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十八章 读书人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曹性在门口发出的细小声音,自然没能躲过吕布的耳朵。

    吕布以为来了不速之客,将手中竹简往桌上一放,冷声道:“出来!”

    曹性心里“咯噔”一下,只好聋拉着脑袋钻进帐内,做贼心虚的朝吕布喊了声“头儿”。

    见是曹性,吕布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浮出笑意:“你大晚上的不去睡觉,跑我帐外溜达个什么劲儿。”

    曹性咧嘴笑了笑,“头儿,你不是也没睡么。”

    吕布重新拿起案桌上的竹简,朝曹性扬了扬,“等我看完这一卷后,便去睡了。”

    曹性努了努嘴,那还不得看到天亮。

    灯火摇曳,烛影重重。

    吕布似乎有些乏了,伸手轻轻按了按额头两旁的穴位。

    曹性悄悄走到吕布身后,伸长脖子瞅了瞅那竹简上的内容,从来不曾读书识字的他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头儿,你该不是中邪了吧?”曹性壮起胆子问了一句,声音却如同蚊蝇一般。

    曹性伸手想去摸吕布的脑门儿,结果被吕布一巴掌给打开了。

    吕布对此是又好气又好笑,将手中的竹简再次放下,纳闷儿的问向曹性:“你从哪儿看出来我中邪了?”

    曹性用手一指那竹简,不假思索的说了起来:“头儿,你以前对这些东西向来是深恶痛绝,更是亲手烧掉了一屋子这些没卵用的玩意儿。而你刚刚居然看得津津有味,这不是中邪又是什么!”

    听到这个略显荒唐的理由,吕布感到无奈至极,语气幽幽的说了句:“那是从前的我。”

    “从前的你?”

    曹性抓了抓脑袋,有些想不明白。

    吕布“嗯”了一声,心中忍不住叹息道,那也是上一世的我。

    曹性难得认真的想了想,随后又说了起来:“头儿,你以前挺好的呀,干嘛非得学这些没卵人才看的玩意儿?”

    曹性的眼珠斜向上翻,回想起了与吕布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曹性还是五原县内的痞子流氓,吕布也还没有加入军营,家境贫寒。两人大街上偶遇,曹性借机讹诈吕布钱财,却不料被吕布揭穿,两人当场大打出手。结果可想而知,曹性不但钱没讹到,反而还挨了一顿狠揍。

    或许是不曾入过学堂,亦或是被读书人曾用诗侮辱过,曹性对读书人有着某种特别的憎恨,所以常常将读书人称作“没卵人”和“狗东西”。

    帐内有过片刻的沉默,两人心中想着各自的事情。

    “头儿,你还记得在稗山那一次吗?”

    曹性的眼神中充满了向往与兴奋,慢慢回忆起来:“那一次我带了三十多号本县的地痞,去稗山脚下围堵你,你就那么冷漠的看着我们,我笑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说我死到临头不自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如何也不会相信,真有人能以一人之力,将三十多个手握木棍的壮汉全部放倒。看来那个说书的冯老头说得没错,英雄万夫不挡。”

    “当你卡住我脖子,如小鸡般拎起的时候,我竟然忘掉了恐惧。那时我就告诉自己,如果能活下来,纵使不能在你左右,我也一定会紧随你的背影。”曹性的脸上笑容绽放,收起了平日里的轻佻,将憋在心底的往事一一说了出来。

    吕布将身子挪了挪,给曹性让出个位置。曹性退后两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吕布起身换了支烛火,明亮的火光将他俊逸脸颊印得通红。

    吕布一边将烛火固定在桌案上,一边说了起来:“武艺精湛又能如何,我打得过十个,百个,那要是千人万人呢?”

    曹性愣了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吕布盘腿而坐,面向曹性接着说道:“我以前也笑那些穷酸的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不说,整天就知道摇头晃脑的之乎者也,读这样的书又有何用?”

    “但……”

    吕布吸了口气,话音一转,“但还有另外一批读书人,他们阅识无数,上知天下知地理,阴阳纵横,无所不能,甚至有时候一句话,就能颠倒乾坤,扭转败局。”

    说起这话的时候,吕布脑中忽然一阵胀痛,浮现出了一个模糊而又飘散的身影,长着一张白狐脸,身披一件大青衣。

    “那些个驴草的狗东西能有这大本事?”

    曹性当然不信。

    吕布无奈的笑了笑,给曹性换了个相对简单的比喻:“如果军中能有我说那样的读书人在,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凄惨局面了。”

    曹性撇了撇嘴,任由吕布说得舌粲莲花,他都不相信,那些个弱书生能有这翻江倒海的本事。

    吕布从案桌另一旁高高的书堆里抽出一卷刚读过的竹简,扔给了曹性,笑道:“你有时间也多读读这些,对将来行军布阵极有好处。”

    曹性身子一个哆嗦,视那竹简如鬼邪之物,一把扔回了吕布的案桌,像是自嘲道:“他们认得我,我可不认得他们。”

    曹性打了个呵欠,起身拍了拍屁股,抱拳朝吕布道别,“头儿,我先回去困了,你也早些休息。”

    吕布将曹性扔过来的竹简捡起,朝曹性挥了挥,再一次问道:“你真不学?”

    曹性倒退两步,将脑袋摇得同波浪一般,他宁肯与人硬碰硬的厮杀,也不想学这劳什子的玩意儿。

    “也罢,等你哪天突然想明白了,你自然会来找我。”

    吕布端坐回了最初的位置,拿起还未读完的那卷竹简,正襟危坐。

    走到帐帘门口的曹性忽然停下了步子,回头轻轻的朝吕布喊了声“头儿”。

    吕布侧过头,目光疑惑的看向曹性:“怎么,还有其他事吗?”

    曹性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了起来:“头儿,刚刚你说,你能打过十个百个,若有千人万人挡在你前面,又该如何。”

    吕布点了点头,这次轮到他弄不明白曹性的意思了。

    “你曾经对我说过,我吕布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若有一人挡我,我杀一人,若有千人万人阻我,我便屠尽千万。”

    曹性目光望向吕布,语气有些忐忑,也有些期盼,“现在也是这样吗?”

    吕布脸色没来由的一红,好在有烛光闪烁,不易察觉。他很想告诉曹性,那只不过是他年少轻狂时的一句豪言壮语罢了,哪有人真的能够力敌千人万人。

    但当看到曹性那满是期许的目光时,吕布胸中蓦然生出股万丈豪情,笃定道:“没错,以前是这样,现在、今后,一直都会是这样!你是我兄弟,不论是挡我的,还是阻你的,都得死!”

    曹性听到这话,重重“嗯”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营帐。

    帐外,曹性仰视着头顶的残月,像小时候拿到糖果奖励一般,很开心很开心的笑了起来,笑得眼泪直流。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