的晋阳。

    倘若鲜卑人真的攻向崞县,那可该如何是好,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郑攸当下有些焦灼,全然已经忘了他弟弟挨打的事情。

    侯成抓了药回来,一见这么大的阵势,赶紧快步走到吕布身旁,准备迎战。

    街上百姓在郑攸带兵赶到时,就钻回了各自家中,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事情了。

    郑牧昏死过去,吕布也没有杀死他的打算,只是吩咐侯成,将曹性和那青年扶上马背。

    吕布牵了一匹走在前面开路,侯成牵着背有祭品的那两匹马在中间,宋宪殿后,三人呈竖写的一字前行。

    “让开。”

    吕布挑起眉头,对面前挡路的士卒低喝了一声。

    郑攸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让随从将郑牧扶向一旁,语气不善的朝吕布说着:“我不管你刚刚说的是真是假,但你们将我弟弟打成这样,今天谁也别想离开!”

    郑攸的话音一落,挡住道路的那士卒猛地一枪刺向吕布心窝。

    吕布身形一侧,枪尖从胸前划过,伸手一把攥住那枪杆,稍一用力,便将那士卒给拖下马来,随即夺过铁枪,朝那士卒的大腿处狠地一扎。

    鲜血瞬间从裤腿里流了出来,那士卒条件反射的坐起身子,按着大腿吃痛的大叫了起来。

    吕布右手松开枪柄,看向郑攸说道:“你品阶比我高,我就叫你一声郑将军。如果你想强行留下我们,能不能走出这个城门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肯定会先一步比我倒下。”

    随后吕布又补充了一句:不信,你可以试试。

    威胁,**裸的威胁。

    郑攸本以为最难对付是那个身材孔武的宋宪,没想到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冷峻青年才最为扎手。

    郑攸与郑牧不同,他学过些武艺,刚刚吕布那一招,速度之快超乎寻常,换做是他就绝对做不到,所以吕布那一句威胁至极的话,就绝非空穴来风。

    但被吕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此狠话,郑攸若是放过了,今后岂不是颜面尽失。

    郑攸心里做起了斗争,他本以为不过区区两三人,两百骑就足已应付得了,谁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早知道就应该把营中的弓箭手全都调来。

    吕布牵着马,就那么一直向前走。

    郑攸不下令,士卒们谁也不敢动手,况且前车之鉴还在,谁也不想去当炮灰,就那么看着吕布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郑攸最后还是放弃了围杀吕布,他不敢赌,毕竟性命要紧,况且弟弟郑牧也只是晕死过去,并无性命之危。

    郑攸眼巴巴看着吕布等人从城门处离去,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恨恨的记在心中,你给我等着。

    出了崞县十余里,侯成的后背早已打湿一片。

    “将军,你说刚刚郑攸那厮要是动手的话,我们还出得来吗?”习惯把吕布称作将军的侯成很好奇的问了起来。

    吕布摇了摇头,“如果我一个人,或许还有希望。”

    步行对上两百骑,外加方天画戟也没带,吕布要想从两百骑的围杀中走出城,也绝非易事。

    侯成“哦”了一声,心头有些失落,这次让吕布身陷危境,他很是自责。以前在瓦牛山当山贼的时候,侯成觉得自己武艺还凑合,现在看来,自己那丁点儿武艺只会给吕布拖后腿。

    宋宪勇猛过人,曹性天生神射,而自己,却什么都不会。

    以后,得努力练武才是啊!

    看着前方的那个高大身影,侯成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

    吕布走了两步后,突然开口:“小鬼,你跟了我一路,想要作甚?”

    (感谢书友摸摸头、清蒸的打赏,还有大伙儿的推荐票哟)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