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一八章 荀家叔侄

时间:2017-10-20作者:回头大宝剑

    明月高照,映亮了城内的灰石街道。

    初更已过,全城进入宵禁。城内百姓不得出户闲逛,一经发现,按通敌论处。

    冷清的街道上,止有往来巡逻的几队守夜士卒,以及离开荀府不久的吕、戏两人。

    途中,同戏策并排而走的吕布低声问道:“先生,你同荀家公子相熟?”

    话音出口,他就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戏策能够拜师荀靖,又怎会同这荀家公子不熟。

    而实际上,整个荀家后辈中,也仅此二人理解和认可戏策。至于其他荀氏子弟,九成九都看不起戏策的贫寒出身。

    听得吕布发问,戏策也丝毫不遮掩曾经的过往辛酸,回忆起来:“这对叔侄给过我许多帮助,当年若不是荀文若出言,可能我就冻死在了荀家的院地里。”

    “那先生你为何说话时……”回想起刚刚戏策的寻衅口气,吕布有些摸不着头脑,既是朋友,许久未见,不是应该欢喜畅谈才对吗?

    戏策双手揽着后脑勺,反正前方无人,他干脆眯起眼睛,嘴里哼哼道:“一码归一码,我就是看这对叔侄不爽。”

    吕布顿时哑然,无奈笑了起来,先生啊,还真是……

    却又一时间想不到可以用来形容的词。

    两人走上小会儿,静谧的夜晚只剩下窸窣的脚步。

    戏策睁开双目,忽然开口:“将军切莫小看了这对叔侄。”

    “哈?”吕布莫名所以。

    戏策却只管说着:“荀公达外愚内智,表面看上去怯弱呆讷,实际上谋略超群,远见卓识。又专攻兵家之道,是个极为可怕的对手。”

    有那么厉害吗?

    吕布回想了下,木讷青年的面容很快就浮现在脑海,似乎并不觉得有戏策说的这般玄乎。他好奇问道:“那另外一人呢?”

    戏策吸气又叹气,似是有些无力的说着:“荀文若,在我所遇到的人当中,最接近完美的一个人。”

    长得好看,气质温润,待人温和有礼,又是世家偏偏公子。

    各项条件好也就忍了,明明二十出头的青年后生,居然没有半点年轻人该有的急躁冲劲。老成持重,凡事都求个稳字,除非放水,否则很难从其手里讨取丁点儿便宜。

    不论内政外交,还是齐家治国,都是绝对的人中翘楚。

    连陈老爷子亦称之为‘王佐之才’。

    “那同先生比呢?”

    “半斤八两吧。”

    听到这个答案,吕布放心了不少。

    “他是半斤黄金,我是八两废铁。”戏策耸了耸肩,很是无奈。

    求学时,他曾与荀彧对弈百次,零胜全负,惨不忍睹。

    两叔侄个人厉害点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在他俩背后,还有整个荀家。

    整个汉王朝公认的四大世家:弘农杨氏、汝南袁氏、以及颍川的陈家和荀家。

    但凡能够抱上其中一家的大腿,做官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管是朝堂,还是地方,到处都遍布着这几家的故吏门生。

    “不过说起来,荀文若也是个可怜人。”戏策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惋惜。

    “为何?”

    吕布纳闷儿起来,照戏策方才所说,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身世与才华,又哪来的可怜。

    “在最懵懂的年纪,喜欢上了最平凡的姑娘;在成婚论嫁时,却娶了最不想娶的人。你说可怜不可怜?”

    具体内情戏策也没过多的透露,他只告诉吕布,这对荀家叔侄,如果成不了自己人,也千万不要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故去的常侍唐衡有个女儿,本是想嫁给汝南的傅公明,结果傅公明憎恶官宦,拒而不娶。

    这令唐衡觉得失了脸面,大为恼火。荀彧的父亲荀绲忌惮宦官,于是趁机提出让荀彧娶其女为妻。

    双方家长一拍即合,令两个素未谋面的子女,成亲拜堂。

    如果不是荀彧薄有才名,恐怕就得被那帮书塾老儒,戳着脊梁骨骂得狗血喷头。

    “将军,你就不想再往上挪挪?”

    戏策忽然侧头,朝着吕布挤眉弄眼,意思再也明白不过,只要抱着荀家大腿,就不愁没有大好前程。

    “不想!”

    吕布果断摇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将军你再考虑考虑,其实要荀文若相助,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你能显示出有‘清君侧,扶汉室’的决心,再来点感人肺腑的豪言壮语,他保证能跟着你走。”

    吕布在前边走得远了,戏策在后边小跑喊着。

    他喊着喊着便停了下来,似是想到什么一般,有些自嘲,用只有自己方能听见的声音,喃喃了一声:“偏巧我和他,背道而驰。”

    等到戏策追上吕布时,在吕布前方站着个夜间巡视的将领。

    “吕将军,这么晚不在屋内歇息,是想同曹某一同赏月吗?”身材相较矮小的曹操笑着寒暄起来。

    意料之中,夏侯兄弟如影随形,也跟在身后。

    有这两人在,一时半会儿很难杀得了曹操。

    吕布收起心思,抬头望了眼天空,那皎洁的月色倍显凄冷。

    “曹将军,吕某乃是粗人,会的只是些杀人把式,赏月这类文雅活,你还是寻觅他人吧。”说着,吕布朝他抱了个拳:“告辞。”

    曹操也不强留,笑着说了声‘吕将军慢走’。

    直到吕布走过很远之后,他才悄然回头。

    细小有神的眼珠里,浮过一丝杀机。

    也仅仅只有那么一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