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一一章 虎牢之下闻金戈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冬去春来,花开花落,转眼已是初夏。

    奉诏南下的吕布从并州出发,率着两千骑,往南渡过浊河,沿着浊河的几字口,继续往南过了西河郡,抵达河东。

    然后经过司隶,往东走至河内,再变道往南,进入颍川。

    一路上几乎都是沿着浊河在走,若不是这些草原儿郎不会水性,不然怎么都要趁着扎营歇息的功夫,下去浪他一波。

    在路过荥阳的时候,遇到个老朋友,徐荣。

    徐荣因协助吕布击退过鲜卑人,封功为威寇将军,镇守荥阳。

    荥阳之地,乃是帝都东边的重镇,在其背后的二十余里,便是天下雄关,虎牢。

    虎牢关南连嵩岳,北濒浊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吕布从关内而出的时候,他骑着赤菟,高挺起身躯,拖握画戟,却总能听到耳畔响起无数的兵器交戈与热血嘶喊。

    这个地方,曾是那么的熟悉。

    徐荣同高顺一样,是个不健谈却统帅极高的人物。

    他同吕布说起话来,眼眶子里满满的都是羡慕。

    他羡慕吕布有这样的机会,可以上阵杀敌,可以建功立业。

    和大多数的汉家男儿一样,封侯拜相,也同样是徐荣所追逐的梦想。

    吕布对此苦笑连连,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同徐荣调换过来,立马回他的并州,安安心心的守着妻女,以及五原郡内的一亩三分地。

    出了荥阳数十里后,吕布发现自个儿犯了个天大的错误。

    南方地形不像北方,到处都是宽广大道和辽阔原野。南方多丘陵山地,条条岔岔的小道数不胜数,兜兜转转,头一回来南方的吕布,脑袋都绕晕了。

    如果现在折返荥阳让徐荣派些斥候引路,又要花上许多功夫,只让一两骑回去吧,吕布又怕他们会迷失在这些枝繁叶茂的丛林里。

    吕布回头问了声,有谁能够去前面带路。

    身后跟着的两千骑,众脸懵逼,同样是分不清东南西北。

    满脸黑线的吕布只好做出决定,沿途募些当地百姓,作为向导。

    戏策倒是颍川本土人士,可他并未在此行之列。

    主要还是戏策的身子骨不行,瘦弱单薄。而五原距颍川郡的路途又极为遥远,光马背上的颠簸,都能把他的骨架子给抖落散了。

    吕布本说让戏策安心的待在九原休养,可戏策难得的犯了犟,如何都要回来走上一遭。吕布拗不过他,只能让胡车儿领了三十名士卒,护着戏策,慢慢前往颍川。

    越往前,从各地逃难的百姓就愈发多了起来,壮年男子居少,大多都是些孤寡无力的老弱妇孺。

    从他们口中,吕布得知了皇甫嵩已经从郡治县阳翟,退守至新郑布防。

    在逃难的百姓里,不少人都知道去新郑的路线,但当吕布让他们骑马时,却是一个个的都摇起了脑袋。

    在骑马游牧这方面,南方人是的确不如北方。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当吕布发愁之际,有个较为魁实的青年在得知这位将军要去往新郑时,毛遂自荐,愿意给他们担当向导。

    吕布坐于马背,居高临下的审视青年几秒,问了他的名字,以及贯籍。

    青年自称是叫文稷,沛国谯县人,因避乱蛾贼,而往北方逃难。

    吕布见他不似说谎,便让人给了他一匹马,令他走在前头。

    奔跑两个时辰过后,吕布下令暂作歇息。

    “将军,我可不可以加入你们?”领路青年走到吕布面前,似是鼓起了万分勇气,目光里带着憧憬,心里有些忐忑。

    吕布看得出,此人有些拳脚把式,却也没有明确回复,而是问他:“为什么?”

    青年也不多想,如实回道:“我看你手下的人跟着你,都能吃饱饭,我也想。”

    “怎么,难道其他军中的士卒,就吃不饱饭?”吕布眉头一沉,这看似荒唐的理由,却让他有了一丝震惊。

    青年点了点头。

    吕布仍是有些不信,又问他:“你从何得知?”

    青年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身子明显有过瞬间的僵硬,脸上也闪过一丝窘迫和慌乱的神色。

    看似细微的反应,却逃不过吕布的眼睛。

    见青年不想开口,吕布也没有再问下去,每个人心间总会藏有一些,不能为他人所知的事情。

    吕布不问,青年反而镇定了许多。他深吸口气后,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朝吕布低声说着:“其实,我是个逃卒。”

    吕布诧然,军营中撰有明律,明明白白的写着:凡临阵脱逃者,轻则发配边疆苦役,重则斩首处死。

    所以那些逃卒脱离战场之后,要么落草为匪,要么就脱去兵甲武器,混入百姓队伍中,一同逃命。

    且不说眼前青年的品行如何,单凭他敢承认自己是个逃卒,尤其是在一个将军面前,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吕布看着他,笑容玩味:“你就不怕我将你按军法论处?”

    青年明显变得紧张起来,似是有些后悔说出了自己逃兵的身份。

    他僵直的站在原处,心里头,砰砰直跳。

    吕布对逃兵其实并无太多的轻视,保家卫国固然是男儿的职责所在,但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视死如归。

    “我可不养闲人。”吕布悠悠说道。

    青年一听,立马有了精神,“将军,我可以给你扛戟。”

    后来的交谈中,吕布得知文稷本有两儿一女。可惜的是,大儿子在昨年夏天患疫病死了;祸不单行,抵至凛冬,小儿子又患上寒毒,家徒四壁的文稷只得含泪把女儿卖了,换来几串铜钱,去请了郎中。

    黄巾爆发之后,他逃离战场回了老家,带着婆娘和小儿子准备逃往北方,却在途中遇到蛾贼,被冲散不见了踪影。

    原本只有几万的蛾贼,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多。许多百姓都随之加入,跟着在各地大肆抢掠。地方官吏要杀,豪强世家也不放过。

    一名蓬头脏脸的小女孩远远望着吕布手里的饼子,一遍又一遍的咽着口中唾沫。

    自出虎牢关以来,吕布途中见到过的难民数不胜数,但他从未有过一次施舍。

    实际上他所带的军粮也只能维持日常开销,而且贸然救济,只会引起难民之间的争夺,甚至是一拥而上的哄抢,滋生暴乱。

    也许几年之后,小玲绮也有这么高了吧。

    想到这里,吕布露出个欣慰的笑容,朝那边的小女孩轻轻招了招手。

    这一幕,恰好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名儒衫文士眼中。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