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九章 人心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吕布疯了!

    这是帐内所有人的想法,刚刚以五百人出战,或许还有一丝可能,现在却要带手下百人前往,这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将军,既然吕百夫长有此雄心,不如就答应了吧!”

    吴充再次出列,脸上一扫最初的阴霾,笑意盎然,完全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只是这军中无戏言,倘若败了,那……”吴充的话没有说完,带着玩味的笑容看向吕布。

    帐内诸人打心底吸了口凉气,心道这吴充未免太过阴毒。

    如果吴充第一句话是给吕布挖了个坑的话,后面接着的那句就是把吕布带到坑边,逼着他往下跳。

    吕布不应还好,最多就是折些面子,倘若应了,那不管去与不去,都只会是死路一条。

    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吕布果然没有让吴充失望,只听得吕布朗声回道:“愿立军令状,如若不胜,甘受军法处置。”

    成廉见吕布拿起笔砚真要立军令状,有些急了,故作威严状:“吕布,如果你承认刚刚是在开玩笑,本将军可以当作没有听见。”

    成廉有意给吕布台阶下,眼前这个穿着劣质皮甲的年轻人,成廉是越看越中意,不论别的,光凭这份带着百人就敢跟鲜卑人叫板儿的胆识和气魄,就赢得了成廉的青睐。

    勇者,不论何时,都值得去尊敬。

    “我从不拿战争开玩笑。”

    吕布的口气冷漠,拿起写有自己名字的军令状,吕布反问了一句:“要是万一我胜了,又当如何?”

    百人对千人,而且装备落后,士气低沉,这能赢?你当你是姜子牙重生,还是韩信转世!

    吕布的话在众人看来,无疑是痴人说梦,吴充憋红了脸,若不是成廉在场,恐怕吴充早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

    成廉本来有意袒护吕布,然而吕布却并不领情,这使得成廉有些难堪,沉着张蜡黄脸闷声道:“你若能得胜回来,我就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向你磕头认错,并且立誓,死守马邑,绝不退后半步。”

    成廉虽然脾气暴躁,却也生性耿直,吕布如果真的能够击败这股鲜卑人,他下跪又何妨?

    双方均没有异议后,作为主将的成廉终于发号施令。

    成廉手持令箭,大声喊道:“吕布何在?”

    “属下在!”

    “我令你带手下百人前去破敌,许胜不许败。军中器械物资任你挑选,若有人愿意相助与你者,本将军一并允了。”

    吕布在众人的注视下,大步上前,从成廉手中领过令箭,声音不大却听得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诺!”

    随后,吕布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大帐。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吕布记忆中的并州就是这样,静谧、祥和,带有浓厚的自然气息,而不是现在的战火四起,烽烟连城。

    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鲜卑人。

    是他们,踏碎了这世间净土;是他们,使得人们脸上和善的笑容不再;是他们,把汉人抓为奴隶,当作牛马!

    吕布捡起脚边一颗鹅蛋大的砥石,握在手中。只一瞬间,那砥石就化作了一滩尘沙,从吕布的指缝中不断流失。

    风一吹,就都散了。

    旁边不远处有只觅食的**,见到这一幕后,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张开近一丈长的双翼,振翅冲天而起。

    吕布抬头,望着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雄鹰,攥紧了拳头,神情中戾气暴涨,却又坚定无比的说道:“鲜卑人,我一定会把你们一个不留的、全都驱逐出去!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有多凶悍。”

    …………

    吕布率百人破营的消息,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很快就传遍了整座军营。

    “头儿,不知道是哪个遭猪瘟的王八蛋在胡说八道,造谣说你要带我们几十号兄弟去攻打鲜卑人,还立了军令状。”

    曹性掀开帐门,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一脸的愤懑。

    宋宪走在曹性身后,脸色也不太好看。

    正在擦拭武器的吕布点了点头,他本就无意隐瞒此事,语气平淡的说着:“没错,的确如此。”

    消息得到证实,宋宪的脸上神色凝重,曹性的表情更是瞬间凝固,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鸭蛋。

    吕布将方天画戟插回武器架中,走到两人前方,语气和缓的说了起来:“你两跟我的时间最长,也最熟知我的脾性,所以去与不去,我都不会勉强。”

    “我去。”

    吕布话音刚落,宋宪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也去。”

    曹性虽然平日里有些吊儿郎当,但在关键时刻却绝不含糊。吕布都敢豁出命去跟鲜卑人大干一场,他曹性自然也不是怕死的怂货。

    吕布听到两人的表态,心头一暖,嘴上却是说道:“此次出战九死一生,更可能是有去无回,你两可要想好了。”

    宋宪跟曹性对视一眼后,目光决绝的朝着吕布齐声说道:“虽死无悔!”

    “好,好,好!”

    吕布拍着两人肩膀,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其内心的波动之大。

    宋宪和曹性从吕布那里领了各自的任务,便转身出了营帐。

    “喂,宋蛮子,我武艺不太好,到时候跟鲜卑人干起来,你可得护着我点。”

    “……”

    “还有,万一干不过,你可不能撇下我就跑了,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是说万一。”

    “……”

    “宋蛮子,你哑巴了?倒是给个反应啊!”

    “……”

    曹性的声音渐渐远去,吕布在帐内坐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

    很快,曹性就把吕布手下的士卒召集到了帐外。除去重伤和阵亡的,现如今还有八十一人。

    大多士卒的脸上都带有着迷茫、不安和惶恐,像打焉了的茄子站在那里,提不起一点精神。

    吕布将一切都看在眼底,开门见山的说了起来:“看样子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愿意跟我去打鲜卑人的留下,不愿的就回到自己岗位去吧。”

    士卒们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闪烁着迟疑和犹豫。他们来的时候还以为吕布肯定会强迫他们前去作战,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做好了当逃兵的准备,结果却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沉默片刻过后,终于还是有人站了出来。

    “头儿,不是我孔东怕死,只是我家有老母,我……对不住了。”说话的是个鹰眼方脸的汉子。

    不等吕布开口,一旁的曹性就指着那汉子跳脚骂了起来:“孔牛粪,你就是个怕死的孬种。你还有脸提你母亲,你忘了当初是谁背着你老母跋山涉水去看郎中,是谁……”

    吕布伸手制止了曹性后面的话,冲那汉子露出个笑容:“我明白的。”

    若是换做上一世,别说好脸了,吕布不直接拧下他的脑袋,就值得他拜佛烧香了。

    那汉子自觉有愧,低着头,转身离开了队伍。

    “头儿,我家中幼儿才刚满月……”

    “我家就我一个独子……”

    有了第一个示范,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几十个人很快就走了个七七八八。

    吕布本以为会全部走光,结果出乎意料,居然还剩下了二十三人。

    刚加入军营的侯成站了出来,朝吕布抱拳说道:“誓死追随将军!”

    “誓死追随将军!”

    “誓死追随将军!”

    剩下的二十二人也狂热的喊了起来,既然选择留下,就表明已经把性命给押上了。

    远处有两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吴司马,那吕布一个小小百夫长,居然也配被称作将军!”担任军侯的余谌语气很是不满。

    吴充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口气阴寒的说道:“让他再嘚瑟一会儿吧,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

    “我亲自前来察看,就是担心有人会相助吕布,结果他自己的人都先散了大半。看来这次连老天爷都站在了我这一边,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说完,吴充就带着余谌转身离去。

    吕布看着呼喝的士卒们,脑中突然浮现出了一段陌生却又熟悉的画面:在一处高筑的楼台之上,吕布身穿黑甲昂首而立,台下是成千上万的士卒,挥舞着各自手中的武器,近乎疯狂的大喊着‘誓死追随将军’!

    画面戛然而止,吕布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咬牙念了声:上一世么。

    那时的场面虽然雄壮广阔,气势恢宏,但却远比不上眼前这二十余人的呼声,让吕布来得热血激昂。

    多年以后,天下大定。

    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躺在病榻上,弥留之际,老人的最后一句话并没有留给儿女,而是落寞无比的说着:“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那个人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选择了退出。”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