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零九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酒过三巡,酒量浅的汉子们要么趴在桌上,要么抱着酒坛倒在地面,打起了呼噜。

    这场酒宴,喝得可谓十足尽兴。

    曹性三步两晃的走了过来,勾着吕布肩膀,打了个酒嗝,醉意醺然:“头儿,我跟你打个商量。”

    吕布将酒碗同曹性碰了一下,又望了眼被灌上好几坛,正靠着棵苍松扯着呼噜的宋宪。

    曹、宋二人跟他最久,从一起入伍,到后来一起上战场打鲜卑人,再到今日共饮。

    很庆幸,时光荏苒,两人依旧还在身旁。

    吕布露出笑意,将手伸过曹性的后背,搭在另一边的肩头:“说来听听。”

    曹性侧头看着左肩上的手掌,心中温暖之余,也没忘记正事:“头儿,你看啊,我家隽儿今年也四岁多了,这小子聪明,将来肯定也会有大出息。每回你来我家,小崽子开门跑的比谁都快,心里念念喊着的也是他的吕伯父。”

    “讲重点。”

    曹性那点弯弯肠子,吕布能不知道?

    “嘿嘿嘿……”

    曹性搓着手,笑容里透着一股猥琐劲儿,“头儿,我是琢磨着,不如好事成双,来个喜上加喜。我就厚着脸皮替我家儿子,向你订个娃娃亲。”

    正三五哥俩喝着酒的汉子们一听这话,晕沉的脑袋霎时清醒了不少,心中纷纷低骂起来,这狗日的曹性,真他娘的鸡贼!

    同时也万分懊恼,怎么自己就没想到这点!

    “曹性,那是你儿子吗?”落后于人的汉子们起哄大笑起来。

    曹性成亲那天,在场的许多人,可都是去喝过喜酒的。

    曹性一听,这帮家伙是存心想把事情搅黄,顿时拉黑起脸,不甘示弱的操骂起来:“他叫老子一声爹,就是我儿子,你们这些砍脑壳的龟驴蛋,是不是眼红了。”

    “谁眼红你啊,我家儿子不比你的差,今年也有三岁,可孝顺我和他娘了。”有个汉子回答得无比机智。

    “没错,就说我家那兔崽子吧,在乡塾里跟着先生念书,现在都能识得上百子了呢。”又一名汉子接口说着,脸上满是自豪神色。

    “听你这么一说,我家那个……”

    一群粗鲁汉七嘴八舌的讲了起来,故意拔高些声量,好清楚的传入吕布耳中。

    看似在怼,实际上却是纷纷借机宣传起自家儿子。

    曹性气得跳脚骂娘:“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憨货!”

    吕布听着嚷嚷传来的声音,不禁有些想笑。

    小家伙才刚刚满月,这帮子叔伯们就开始操心起了她的终身大事。

    他笑着对众人说道:“这事我可做不了主。”

    在场之人遂纳闷儿起来,女子嫁人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作为父亲,就算让女儿嫁给乞丐都无可厚非。如若不从,那就是不孝,对于不孝子女,打死亦不为过。

    再说了,数千上万人的命运吕布都决定得了,为何又定不下自己女儿的婚事。

    “头儿,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曹性脸上浮现出不加掩饰的失落。

    吕布望着在薇娘怀中入眠的小东西,语气轻悠的说着:“小东西的未来啊,还是让她自己选吧。”

    上辈子被当作了政治砝码,这辈子,就勇敢的去追逐自己想要的幸福吧。

    “你的意思是,只要她喜欢我家隽儿,你就点头吗?”曹性眼底重新焕生出一抹亮彩。

    吕布笃定答着:“没错,只要小东西喜欢,我这个当父亲的,都不会阻拦。”

    回想起当日,严阚不惜以断绝父女关系来胁迫女儿。吕布放弃之后,好在严姑娘勇敢的迈出了那一步,不惜忍受他人的白眼与诟病,才同吕布走到的今日。

    所以吕布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再像她的娘亲一样,遭受世人的指指点点。

    听得吕布发话,又一人仍是不确信的问道:“那若看上我家那不成器的娃子,将军也不会阻拦。”

    吕布点了点头。

    “今天大伙儿可都听着呢,到时你不能耍赖反悔啊!”

    “我才没有你那么厚的脸皮。”

    “哈哈哈,来来来,喝酒喝酒!”

    心情大快的曹性端起酒碗,咕嘟咕嘟的灌了起来,他心里头有了计较,大不了回去再多生些,这个看不上,总有一个该看上眼吧。

    反正一句话,就是要和吕布当亲家。

    当然,在场诸位有这种想法的可不止曹性一个。

    以致于后面撑起天下的年轻一代们,大多都是年龄相仿,相差不大。

    几轮推杯换盏过后,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人,又多了些。

    神识清醒的老将军望向吕布,没来由的问了一句:“奉先,可有听过蛾贼?”

    底下这帮将校可以大胆的同吕布玩笑,但绝对不敢跟老将军嬉皮笑脸。就连敬酒时,也都是双手捧着碗底,弓曲起身子,恭恭敬敬。

    老将军没了以往的严肃面孔,让大伙儿不必拘礼,但他们仍旧怀有敬畏之心。

    吕布不明白老将军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遂回答着:“略有耳闻。”

    黄巾军波及七州二十八郡,就算是聋子,也能听见点儿声响。

    并、凉两州因僻远荒凉的缘故,少有太平道信徒。眼下朝廷又颁下铁令,凡太平道教徒者,一个不留。

    吕布曾也抓获过几个,只是那时候小东西还未出生,吕布想替腹中女儿积些阴德,念在这些人也无甚过错,便放了他们。

    “蛾贼猖獗,各地暴乱不断,此乃大丈夫建功立业之时。奉先若有想法,老夫可以托人举荐。”老将军抚着白须,眼中含有殷切的期盼。

    在张仲眼里,以吕布之勇武,只当个度辽将军,真是屈才了。

    他不想埋没了这么好棵苗子,如果可以的话,老人希望吕布能够接手镇北将军的位置,替他守护并州。

    而眼下,正是大展拳脚的机会,只要吕布能够顺利平叛,剿灭蛾贼。

    晋升之路,只在眼前。

    吕布听完,并未有半点情绪波动。

    他朝着张仲躬了一礼,随后淡然说道:“布谢过老将军栽培,但我想安安静静的守在妻女身旁,看着女儿长大成人。”

    “只要蛾贼不闹到并州,就无关某事。”吕布后面又补上了一句。

    喝高了的老丈人听到这话,顿时瞪眼吹须,猛地一拍桌子,“男儿当报国,岂能为儿女私情所累!”

    他年轻时杀敌的那会儿,也是一个铮铮的铁骨男儿。

    “我意已决,二老不必再说。”吕布摇头,立场尤为坚定。

    唉~~~

    老将军长叹一声,整个人都少去了许多精神。

    此时有数十骑从南边赶到五原,又来到了吕布的家门口。

    在羽林卫的开道下,身穿玄色宦官服的小黄门走进院内,尖嗓着声音喊道:“吕布,接旨。”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