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十二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随从们傻眼儿了。

    远处张望的百姓们傻眼儿了。

    躲在一旁作壁上观的县令方成和一干衙役也傻眼儿了。

    这可是郑家的宝贝少爷啊!

    青石的街道上,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死寂,仅剩下郑牧那尖利的惨叫声,刺破云霄。

    冷风呼呼,刮得人脸生疼。

    随从们想要向前营救郑牧,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宋宪手中拔尖的木刺抵在郑牧咽喉,只需稍稍用力,就能刺穿郑牧喉咙让他去见阎王。

    宋宪敢杀郑牧吗?答案是肯定的。

    吕布对郑牧的惨叫却是不闻不问,朝另一旁不远的侯成说道:“你去请个郎中,让他来看看曹性的伤情如何?”

    刚刚一幕看得侯成是热血沸腾,同时也为自己能够跟随吕布左右而感到庆幸。

    侯成点了点头,将曹性和那青年扶坐靠墙后,便去城内寻找郎中。

    目送侯成的身影远去后,吕布侧过头,眼神冰冷的看向正在嚎哭的郑牧,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人都能听清,“曹性要是骨折你就跟着骨折,要是瘫了你也得跟着瘫。”

    众人哗然,这吕布好大的口气。

    郑牧听到这话,咬牙停止了哀嚎,抬起头看向吕布,怨毒无比的问道:“你敢打我?”

    吕布听到这话突然就笑了,他自认是莽夫一名,却也没见过这么蠢的人,不禁回了句:“你还要再试试?”

    “你知道我是谁吗?”

    郑牧与吕布四目相接,说起这话的时候,连语气都硬实了许多。

    “一,二,三,四……”

    对于郑牧是谁,吕布并没有太大的兴致,随口数了起来。

    众人皆不明白吕布在数些什么。

    一直数到十四的时候,声音停了下来。

    吕布再一次把目光投给了郑牧,问道:“郑公子是吧,刚刚我数了下,你拢共带了十四个随从,他们刚刚都有动过手吧。”

    郑牧的心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刚刚我看他们打得挺起劲儿的,肯定还没过瘾。”

    吕布朝仅隔一丈的随从们招了招手,“这样,你们过来,刚刚怎么打曹性的,现在就怎么抡你家主子。”

    众随从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大变,叫他们打郑牧,他们哪敢。

    “我父亲是并州别驾,叔父们也在各郡担任高官,哥哥就是驻扎城外的横都校尉!”

    郑牧是真怕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背景全都抖了出来,他相信吕布知道后,会选择识时务,而主动道歉的。

    汉王朝十三州,除去司隶,其他每一州都置有一员刺史,总揽州郡事务。每名刺史都会有一名别驾,由心腹之人担任,品阶不高,却比各地郡县太守的话都要好使。

    怪不得郑牧行事如此之嚣张跋扈,原来是有个当别驾的老爹。

    吕布听完后,非但没有丝毫道歉认错的觉悟,反而笑了笑,朝郑牧说道:“我给你个选择,你是选择让你的随从们动手呢,还是要我这个兄弟动手。”吕布口中的兄弟,自然指的是宋宪了。

    上一世,吕布除了权力和金钱,六亲不认。

    这一世,吕布却只认兄弟。敢动我兄弟,别说是别驾的儿子,天王老子也不行。

    “你会后悔的!”

    郑牧近乎咆哮,他想不明白从哪儿冒出这么个神经病,任谁都不好使。

    “宋宪。”吕布喊了一声。

    郑牧浑身一个哆嗦,当他听到这如噩梦般的两个字时,他第一时间喊了起来:“我选一。”随从们动手,起码不会下手太狠,而刚刚的这个粗汉完全是在照死里弄。

    吕布心里道了声,看来这个郑牧还没蠢到家,随后又对那群随从说道:“你们站成一列,一个一个的来。”

    一干随从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宋宪手中施力,轻轻别了下郑牧的肩肘,疼得郑牧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朝随从们大吼道:“都他娘愣着干什么,按他说的做,你们想我死是不是!”

    随从们被这么一骂,只好排起了一条长队。

    第一个随从走了上来,宋宪在吕布的示意下,将手松开,木棍也扔向了一旁。

    郑牧第一反应就是站起来跑,然后下令让一众随从好好收拾下这两个该千刀万剐的家伙。

    而那高个男子似乎看穿了郑牧的心思,拍了拍郑牧的肩膀,笑容同魔鬼如出一辙:“别想着逃跑,就你手下这几号人,还不够给我热身。”

    郑牧好不容易才积攒起的勇气,听到这话后,心头一凉,瞬间烟消云散。

    郑牧敢赌吗?直觉告诉他,这个男子说的是真的。

    吕布瞥了眼第一个上前的随从,好似只是寻常小事一般,随意说了一声:“可以动手了。”

    那随从却不会因为吕布的一句话而说打就打,而是看向郑牧,攥着的拳头有些发抖,眼中带有询问的目光,“少爷,真要打?”

    “打!”

    郑牧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那随从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犹豫再三后,还是挥拳砸在了郑牧的脸庞,随后迅速缩了回来,看那表情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般。

    郑牧脸上本就有些淤肿,如今挨了这一拳更是疼得哇哇直叫。

    一旁的吕布却连连摇头,很不满意的朝那随从说道:“你的力气去哪儿了,刚刚你下手可不止这么点力气,再来!”

    那随从听到这话差点背过气去,刚刚他倒霉的被排到了第一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了一下,居然被吕布认为不过关,要知道郑牧可是睚眦必报的人,肯定会找他秋后算账的。

    这随从哭丧着脸,“我不打行不行?”

    吕布摇了摇头。

    “你不要太过分了!”郑牧冲吕布怒叫了一声。

    吕布仿佛没有听见,轻描淡写的说了声:“宋宪,给他们做个示范。”

    宋宪得令,上前一把推开那随从,双手左手搭住郑牧肩膀左右,拎小鸡一般的将郑牧拎起,将郑牧身子往前一拉,右腿瞬间爆发出凶猛的力道,一个膝撞顶在了郑牧的腹部。

    “呜哇~”

    郑牧痛苦的大叫一声,张嘴连苦胆汁都吐了出来,双手抱着腹部倒在地上,五官扭曲的抽搐起来。

    “看见没,你们就按这个标准来。”吕布轻描淡写的说着。

    随从们心里登时直打退堂鼓,照这个打法,估计要不了几下,真能把郑牧给彻底打死。

    这时候,侯成带着两个背着药箱的半百老者而来。

    远处盯着这边的百姓们顿时觉得无比解气,心中同时替吕布不断的加油喝彩,郑牧这王八犊子,早就该这么收拾了。

    县令方成皱起了眉头,郑牧要是死在崞县,他也逃脱不了干系。

    方成将身后的方脸衙役招至身旁,吩咐道:“你速去城外东郊,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郑将军。”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