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十七章 鲜卑人的走狗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敌将就在眼前,我岂能在这里倒下?

    成廉硬撑着心头的最后一口气,将拄着的长枪往前面挪了挪,拖着右腿总算是迈了出去。

    “嗤~”

    一杆长枪轻而易举的捅穿了成廉的身子,从背部贯穿了整个前胸,猩红的血液顺着明晃晃的枪尖一滴一滴落在了地上。

    成廉整个人都僵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骑在马背上的男人,眼神茫然,“是你?”

    “是我。”男人的眼神阴冷,看向成廉的目光没有丝毫怜悯。

    清风徐徐,成廉的心如坠冰窖。

    曾几何时,吴充还是成廉最为倚重的心腹,如今居然要死在他的手上,成廉如何也想不明白,问了声:“为什么?”

    吴充冷笑了起来,一改平日里的阿谀奉承,“鲜卑人可以让我执掌云中郡,而你,可以么?”

    成廉听到答案后,竟满口血水的放肆大声笑了起来,随后一字一句的说着:“所以,你就做了鲜卑人的狗?”

    这句话使得吴充大怒,手中长枪一抖,瞬间绞碎了成廉心脏。

    成廉仰身翻倒在地,此时的他觉得自己的身子格外轻盈,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天边的云朵很白,就和幼年时所看到过的一样。

    …………

    古禾村位于马邑的西南面,位置偏远,加之鲜卑人南侵,村中的青壮年很快就逃了个一干二净,仅留下十余名年迈的孤寡老人。

    宋宪和曹性破开重围后,带着剩余的残兵败将逃到了此处,这也是事先和吕布约好碰面的地方。

    傍晚时分,在众人焦急的期盼中,总算是看到了那一抹高大的身影。

    宋宪和曹性连忙上前,一左一右将吕布扶下马背。

    见到吕布脸上浮现出一丝苍白,曹性很是担忧的问了起来:“头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吕布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虚弱:“我没事,只是有些耗力过度,休息两天就好。”

    众人闻言,紧绷的心顿时缓和了不少。

    吕布休息片刻后,便将所有的人召集在了一起。

    最起初的北广校尉部将士近两千人,现如今却只剩下六百人不到,吕布的心头也感到沉甸甸的。

    吕布先将成廉遇害的消息转告给了众人,并告诉大家,吴充已经投靠了鲜卑人,是他亲手杀死的成廉。

    众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又惊又怒,拍板大骂吴充是“没有心肝的猪狗畜生”。

    吕布本想去救出成廉的尸身,结果鲜卑士卒不断上涌,再加上黄凉道的地形崎岖,根本不适合骑乘作战,吕布无奈之下,只能返身杀出重围,若不是他勇猛难挡,恐怕如今也折在了里面。

    众人骂了一通后,有人起身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如今我们仅剩五六百人,万一鲜卑人寻来,我们该怎么办?”

    此人这话一出,士卒们纷纷交头接耳,引发了一阵不小的讨论。

    “将军都死了,我们还能怎么办?”说话的是一名粗犷的汉子,现任百夫长一职。

    队伍中仅剩的最后一名军司马也开口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如我们先选个新的头领,等回到雁门关内,再由张老将军定夺。”

    “这个建议好,我赞成。”有人举手表示同意。

    “恩,我也赞成。”

    “这个办法好。”

    建议迅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但另一个问题又接踵而来,该由谁来担任这个新的头领一职。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吕布,如果不是吕布手下的宋宪曹性带他们拼死杀出一条血路,他们现在恐怕就已经和黄凉道的孤魂野鬼作了伴。

    再加上吕布骁勇无双,自然就成了最佳人选。

    侯成魏木生等几十人也目光灼灼的看着吕布,他们与其他士卒不同,但凡参加过平峰口之役的人,对吕布都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和信任。

    矫情拖沓从来都不是吕布的性格,众望所归之下,吕布点头应了下来,瞬间赢得了士卒们的一片欢呼。

    天空中一轮残月高挂,冷幽幽的月光中透出一股悲凉。

    吕布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对围着篝火抱团的将士们说道:“天色不早了,大家也已经人困马乏,不如先行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议,鲜卑人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找不到这里来。”

    众人领命,回了各自搭建好的营帐。

    吕布又将曹性宋宪找来,让他两各带二十人轮流巡夜,以防万一。

    曹性把军中的人数做了个简单统计,汇报给了吕布,军司马仅剩一人,军侯还有三人,百夫长七人,士卒拢共五百三十八人。

    吕布的眉头轻皱,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曹性所汇报的这些士卒中还有不少的伤员,真正具备战斗力的,最多也就三百人,一旦碰到鲜卑人,就麻烦了。

    寅时,营帐中的士卒们睡得正香,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偶尔才会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曹性张开嘴满满的打了个大呵欠,用手轻拍两下嘴巴,朝跟在身后的一干士卒说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把眼睛放亮点。”

    身后巡夜的士卒们齐齐应了一声。

    此时宋宪带了一队士卒过来,刚好跟曹性打了个碰面。

    宋宪上前朝曹性说道:“该换我了,你下去休息吧。”

    曹性本就困意阵阵,也不跟宋宪客气,哈欠连天的说着:“那这就交给你了,我先去睡了,可困死我了。”

    宋宪点了点头,示意曹性可以撤了。

    曹性亲自将手下士卒送回了各自帐篷,然后才准备回营。这是吕布教他的,人与人之间没什么不同,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与支持,首先要先学会把他人放在心上。

    曹性的住处在最西边,途径吕布营帐的时候,曹性见到吕布的帐中居然还有亮光。

    曹性心头纳闷儿不已,啃着手指暗自琢磨起来:头儿这大晚上的不睡觉,难不成是在练什么盖世神功不成?

    不行,我得瞅瞅,到时候学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个宋蛮子。

    曹性心里这么一想,顿时整个人精神抖擞,睡意全无。蹑手蹑脚的蹭到吕布的帐门处,曹性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掀开了一丝缝隙,随后把眼睛凑了过去。

    摇曳的烛光下,吕布正跪坐在一张简易的木质案桌前,左手轻枕桌面,右手握着一卷竹简,整个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时不时还会深以为然的点一点头。

    曹性却如同撞鬼一般,吓得赶紧揉了揉眼睛,那个曾将满屋竹简书籍付之一炬的男人,如今居然开始翻书了!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