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八章 愿率百人破营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吕布留下了侯成,在崞县休息一夜后,次日中午便抵达了安邑。

    吕布回到大营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息,来往巡逻的士卒脸上带着惶恐和不安,稍有动静,就会紧张得绷紧神经,像极了一群惊弓之鸟。

    吕布先去了军司马处报到,又给侯成注册了兵籍。

    回到营帐,吕布叫来了正在巡营的宋宪曹性两人。

    宋宪单膝跪地,抱拳向吕布请罪道:“宋宪无能,有负重托。”

    今天凌晨,鲜卑人突然来袭,打了并州军一个措手不及。随后,北广校尉整顿军马,率军出战,结果又被鲜卑人打得大败而归。宋宪、曹性奉命也参加了这场战役,败退之余,自然也伤亡了手下多名士卒。

    宋宪只觉得自己辜负了吕布的期望,所以一见面就跪地请罪。

    “宋蛮子,你少在这里逞英雄,把什么罪过都揽在自个儿身上。”

    站在一旁的曹性说得丝毫不留情面,并将其中的原委对吕布全盘托出,“头儿,这其实怪不得宋宪,要怪就只能怪咱们的校尉大人,没有那实力,还学人叫阵单挑,结果被对方刺中臂膀,拔马而逃,导致士气一落千丈。”

    “如若一开始就硬碰硬的厮杀,我们未必会输。”曹性说到后面,也是一脸的愤恨和不甘。

    吕布原本就没有怪罪宋宪的意思,宋宪的性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木实而又忠诚,绝不可能会违背吕布的意愿。

    如今听曹性这么一说,吕布更是亲手扶起了宋宪,问向曹性:“云中郡的五千鲜卑军都出动了?”

    曹性摇了摇头,北广校尉部拢共才一千六百余人,若是云中郡的五千鲜卑军倾巢而出,完全是没得打。

    “那些鲜卑人托大,只出动了一千五百人左右,如今在平峰口扎寨安营。”曹性如实回答道。

    平峰口?

    吕布低念了一声,脸色有些古怪。

    此时,帐外走进一名士卒,冲吕布说道:“成将军宣尔前去大帐议事。”

    传令士卒口中的成将军,自然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北广校尉成廉。

    按理说校尉议事,去得都应该是军侯和军司马,怎么也轮不到吕布这小小百夫长的头上。

    不过既然成廉叫了,吕布也好奉命前去。

    主营的大帐升了起来,吕布赶到时,帐内已经有了不下二十人,每几个人聚在一起,各自寒暄,看来成廉是把所有百夫长以上的军官都叫了来议事。

    门帐再一次被人掀开,北广校尉成廉左手缠着绷带,内甲外袍,沉着脸从帐外走进,径直走到了主帅的位置处坐下。

    原本窃窃私语的众人立马分作了四列,面向成廉,站于左右两旁,同时抱拳行礼道:“见过将军大人。”

    成廉点了点头,见人员到齐,便开口说道:“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了,今天我部遭遇鲜卑突袭,损伤人数多达四百人。我已经令人将消息传回了雁门关。”

    “叫你们前来,就是想问问你们,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战是退。”成廉直接道出了这次会议的核心问题。

    回答成廉的是一阵死水般的沉默。

    成廉脾气急躁,在整个营中是人人皆知,否则也不会在关键时刻,干出那叫阵单挑的鲁莽事来。

    没人愿意当出头鸟,要是一不小心触怒了成廉,随时都可能被拉出去鞭打五十,这种事情的前车之鉴在军中并不算少。

    “你们他娘的倒是说话啊!”

    成廉见众人装聋作哑,直接骂了起来,末了还戾气十足的补上了一句,再不开腔,就挨个拖出去赏十鞭子。

    成廉说得出,就绝对做得到。

    重罚之下,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将军,鲜卑人凶猛,又在人数上占了优势,军中士气低落,再加上将军您负伤在身。我以为不如先退守崞县,再做应敌之策。”

    说话的这人叫做吴充,是军中的行军司马之一,也是成廉的心腹。

    成廉脸色越发阴沉,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撤退?把马邑拱手让人?”

    “是暂时撤退。”

    吴充见成廉有发火的迹象,赶紧补充道:“将军神武,却在战场上遭人暗算。我们让出马邑退守崞县,一来可以麻痹鲜卑人,让他们以为我们怕了,二来,我军也好调整生息,整顿士气。届时,等将军您伤势一好,重整旗鼓,将军您再带头冲锋,定可一举踏破鲜卑,收复失地!”

    吴充故意将成廉战败说成遭人暗算,又不留痕迹的给成廉戴了几顶高帽。

    成廉果然听得是连连点头,脑中已经能够想象出将来大破鲜卑的雄壮场面。

    “吴司马所言甚有道理,孙茛附议。”又一人站了出来,朝成廉抱拳说道。

    “韩盛附议。”

    “王恪附议。”

    “边伽附议。”

    …………

    有了第一个人附议,后面的人的都迅速站了出来,一个个捶胸顿足的表示,等修养好了,定跟鲜卑人战斗个至死方休。

    成廉见退守崞县已是大势所趋,大手一挥,准备宣布撤退的命令。

    “退守崞县之后,倘若鲜卑人再来,是不是又要放弃崞县,退守原平。再然后,退回雁门关内,当个缩头乌龟?”

    讥讽的声音在帐内响起。

    吴充听到这话,脸色先是一变,继而回头怨毒的盯住了那个说话的年轻人,厉声喝道:“吕布,你一个小小的百夫长,竟敢在此胡说八道,扰乱军心。来人呐,给我把他拖下去杖责五十!”

    吕布斜视吴充,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目光似刀。

    吴充不自觉的倒退两步,后背居然感到了一阵凉意,冲吕布骂道:“吕布,莫非你还想杀我不成!”

    你想多了。

    吕布在心里说了一声,他对此人毫无兴趣,更懒得再去搭理。

    吕布走出队列,对着成廉抱拳请命,语气铿锵有力:“将军,只需给布五百人,我定平了这股外贼!”

    成廉的脸色再次凝重起来,紧皱的眉头表示他正在努力思考,权衡利弊。

    而站在前方的吴充也不甘寂寞,再一次把矛头对准了吕布,阴阳怪气的说道:“吕布,你简直狂妄!连将军都办不到的事情,你就能办到了?还是你觉得,你比将军厉害?”

    “就算将军答应了,你问问在场诸位,有谁愿意陪你去送死!”吴充指着场内的诸人,质问吕布。

    一千五百人都打不过人家,难道还指望靠五百人取胜?

    帐内诸人都摇了摇头,就算去了,也只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吴充的这番话简直阴损至极,既挑拨离间了成廉和吕布的关系,又让众人孤立了吕布,可谓是一箭双雕。

    果然,成廉在思索一番之后,拿定了主意,对吕布说道:“本将军很高兴你有一颗奋战的杀敌之心,但这胜算实在不大。本将军也不能拿将士的性命去做赌注,所以,本将军决定撤军。”

    “将军英明!”

    吴充带头喊了起来,后面诸人也只好跟着出声附和。

    成廉原本以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哪曾想吕布又再次开口请命,所说之话更是在这小小营帐之内,卷起了惊涛骇浪。

    “布愿率手下百人,前去破敌,请将军恩准!”

    <a>手机用户请到m..。</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