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一七章 戏志才,好久不见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城楼上诸人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人头,随后又望向吕布,惊骇的眼神如是在看妖怪。

    仅仅一炷香的功夫,吕布不折兵将,就以绝对胜利者的姿态,重返城楼。

    这让诸人大惊之余,同时也稳稳的吃下了一粒安心丸。

    有如此凶悍的猛将守城,黄巾贼还能攻上城墙吗?

    不存在的。

    城楼上汉家将士呼喝声起,满脸的振奋之色,士气暴涨。

    这位姓吕的将军,该是老天派下来拯救我们的吧?

    士卒们的心中,如此想着。

    眼下的大汉疆土,各地蛾贼并起,州郡接连失守。

    大贤良师张角的突然暴动,固然占了先手,打得官军们措手不及,但这只是其一。

    其中最为根本的原因则是,各地郡兵安逸太久,严重缺乏训练操持。军中士卒也都没摆正思想,他们入伍不为保家国,只想着干吃粮饷,打发日子。

    致使在蛾贼发起反叛时,官军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镇压,就惊慌四逃。

    当然,要说郡兵孱弱,这也得排除其他个别地方,比如并,幽,西凉等地。这些地方基本上战事从没断过,穷归穷,但民风彪悍,战斗力绝对是强得一匹。

    西凉铁骑雄天下,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

    蛾贼遭此大败,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再来。全国各地黄巾总数逾越百万,仅颍川一地就不下二十余万,若是倾巢而出……

    这场仗,不好打啊!

    皇甫嵩面色沉吟,眼下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击退黄巾的第三天,在胡车儿和张辽的护卫下,戏策平安抵达新郑。

    这可把吕布高兴坏了,有了戏策,就不需他自个儿再去琢磨思虑,想破脑袋。

    戏策动脑,他出力气,再也简单不过。

    看到吕布亲自站在城门来迎,戏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开怀。

    他翻下马背,躬起身子一路往前:“策不过一介寒儒,怎敢劳将军亲迎。”

    吕布笑了起来,这家伙在他家蹭吃蹭喝那会儿,可从没这么礼节拘束过。

    他先是上去扶起戏策,然后又朝向胡车儿和张辽说了声‘辛苦’。

    胡车儿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已经习惯了给戏策当随从护卫。而且他觉得戏策这个人倒是挺有意思,稀奇古怪的事情懂得不少,也不像其他酸儒生,磨磨唧唧,满脑子的圣人古训。

    年少的张辽对此倒是颇有微词,“听说将军又打了胜仗,什么时候才能也带我上战场?”

    三军易得,一将难求。

    这个道理吕布还是懂的,张辽不仅是老将军疼爱的孙儿,也是戏策所看好的将才。正因如此,吕布才更要时常磨他些骄躁性子。

    他伸出手掌,较为宠溺的揉了揉少年的额头,笑着说道:“等你呀,再长高些。”

    进城之后,戏策并未随着吕布去住处歇息,而是拉起吕布,往另外的街道走去。

    吕布不解,“先生,我们这是去哪?”

    戏策今天一身干净整洁的长衫,先前蓬塌的头发也打理得齐整有序,头上还束起了纶巾,这令吕布感到尤为惊讶。

    貌似只有在自己成亲那天,才见到戏策这样精心打扮过一次。

    事反常态必有妖!

    难道,是去见他的小娘子?

    吕布双目一亮,忽地就变得八卦了起来。

    戏策余光瞥到吕布那好奇中透着丁点儿猥琐的表情,用脚趾头都知道他想歪了,摆正脸色道:“这是去见我的恩师,顺便认识下我的几位朋友。”

    两人快步走着,转过两个街角,来到一座奢豪的府宅门前。

    吕布抬头望了眼门匾,那里挥有凝沉的两个鎏金大字,荀府。

    戏策踏上石阶,朝门口的管事拱了拱手:“劳烦通禀,戏策求见。”

    管事问明来意,说了声在此稍候,便进府通报去了。

    很快,就有仆人出来,领着二人入府。

    荀家的府宅很大,起码比起吕布那间小院,要不知大了多少倍。倘若曹性在此,肯定会狠狠往地上大吐口水,然后万分嫉妒羡慕的骂上一声,狗大户。

    两人随着仆人一路走着,转过许多道廊角,又经过几处假山水池,最终在一处堂屋外停了下来。

    屋子的外门虚掩,守在门外的老仆显然认得戏策,枯干的脸上露出慈祥。

    “朝伯,您老可好?”戏策走至老仆面前,主动问安。

    老仆笑着点头,露出仅存的两颗门牙,“自你走后呀,耳旁倒是清净了许多。”

    “年少不懂事,给朝伯和恩师添了许多麻烦。”戏策罕见的羞惭起来。

    “这位是?”老仆将目光挪到吕布身上,微微眯了眯眼。

    吕布抱拳,刚欲通上姓名,就望见那老仆随性的摆了摆手,“不必了,老头记不得那么多人氏,只要无恶便善。”

    “朝翁,你在同谁讲话?”屋内传出一道稍显苍老的声音。

    老仆如实回道:“老爷,策公子看您来啦。”

    “志才回来了?”屋内的声音里明显透着高兴。

    戏策推开屋门,站在门槛外一揖到底:“学生戏策,拜见恩师。”

    堂内乌衣老人鬓发斑白,和善的朝他招了招手:“进来吧。”

    吕布站在门外,同老仆分立左右,如同两尊门神。

    师生一叙,便是两个时辰,等到戏策迈出门槛,天色早已暗淡下来。

    屋内的老人名叫荀靖,号玄行先生,乃是故去的神君荀淑第三子。他与另外七个兄弟,被世人合称为‘荀氏八龙’。

    由此来表达八人的智慧与贤能。

    八人之中,以老六荀爽名声最显,其次就是这个玄行先生。

    曾有人问相士,靖与爽孰贤?

    相士答:“二人皆玉也,慈明(荀爽)外朗,叔慈(荀靖)内润。”

    令人遗憾的是,荀靖一生都未曾踏足仕途,在颍川隐居终老。

    拜别了恩师,戏策见天色已晚,准备先行回去,明日再带吕布去会见他的那些朋友。

    两人走出荀府,吕布却撞见了前几日见过的那两个世家子弟。

    相貌如玉的温谦公子见到戏策,微微小怔了一下,随后笑道:“戏志才,好久不见。”

    “荀家叔侄,好久不见。”

    长者荀公达,其次荀文若。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