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零七章 吕家有女名绮玲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什么!”

    吕布心中一惊,再也顾不得其它,唤来赤菟,风驰电掣的往郡城方向赶去。

    留下一众发懵的将校,他们不少人都在年初成了亲,其中也有些婆娘怀起身孕。但他们却从未像吕布这般,把心整悬在家里。

    大多数男儿郎觉得,我堂堂七尺男儿,当建功立业热血疆场,哪能整在家与妇人待着。

    吕布快马回城,还未进院,便听得屋里传出阵阵痛苦叫声。

    院子里摆起了香炉,身为一方郡守的严信此刻正在那里诵经祷告,祈求母子平安。

    “薇娘,你听得到吗?为夫在呢,别怕!”吕布踏进院内,大声喊了起来。

    房门打开,有名婢女探出脑袋,朝向吕布略微嗔道:“老爷,不要高声嚷嚷,这会影响到屋里的接生。”

    话音刚落,吕布立马闭嘴噤声,生怕再发出丁点儿声响。

    严信递给他一本经书,让他也跟着诵经。

    吕布一时间找不到别的法子,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后,也只能信这所谓的佛法一回了。

    翻开绢帛,念起那些晦涩难明的语词。

    两个时辰过去了,屋内的痛楚声不仅未停,反而愈发大了起来。

    即使隔着门墙,也能感受到那种钻心钻肺的痛。

    外边诵经的吕布心乱如麻,这比他在战场上身陷重围,还要难受,揪心。

    房门打开,有名婢女端着木盆出来,将盆里温水全部倒在了门前的土沟里,全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吕布待不住了,将手里的佛经一扔,快步走了过去,抓住婢女手腕,急切问道:“夫人怎么样了?”

    将军的手劲哪是一个婢女能够承受得了,她痛得几乎落下泪来:“奴婢不知啊,老爷。”

    吕布顿时来了火气,压低着声音咆哮起来:“那还不快去问!”

    婢女头一回见到吕布发火,懵了片刻,战战兢兢的应下之后,重新回到屋内。

    她们本是一些穷苦家庭的女娃,然而这个世道,底层百姓的女儿,基本上等同于拿来卖钱的货物。也许父母们是觉得,与其跟着受苦,还不如去大户人家当个婢女,混口温饱。

    很快,刚刚的那名婢女出来了。

    兴许是方才吕布的急躁模样吓到了她,以至于起话来都有些不太利索,声音怯弱得如同蚊声。

    她告诉吕布,稳婆夫人破了羊水,只要顺利,孩子很快就会出来了。

    吕布心中稍安,摆手让婢女继续回屋里伺候着。

    从上午明媚的艳阳,到日落山坡的黄昏,再到夜间的明月高挂,凉风习习。

    这绝对是吕布有生以来,渡过最为漫长的一。

    不是很快就会出来了吗?

    屋内薇娘的痛叫声从未停歇,足以用撕心裂肺来形容。

    而稳婆呢?来来回回的就那几句,看似没有任何成效。

    吕布最后的一点耐心也熬光了,他豁然迈开步子,往房屋那边走去。

    身旁的严信瞧见吕布动作,抢先往前疾走两歩,伸手拦下道:“妹夫,你这是想做什么?”

    “四哥,我不能再让薇娘生下去了。”

    吕布沉起眉头,漆黑的夜瞳里夹杂着复杂。

    “你再等会儿。”严信试着去服吕布,却被一把推开。

    “等什么!你听到没有,薇娘嘶喊的语气声里,生机已经弱了许多!”

    关心则乱,吕布几乎丧失了理智,悲伤而又哀凉的低吼着:“再这样,她会死掉的!”

    在那个年代,因生娩而死的妇人,比比皆是。

    孩子没了,以后可以再有,薇娘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屋里没了动静,吕布心头一凉,就欲往里冲去。

    哇~呜哇~~

    忽地一阵大哭,带着无限的勃勃生机在屋内响起。

    那一瞬,吕布整个人都得到了解脱,觉得世间从未有过如此美妙的声音。

    生了!

    屋外的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又喊又跳,激动得不出话。

    等到可以进屋时,吕布急忙的快步走了进去,来到床榻边上坐着。

    平躺着的严薇气息微弱,脸色很是苍白,不见半分血色。

    吕布伸出一双大手,暖暖合握着妻子的手,吻了一下,轻声喃喃:“辛苦你了,薇娘。”

    稳婆抱着洗净后的婴儿,又用软布包裹住身子,走到吕布面前,先福了一礼,随后满脸笑容的恭贺起来:“恭喜吕家老爷,是个千金。”

    终于当父亲了!

    吕布心中那一瞬间的感觉,真的不出来。

    他伸出手去,那双握着画戟、斩敌无数的手掌,竟有些轻微颤抖。

    怀中的东西显然体会不到老爹此刻的心情,只管着哇哇哇的大声哭喊。

    吕布轻轻刮了下女儿的鼻子,蛟目中泛含有泪花闪烁,言语间是抑制不住的高兴和开心:“绮玲,我是爹爹啊!”

    梦里那个活泼跳着喊着‘哦哦,举高高,骑大马’的姑娘,可不就是眼中的不点吗?

    东西张开朦胧的眼睛,一双乌黑亮丽的珠子里灵韵有神,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霎为可爱。

    吕布抱着东西,坐在床头,看向为吕家‘立下大功’的秀美女子,温和道:“薇娘,是个女孩。”

    严薇轻轻‘嗯’了一声,淡淡的笑着,夫君似乎很是喜欢这个家伙呢。

    刚出生就这么能闹腾,将来也肯定会是个生龙活虎的主儿。

    吕布将东西轻轻放在严薇身旁,看着折腾够了的东西悄悄入眠,心中欣慰喜悦的同时,亦是感慨万千:“老爷,你待我吕奉先,何其厚也!”

    一月之后,吕布的住宅院内,摆起一场大宴,里里外外摆上了数十桌。

    每张桌上都放着炙烤好的半只肥羊,外加一些煮菜,桌角旁还放有三坛美酒。

    眼下的五原郡才刚有起色,粮食储备较少,一切就只能暂且从简。比起那些豪门世家的酒宴来,算是十分寒酸了。

    参与这场宴席的大多是行伍之人,高顺、魏木生、曹性、宋宪等人几乎是一个不落。

    长史崔绪、主簿陈复等文职官员也纷纷前来祝贺。

    身为郡守的严信则是一大早就出了郡城,去郊外迎接严家二老去了。

    除此之外,张仲张老爷子也破荒的来到了五原。

    这场看似的满月酒,几乎整合了并州未来所有的大佬。8)

    </br>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