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十六章 遇伏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行至黄凉道深处,道路两旁的孤坟野冢愈发多了起来。

    有的坟堆上立有墓碑,历经多年亦能知其墓主生平;有的插有方长木牌,只是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已使其腐朽大半;而最多的还是那些从地表隆起的小土堆,坟头长满了葱绿的野草。里面所埋葬的人就和这野草一般,生而无名,死亦无人知。

    偶然的一阵大风掠过,打破了黄凉道上死水般的沉寂。两旁深林里的草木剧烈摇晃起来,映射在坟头的树影斑驳陆离,树叶的哗哗响声在众人四周尖啸不断,像极了从坟地里所发出的鬼哭哀嚎。

    行进的士卒们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全身毛孔都急剧紧缩,这还是白天,倘若到了晚上,还不得把人活活吓死。

    “这么大个林子,居然连只鸟儿都没有。”

    曹性骑马走在后方,心不在焉的吐槽了一句。

    前方不远的吕布猛地勒住胯下战马,回头急问道:“曹性,你刚刚说什么!”

    正在神游四方的曹性赶紧收回心神,见吕布的脸色不太好看,有些忐忑道:“头儿,我刚刚就随口一说,该不会捅了什么篓子了吧?”

    吕布话也不说,撇下曹性,骑马径直朝最前方的成廉飞奔而去。

    刚刚曹性的话,犹如醍醐灌顶,彻底点醒了吕布,这样偏僻的山路丛林,按理说应该到处都是飞禽走兽的踪影,而他们一路走来,居然连一只飞鸟都不曾见过。这足以说明一切,这道路两旁的丛林之中埋有大量伏兵,暗藏杀机。

    不等吕布从后面赶来,成廉就勒马停下了步伐。

    在前方五十米处,哈蚩怙高坐黑色骏马之上,身边护有近百名鲜卑士卒,人人腰佩短刀,手握长矛。

    当初就是哈蚩怙打伤了成廉的臂膀,成廉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如今仇人见面更是分外眼红。

    成廉见哈蚩怙身边不足百人,心头欣喜之余,当下挺枪纵马而前,大声呼喝道:“弟兄们,鲜卑贼子不足百人,想要军功的,跟我冲啊!”

    身后的将士们一听,顿时信心大涨,一千多人对阵百人,怎么都是稳赢的局面,当下一个个拿着武器,兴奋无比的跟在成廉身后往哈蚩怙的方向冲去。

    吕布见成廉已经带着人往前冲了,当即大喊了起来:“两边有埋伏,快撤!”

    哈蚩怙此刻是舒坦无比,用手摸着圆滑的脑袋,嚣张无比的用鲜卑语骂道:“汉人当真是蠢得如同猪狗一般,哈哈哈……”

    埋伏于两旁的鲜卑弓箭手显出身影,搭箭上弓,手一松,大量的箭矢如暴雨般激射而来。

    并州士卒瞬间有数十人落马,成廉哪里还不知道中了敌人的埋伏,手中长枪挡开两只箭羽,指着前方不远的哈蚩怙,咬牙切齿的大骂道:“狗贼,我今天誓取汝命!”

    “杀~杀~杀~~~”

    三波箭雨之后,鲜卑人握着武器从树林中杀了出来,宛如一把剔骨尖刀,直接将并州军从中间一刀化作两截。

    吕布手握方天画戟,虎目扫视了一眼周围,冲上来的鲜卑士卒起码有三千人,而并州军刚刚就被射杀了近两百人,人数差距太大。

    两军相交,并州军更是毫无还手之力,士气低落,不断的任人宰割和屠戮。

    吕布一路杀至曹性和宋宪身边,三人都从马上杀到了马下,背顶背呈一个正边三角形,如有胆敢上前的鲜卑人,瞬间就被三人击杀在地。

    吕布随手又解决掉一个不怕死的鲜卑士卒后,朝曹性宋宪两人说道:“再这么打下去,恐怕我们都会折在这里,你两赶紧带人从后方杀出去,撤离这里再说。”

    “那你呢,头儿?”曹性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问向吕布。

    吕布笑了笑,不以为意道:“你们先走,我去把将军救出来,再来跟你们回合。”

    “头儿,我们跟你一起去!”平日里语言最少的宋宪也开口了。

    曹性立马跟着点了点头。

    吕布手中画戟抖擞,收割着鲜卑人性命的同时,心头一暖,这才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但这次不比上次,天时地利人和全被鲜卑人占了,而且又是正面厮杀,纵使到时吕布能够全是而退,曹性等人也必定身死无疑。

    吕布翻身上马,对曹性宋宪两人厉声道:“这是命令,如果你们还拿我当老大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

    说完,吕布用方天画戟一拍马尾,径直朝成廉的方向杀去。

    曹性望着吕布的身影,不知该如何是好,干脆把这个头疼的问题丢给了身旁的宋宪:“喂,宋蛮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已经杀得如同魔神降世的宋宪瓮声回道:“我相信头儿。”

    “恩,我也相信!”曹性的眼中同样目光坚定。

    …………

    并州士卒不断死亡,这使得作为主将的成廉倍受刺激。

    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要走这黄凉道,如果自己能听吕布的劝谏,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小心谨慎,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腰部的刺痛感将成廉从悔悟中拉回了现实,跟在成廉身边冲锋的士卒彻底死伤殆尽,仅剩下他一人。

    望着前方已经不足二十米的哈蚩怙,成廉忍住身上的巨大伤痛,拍马拖枪继续前行。

    一杆长矛斜刺而来,成廉伸手去抓,却落了个空,那长矛刺中了成廉胯下战马的腹部,使得那早已乏力的马儿悲鸣一声,将背上的成廉扬落在地。

    成廉重重摔在地上,滚了两滚,望向哈蚩怙的眼神满是仇恨与怒气。

    我…我…我要杀……杀死你,杀死你!

    脑中不断回想的这句话,激励着成廉再一次握紧了手中的铁枪。如果不杀了哈蚩怙,就算到了地下,他也没脸去见死去的弟兄。

    成廉拄着枪,支撑的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不下十处,铁质盔甲已经破了几处窟窿,浑身染满的鲜血中,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此时又有三个鲜卑士卒冲向成廉,手中武器从前左右三个方向同时刺出。

    成廉下意识的想躲,身子却不听使唤了,三支长矛同时插进了成廉腰间。成廉口中带有浓浓的血水,咬牙呼喝一声,给自己提了几分力气,右手的长枪划出了一道圆弧,将三名敌人瞬间斩杀至死。

    十步……

    成廉的步子愈发的慢了,但眼中的光芒却更加炽热。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

    腰间的血水不断的流出,再加上之前的伤口,成廉已经抬不起脚步,那平日里跑得飞快的双腿,此刻竟如同灌了铅一样,笨重无比。

    (希望下周能上新书榜,请大家支持。)

    <ahref=http://..>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