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零六章 养子当如曹巨高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天子回头看去,众臣亦随之看去。

    那人跪伏在靠前位置,手中笏板压在地上,轻轻叩首。

    刘宏望见此人,眼中阴戾的神色消去许多,继而添出几分兴致。

    大鸿胪卿曹嵩,朝野内外出了名的老滑头。

    外戚同阉宦争斗数年,早已势同水火,彼此心中都是恨不得将对方除之而后快。

    朝中百官们也都各自站队,在这崇德殿内,起码八成以上的官员,都是双方培植的党羽。

    当然,其中也有个别官员,两不相帮,作壁上观。

    唯有曹嵩,不管哪头,都能吃得开。

    追溯起曹嵩家世,倒是无据可考。他自称是汉初丞相曹参之后,在年少时被曹腾收为义子。

    曹嵩懂得察言观色,很会为人处世。

    先帝在位时期,就让他担任了司隶校尉等一系列要职,等到了当今天子即位,曹嵩又被擢升为九卿,可谓荣贵非凡。

    当职期间,曹嵩从没闲过,他跟那些看不上铜臭味的世家老爷们不同。只要一有机会,曹嵩就会利用手中权力,来谋取财产,经过数年累积,曹家也称得上是富甲一方。

    刘宏从殿外走进,抬腿步步踏上台阶,走到象征天子身份的位置处,大袖一甩,霸气的跪坐下来,问向曹嵩:“曹卿所荐何人?”

    众臣亦看了过去,如果所举荐之人是个庸才,等到吃了败仗,天子一怒,曹嵩同样也会被殃及池鱼。

    “回陛下,臣举荐大将军麾下军司马,曹孟德。”曹嵩说了一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

    群臣懵了。

    刘宏霎时乐了,望向一脸正色的曹嵩,“曹卿,这曹孟德不是你儿子吗?”

    “陛下神文圣武,文学旷达,当听过‘举贤不避亲’的典故。”曹嵩回答得掷地有声,却也不忘拍上天子的马屁。

    原先的曹嵩并不喜欢自己这个长子,年少时的曹操不喜读书功名,却爱舞枪弄棒,常常给家里惹来许多麻烦。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曹操不是自己儿子,曹嵩早就将他移交官府,逐出曹家。

    直到后来曹操当上了洛阳北部尉,把整个洛阳治安都管理得井井有条,又不畏强权的棒杀了十常侍蹇硕的叔父。

    曹嵩终于发现,他的这个儿子绝非池中之物,将来必会成为国之大器。

    也是从那时起,曹嵩转变了之前的种种观念,他给常侍之首的张让使了大笔钱财,免去曹操的‘过失’,后又几经周折,才将曹操重新调回京都,跟着何进办事。

    父子间曾有过一次长谈,曹嵩问他,志向如何?

    曹操那时也不清楚老头子的用意,遂慷慨答道:“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觅封侯拜为征西将军。然后等到死去之时,能在墓碑上刻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生足矣。”

    曹嵩听完,忽地大笑起来:天不负我曹巨高也!

    既然儿子有抱负,有理想,那就去干吧。

    所以,在最关键的时刻,他这个当父亲的,站了出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刘宏特别喜欢别人说他有知识,有文化,所以在曹嵩这一番言论之后,极为高兴的大手一挥,诏令曹操为骑都尉,领兵五千,去往颍川救援皇甫嵩。

    以至于后来老一代的都说,生子当如曹操,养子当如巨高。

    然而等到了吕布曹操称雄的这一代,又有了另外一句话:生子当如孙仲谋,养女唯有吕奉先。

    且不说南方的黄巾军给汉王室带去了多大困扰,眼下的吕布也是在愁愁愁愁。

    夫人怀孕已有九个多月,临盆在即。

    隆鼓起的肚子比起最初,已经涨上了好几倍。

    吕布什么都不敢让她去做,只是每天扶着她,在院子里打转几圈,走上小会儿。

    怀孕的这段时日,严薇的胃口似乎好了许多。

    然而随着肚中婴童的增长,严薇的情绪变得极不稳定。以前从不使性子,连说话都温言细语的她,竟偶尔也会使气烦躁的摔着东西。

    每每到了夜间,更是觉得心里像有团火焰在烧,令她寝食难安。

    吕布为此好几宿都没睡觉,顶着大黑眼圈想尽了办法,甚至还跑去南方的太原郡,请来了大仙驱邪。

    结果依旧没有半点头绪,后来问到丈母娘才得知,这种现象叫做‘烧心’,是每个女子成为母亲之前的必经之路。

    怀胎十月,不易啊!

    再到后来,吕布特地雇了两名稳婆,又招了四个手脚勤快的婢女,日日夜夜的轮流候着。

    第一个孩子,于他而言,意味着太多太多。

    前方的原野上数千匹战马奔腾,马背上的士卒们左手握枪,右手牢牢攥紧缰绳,面容坚毅的来回冲驰数趟,再无一人落马。

    陪同在吕布身旁的将校们暗自点头,终于不枉这么多天的刻苦训练。

    半年时间里,五原郡内四县的重建工作基本上得以完善。

    这主要归功于严信的走访鼓舞,和长史崔绪的计划制定,以及广大朴实百姓的任劳任怨。

    至于粮食问题,先前在查抄郑家的时候,收获了大量的粮食牲畜,而这些又被其余的严、张、王三家给瓜分了干净。

    张老将军和严老爷子在得知吕布缺粮后,二话没说,直接将分到的粮食牲口,全都送往了五原。

    这才使得五原百姓暂渡难关,吕布心中亦是感激不已。

    除此之外,吕布从于夫罗的手里按照约定,收下了朔方北境的土地,与严家一同进行盐泽的开采。

    这事要是成了,将又是一笔巨大的财政收入。

    脱去冬裘,换上清爽长衫。

    乡塾里的学生已经激增到上百人,如今郡内最为有名的人物,当属戏策。

    每当他闲暇之时外出散步,但凡见到他的人,不管老的少的,男人女人,全部都会站在一边,等他先走,然后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夫子’。

    军中的事务,吕布已经很少过问。

    戏策说得没错,高顺和魏木生比起他来,更适合当一名统领。

    历经半年,新入伍的那些粗汉们,总算是有模有样,狼骑营也扩充到了两千人数。

    正当高顺向吕布汇报成果时,陈卫从郡城内一路疾驰而来,急声禀道:“将军,夫人要生了!”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