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二一章 唯有一战

时间:2017-10-22作者:回头大宝剑

    两阳翟县内,三十六方大渠帅之一的波才在听闻先锋将邓垂被斩后,大为震怒,留下两万黄巾军守城,亲率十万大军出击,意欲拿下新郑,以振士气。

    十万黄巾军中,骑兵少得可怜,九成都是歩卒,开拔行进的队伍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

    站在城墙上值岗的少年问向身边不远的同伴:“奉孝,你说蛾贼能赢吗?”

    “喂喂喂,徐元直,请注意下你的言辞,什么叫蛾贼能赢吗?你应该说‘我们能赢吗’?”

    “还有,我们现在是黄巾义军,有着推翻汉王室暴政,还天下太平的远大志向。汉军才管我们叫蛾贼,你怎么老改不过来。”

    名叫奉孝的少年姓郭,单名一个嘉字,地道的颍川阳翟县人,今年十三。

    而旁边长他三岁的少年姓徐,名庶,表字元直,乃是颍川长社县人,好游侠,颇有武艺。

    两人皆头裹黄巾,穿着粗麻衣,只要不是瞎子,就能一眼认出两人身份。

    同时,两人也是极为要好的朋友,但唯独在这件事上,观点和意见却是截然相反。

    面对郭嘉的洗脑,徐庶始终坚定不移,甚至还苦口婆心的劝着郭嘉走回正道,去匡扶天下,为汉室尽忠。

    两人是颍川塾堂的学子,将来是极有可能为官一方的人物。倘若被人知晓他二人悄悄入伙了蛾贼,今后基本也就告别了仕途。

    郭嘉浪荡不羁,从不墨守成规;徐庶也不喜读书,好舞弄剑器,替人打抱不平。

    正是因为此般契合的性格,两人才成了最为要好的朋友。

    听得仕途二字,郭嘉哂笑起来:“入仕有什么好的,即便是将来做了官,也不过是那些人的走狗罢了。”

    徐庶自然明白,‘那些人’指的什么。如果不主动去讨好那些家伙,别说做官了,就是熬上一辈子,都未必能够被举作孝廉茂才。

    话说回来,其实蛾贼也挺好,起码能吃饱饭。当然,前提是你得跟着喊上两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阳翟作为颍川的治县,豪族大户不少。他们平日里储备粮食肉类,囤积居奇,却不料撞上了蛾贼之乱,辛辛苦苦积攒的粮食谷物,尽为他人做了嫁衣。

    黄巾军杀进城内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各处府邸洗劫一空,那些曾奴役他们的大老爷和公子哥们,全被砍去了脑袋。

    而搜刮到的粮食财宝,足以供他们半年开销。

    望着渐渐消失于视野中的浩荡大军,徐庶闲谈起来:“听说前几日,汉军正面迎击,斩了波才的部将邓垂。”

    “呵,他们要早有这样的血性,哪会至于被打得丢了郡城治县。”

    郭嘉出言以讽,不过他心里通彻,蛾贼看起来人多势众,号有百万。实际上却是外强中干,实属一帮子的乌合之众,难成大事。

    当徐庶再一次问起此仗胜负时,郭嘉颇为无奈的说着:“我也很希望大渠帅能赢啊,最好将那些尸位素餐的渣滓们,清除干净。”

    徐庶同郭嘉相处已久,自然听得出他的话外之音。他不喜读书,可不代表他心中所能望见的视野狭促。

    蛾贼之前能赢,是因为暴乱速度够快,抢占了先机,等到汉军一旦缓过气来,再想嬴,就难了。

    最为重要的是,这股子蛾贼不辨烟白是非,就对各地世家以及豪强乡绅痛下杀手,不留一丝活路。

    这使得一些原本想要中立的地方势力,强行站队到了汉军那方,替他们招兵买马,共抗蛾贼。

    而这些遍布地方州郡的世家大族,既是汉王朝的大蛀虫,同样也是汉王室的顶梁柱。

    从二月举事起,黄巾军势如破竹,攻占各郡,到如今,汉军整备反击,双方已渐渐进入僵持阶段。

    这其中,少不了世家们的出力支持。

    “战争,从来都不是拼人多人少。”

    郭嘉伸了个懒腰,盖棺定论:“三个自称‘苍天已死’的道士,带着一群大字不识几个的莽夫就想夺权纂朝,虽有勇气,却也注定了结局悲壮。”

    蛾贼入侵的情报,以百里之疾的速度传至了皇甫嵩的面前。

    十万蛾贼,不是小数。

    皇甫嵩立刻召集了手底将校,以及城中的世家人物,前来共商方略。

    将军们听说蛾贼来犯,个个摩拳擦掌,皆是提议主动出击。

    他们认为,通过前几日的大胜,三军士气已经回来,可以正面强打一波。

    思想保守的文儒们则以为,应以大局为重,坚守才是上策。

    打,还是不打?

    皇甫嵩忖着脑袋,手指刮着额上穴位,他在判断,亦在思虑利弊。

    赢了,蛾贼在颍川的势力将土崩瓦解;输了,蛾贼就很有可能一鼓作气的攻下新郑,进犯京师。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脑海中天人交战,皇甫嵩蓦然睁眼,坚毅的目光中已然有了决策。

    他不说,却是问向下方吕布:“奉先,你以为呢?”

    在场诸人便知晓了皇甫嵩的答案。

    “唯有一战!”

    吕布的回答,铿锵有力。

    皇甫嵩双目闪过一抹亮芒,叫了声‘好’,随后大手一挥,豪气干云:“拿地形图来!”

    将军们围着展开的地形图,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讲述起各自的方略观点。

    经过大半时辰的协商,在荀家叔侄多次‘不经意’的指点下,皇甫嵩拟定出了作战计划。

    从阳翟往新郑的途中,有条潩(yi)水,拦断了两地交通。如果不想绕道,就必须渡河,而这里,就是最佳的战场位置。

    半渡而击,常常是无往不利。

    有人担心赶不及潩水,就被蛾贼抢先。

    目光甚远的骑都尉站了出来,他认为蛾贼多为歩卒,行军速度必定受到掣肘延缓,而且从图上位置来看,明显新郑距潩水更近。

    除此之外,潩水左侧乃是陉(xing)山,完全可以趁着蛾贼不备,遣出奇兵偷渡山林,扮作败退的蛾贼,前去阳翟诈开城门,一举攻克,夺回治县。

    荀家叔侄的目光在曹操身上停留了稍许,意味深长。

    皇甫嵩以为此计可行,便开始调动起人手。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派支骑兵先行,占领潩水以东。

    不出意外的,吕布成了最佳人选。

    至于率奇兵突袭,诈降阳翟的人选,曹操和孙坚都表示愿意前往。

    皇甫嵩微微思索,便有了结果。

    这个方案,既然是曹操提出来的,那就让曹操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