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七章 愿为将军牵马

时间:2017-10-11作者:回头大宝剑

    身在涿县的吕布完全不知并州战事将起,领着樊灵在市集内逛了一圈,将挣来的一千钱花了个七七八八。

    或许是有着类似童年的缘故,吕布很喜欢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先是给樊灵买了件双层的花布袄,又去挑了双黑面白底的加厚棉鞋,随后又找郎中给樊灵母亲抓了两副驱寒草药。

    兜兜转转花了近两个时辰,才算是将一切办好。

    吕布出了南门,先把小姑娘樊灵送回了村子,用不容拒绝的态度,把买来的东西和剩余的两百钱,一股脑儿的全交给了小姑娘。

    随后,吕布快马加鞭的赶到楼桑村,准备取刘备性命,只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刘母告诉吕布,刘备昨天一早就出门寻友访师去了,起码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吕布心头失望之余,也没做过多的停留。他本想再去找另外一个仇人曹操,但却不知道曹操现在身在何处。

    无奈之下,吕布只好重返并州。

    第二天下午,吕布便抵达了并州境内。为节省时间,吕布选了条捷径的山路而行。

    道路广阔,却少有人烟。

    行至山下拐角处,吕布手臂用力一拽,勒住了胯下疾驰的骏马。

    奔跑正欢的马儿被吕布这么一拉,吃痛得发出了一阵响亮刺耳的啸声,扬起两只前蹄在空中连蹬两下,重重踏在地上,绽起几缕沙尘。

    前方不远,一驾双马齐头的马车被困在了道路中央,护卫马车左右的仆从已经十去其八,仅剩下的五人也都个个负伤。尽管如此,五人依旧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挡在马车周围,准备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反观另一方,光在人数上就占了压倒性的优势,除去倒在地上死亡和仍在惨痛**的伤员之外,还能作战的人数就有三百人之多。只是这些人衣甲杂乱,并无统一旗号,手中的武器更是各种各样,有长枪,短剑,大刀,甚至连农作的锄头和钉耙都有,属于典型的山贼团伙。

    这群山贼的大当家叫做陈胡,长有一对斜棱三角眼,手持一柄近八尺的长斧挡住了马车的去路。别人不知晓这其中内幕,但他陈胡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马车中的女子是严家的大小姐,至于相貌如何,陈胡并不清楚,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严家。

    在整个并州,严家就是盘踞于这座土地上的庞然大物,别说是郡守县令之流的官员,就是刺史大人张懿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只要我抓住了严家的大小姐,到时候金银珠宝还不是大把大把的滚滚来?

    想到这里,陈胡看向那车驾的眼神愈发贪婪,朝那已是强弩之末的五人大声叫嚣起来:“最后再问你们一次,要么降,要么……死!”

    五人为首的汉子浑身是血,手握长刀指向陈胡,厉声喝道:“狗贼,可敢与我一战!”

    陈胡对此全然不顾,冷笑起来:“既然你们不肯乖乖投降,那我就只好一个不留了。”

    说完,陈胡大手一挥,山贼们又再次围了上去。

    此时,马车里传来了一声宛若鹊灵的动听声音:“赵护卫,你们快逃吧,别管小女子了。”

    赵丰气息流转,看向靠拢过来的山贼,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长刀,朝车驾恭声说道:“小姐放心,不过只是群喽喽而已,赵某势必护卫小姐安然返回上党。”

    车驾内轻声叹息,不再说话。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更何况赵丰五人已经损耗大半。

    山贼们一步一步碾压上前,赵丰五人不曾退后半分,眼神坚毅,唯有死战。

    “咴咴~咴咴~~”

    道路的后方突然响起一阵刺儿的马鸣声,准备交战的双方同时被吸引了过去。

    赵丰见那马背上的年轻人气宇轩昂,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大声求助道:“在下赵丰,不幸遭遇山贼袭击,还请壮士出手相助,赵某愿以百金相赠。”

    能有这么多死士护卫,那车驾里的人必定非富即贵,就算不是大族世家,也定是一方豪强。

    吕布如此想着,倘若赵丰不说那最后一句,吕布还有可能会救他一救。

    百金不是一笔小数目,也正因如此,吕布才觉得受了轻蔑和歧视,再加上吕布本就憎恶世家,不想与世家有任何的交集。

    在赵丰充满希冀的目光中,吕布语气淡然的说了句:“没兴趣。”

    见死不救吗?

    赵丰心头有些失落,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毕竟吕布只有孤身一人,就算想拔刀相助,也对付不了这么大一群山贼。

    看来,今天注定是要葬身于此了。

    而另一方的陈胡听到吕布拒绝,哈哈大笑起来,对吕布说道:“算你小子识相,今天本大爷心情不错,就饶你这条小命,你留下马匹磕三个头,自己滚吧!”

    陈胡身边的另一个汉子手握朴刀,对陈胡劝诫道:“大当家,我看此人仪表堂堂,定不是寻常之辈,我们不如放他过去吧。”

    “啰嗦!”陈胡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吕布听到陈胡的话后,脸上没显露出半分怒气,嘴角反倒挂起了一抹冷笑,骑马慢悠悠的开始朝陈胡这边走来。

    吕布的意思很明显,他要过去。

    陈胡被吕布给气乐了,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吕布:“这世道还真有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的人,来几个人,送他去见阎王。”

    赵丰也为之摇头,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突围的最好方式就是冲锋,而吕布这么骑马慢摇慢摇的走,无疑是自己把自己送进了虎口。

    四个山贼挡在了吕布面前,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送吕布归西。

    “让开。”吕布的语气平淡无比。

    回答吕布的是一点寒芒而来,只是那杆铁枪还未刺中吕布,就被吕布夺了过去,随后一枪捅穿了那山贼的胸口。

    那名山贼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倒了下去,跟这个世界永远的说了再见。

    另外三个山贼见状,手中的武器齐齐朝吕布砍来,吕布懒得去挡,因为他们的动作在吕布看来,实在是太慢太慢。吕布长枪横向一划,那三个人瞬间就被抹了脖子,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没了四人的阻挡,吕布骑马继续前行。

    五个、六个、十个、三十个……

    越来越多的人朝吕布这边杀来,然而结果却是一批又一批的赶来送葬。

    那杆黝黑的铁枪在吕布手中,就如同镰刀割麦子一样,不停的收割着一干山贼的性命。

    吕布的眼中带着杀戮,手上没有任何迟疑,别人要他死,那他就不会手下留情。

    上世如此,这世亦如此。

    终于,有人害怕了……

    从最开始不怕死的往前冲,到后来减慢步伐,再到现在手握语气却不断的后退,山贼们已经快要精神崩溃,这家伙还是人吗?

    鞑鞑……鞑、鞑鞑……

    马蹄发出清脆的声音,不仅踏在了地上,更踏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没有人再敢上前,就任由吕布那么骑着马,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陈胡做梦都没想到,吕布就那么轻轻松松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若是换做自己,完全只会是有死无生。

    诧异于吕布强悍实力的同时,陈胡脑门上已经溢出了汗水。艰难的咽了咽发干的喉咙,陈胡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英雄如此勇武,不如去我山寨坐坐,也好让陈某一尽地主之谊。”

    “让开。”

    吕布丝毫不给陈胡面子,语气一如最初的淡漠。

    陈胡心中虽是怒火滔天,却又不敢当场发作,只好尴尬的陪着笑。

    突然,陈胡的脸色一变,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用手指着吕布身后,“英雄,你后面……”

    就在吕布回头的那一瞬间,陈胡的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诡笑,手中大斧对着吕布的头颅一斧劈下,狰狞愤怒的吼道:“你去死吧!”

    陈胡的突然发难,使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一旁的赵丰想大喊一声“壮士小心”,那斧头却已经落了下去。

    “咚~”

    长斧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陈胡陡然瞪大了眼睛,双手握住刺穿咽喉的铁枪,嘴里粘稠的血液不断溢出,已然是没了生机。吕布那一记回马枪他根本没看清是如何使出,就感觉喉咙被刺了个窟窿。

    一枪锁喉。

    陈胡的尸体落下了马背,躺在冷冰冰的地上,无人敢上前收尸。

    “让开。”

    吕布神色不变,再一次开口,若是随意就把后背显露给别人,那简直就是武人的愚蠢。

    这一次,没人再敢阻拦吕布,所有人都迅速的让开了道来,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看着吕布离去的背影,赵丰抹了抹嘴角的血丝,对身边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笑了起来。

    徐小子,你不是老问我什么是天下无敌吗?

    这就是!

    吕布走后,剩下的山贼们把目光投向了刚刚陈胡身边手握朴刀的汉子,寻求他的意见。

    汉子摇了摇头,只说了句:“陈胡已死,大伙儿都散了吧。”

    汉子说完便拍马而去,与吕布的方向如出一辙。

    …………

    日落黄昏,逐渐沉下山坡。

    “将军,等等我!”

    吕布听得后方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还伴有迫切的大喊。

    吕布并未回头,直到那人快马赶到,挡在了吕布的前方。

    那人先对吕布抱了一拳,语气敬重万分:“将军勇武,某愿追随将军,万死不辞。”

    吕布当没听见,绕过那人,继续前行。

    那汉子也不气恼,就那么跟在吕布身后,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愿誓死追随将军。

    吕布听得烦了,直接说道:“你实力太弱,跟着我又能干什么。还有,我也不是什么将军。”

    那汉子闻言,竟跳下马背,小跑到吕布马前,牵过马绳,语气笃定至极。

    “侯成,愿为将军牵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