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十四章 斩首行动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平峰口一役,并州军大获全胜。

    吕布因此升为军侯,曹性宋宪得以进封百夫长,其他参战诸人也都各有封赏。

    第二天一早,北广校尉成廉就派人把手下将官叫来帐内议事,商议如何据守马邑。

    军侯余谌率先起身说道:“将军,马邑四周皆是平原,一马平川,再加之防御工事薄弱,并非据守之地。”

    余谌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帐内众人听得也是连连点头。

    成廉皱起眉头,他已经立誓要死守马邑,又岂会因为余谌这一言两语而决心动摇。

    成廉将目光移向刚升为军侯的吕布,询问道:“吕军侯,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成廉这话刚一说完,帐内诸人又把目光投向了吕布,现在营中风头最胜的人莫过于吕布了。

    上一世吕布官至左将军,位高权重,手下兵马不下十万,结果还是败在了曹操手中。白门楼之后,吕布获得重生,记忆消散之余,吕布也幡然醒悟,权力荣华不过只是过往云烟。

    如今,吕布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鲜卑人彻底驱逐出并州,然后卸甲寻一田园,做一个普通人,娶妻生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至于今后天下是否会大乱,又该由谁来执掌江山,对吕布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面对众人热切的目光,吕布起身朝成廉抱拳道:“将军,正如余军侯所言,死守并非上策。”

    听到这话,余谌脸上大有得意之色,连吕布都同意了他的看法,看来撤出马邑已是板上订钉。

    不过余谌马上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只听得吕布又说道:“既然死守不行,那不如我们集齐兵力,一鼓作气的打掉云中郡!”

    “吕布,你疯了!”

    余谌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同吕布争执道:“就算你在平峰口打掉了一千多的鲜卑军,但云中郡内起码还有三千人以上,而我们却只有一千四百余人,更何况云中郡城高墙坚,靠我们这点人手,根本不可能打得下来!”

    “鲜卑人新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不如借此机会,前去云中郡搦战,以鲜卑人的暴虐脾性,必定应战。届时再阵斩鲜卑大将,鲜卑人必定军心大失,我军则可趁机一举攻进云中郡。”吕布缓缓而谈,这个计划在他昨晚庆功时,便已经想好。

    成廉的眉头紧锁,嘴巴不断的干嚼着,吕布说的固然不错,一旦拿下云中郡必定是大功一件,届时他由校尉升为将军也未必没有可能。只是这其中的风险颇为巨大,稍有差池,就可能会全军覆没。

    这个罪过,成廉同样也担待不起。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容不得成廉不细细思考。

    余谌的注意力在帐内扫视一圈后,又回到吕布身上,质问道:“好,就算一切都如你所愿,但那鲜卑将领武艺超群,将军受了伤,谁人又可以临阵斩敌?”

    “我。”

    吕布语气冷淡,却让人生不起半分置疑。

    余谌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只好再次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成廉,大声劝阻道:“将军,请三思啊!”

    吕布这个战争疯子不怕死,但余谌怕,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去给吕布殉葬。

    吕布见成廉犹豫不决,干脆说道:“将军,如果你信得过我吕布,给我一千人马,我去给你打下云中郡。”

    攻城不比野外作战,有时投入上万人都未必能够攻克一座城池,但有时也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轻松拿下。

    深思许久的成廉猛地将桌子一拍,终于下定了决心,大吼道:“都去给老子把队伍召集起来,这场仗老子亲自带队,干他娘的鲜卑人!”

    …………

    云中郡。

    原先汉王朝的郡守府中,哈蚩怙一脸阴鸷的靠坐在办公的木椅上,他昨天逃回云中郡就派人去了平峰口增援,结果带回来的只有数百名士卒的尸身,掩护他逃脱的图木更是一身的窟窿,流干血液而死。

    怒火攻心之下,哈蚩怙下令屠杀了城中一千名汉人为其陪葬,并发誓定要攻下马邑,将北广校尉部的士卒全部屠杀怠尽。

    “报~~”

    一名鲜卑士卒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哈蚩怙抬起头,看着那士卒问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那士卒用手挡住嘴巴,在哈蚩怙耳旁轻轻说了起来。

    哈蚩怙听完,让那士卒先行下去,随后用手摸了摸圆滑的脑袋,哈哈大笑起来:“我还没去找你们,你们居然自己就主动送上门来,这一次,你们一个也别想跑掉!”

    “来人呐!”哈蚩怙大叫了一声。

    门口站岗的亲卫立马走了进来,冲哈蚩怙躬身行礼道:“将军,有什么吩咐?”

    “去,将城中的部队全部召集起来,只留一千人守城就行,其他人去黄凉道埋伏,将经过的汉军,一网打尽!”哈蚩怙直接命令道。

    那亲卫也无二话,直接领命而去。

    哈蚩怙的脸上阴森森笑了起来,“攻城?斩我?汉人当真是奸诈无比。只可惜恐怕还没到云中郡,半路你们就全军覆没了吧,哈哈,哈哈哈……”

    …………

    雁门关内,镇北将军府。

    如今的镇北将军张仲已过花甲之年,头发全已斑白,按理说应该安享晚年才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三天前从关外传来消息,鲜卑人又开始南下,马邑的北广校尉最先派人前来报信,并请求撤离马邑退守崞县。

    而就在刚刚,前线传来急报,雁门郡辖内的楼烦、广武两县已被鲜卑人所占,反倒是最先请求撤离的马邑,迟迟没有消息传来。

    张仲看着手中的战报,饱经风霜的脸上被气得通红,下颚处三尺长的白须也抖动个不停,拍桌骂道:“饭桶,全都是一群饭桶,仗还没开打就弃城而逃,我要你们这些废物又有何用!”

    整个府中的仆人和军官皆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提心吊胆,只能任由老将军张仲如同泼妇骂街一样在将军府内又跳又骂。

    此时,一个少年郎走到了大堂内,容貌清秀,年纪不过十二三岁,手中握有一把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八尺玄铁长刀。

    只见这少年走到张仲身前,行了一记跪拜礼,朗声说道:“祖父,孙儿愿上战场,驱除异族,护我大汉河山!”

    抱歉,上传太晚了,谢谢摸摸头的鼓励,会努力的,四号后恢复两更。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