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二零一章 未来的大佬们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冀州,巨鹿郡内的某处山村。

    三名身穿破旧道袍的男人,在百姓们感恩戴德的再三挽留中,踏上了新的行程。

    前方的道路崎岖,三人相互扶持,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道上。

    左右两名道人相貌平平,方脸坍鼻,并无出众之处。唯有中间那人,手中持有九节杖,头上虽已斑白大片,但几缕薄须飘飘,颇有仙人之姿。

    他创立太平道,号大贤良师。

    “大兄,你真的想好了?”排行老二的道人心中犹豫了许久,忍不住开口问道。

    另一名道人的态度却是与之相反,笃定的说着:“二兄,有什么好想的,这可是大兄毕生的心愿。”

    老二唤张宝,老三名张梁。

    他们同中间这名老道人,乃是至亲的骨肉兄弟。

    老道人提起踩进深水凼里的右脚,在迈出左脚之际,他看向身后的两个弟弟:“你们怕了吗?”

    张宝摇头,张梁亦摇头。

    “如今算算,自我起初传道之时,延至今日,已有十五载矣。”

    老道人掐指算了算,饱含风霜的脸庞上布满沧桑,他久久叹息了一声:“十五年,可真是快啊,仿佛只是一个眨眼,我便老了。”

    十五年间,他奔波于各地郡县,施符化咒救人无数,被百姓们奉为仙师,挂画像供奉于堂。

    利用施符救人之机,他不忘向底层百姓宣扬太平道的教义,反对剥削敛财,教人弃恶从善。

    这赢得了大量百姓的好感与拥戴。

    短短十余年间,太平道的势力从一个县府,发展到如今遍布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教内徒众多达数十万。

    已有撼山之力。

    “我救得了患病的百姓黎民,却独独救不了病入膏肓的汉王室。”老道人感慨万千,摇头说着:“它已经腐烂到了骨子里,没得救了。”

    所以,必须推翻了它。

    纵使不为自己,也要为这天下苍生讨个说法。

    他约好各地渠帅,在三月初五这天,行大义之事。

    早在他传道之时,就事先将各地信徒按照区域,统一整合成组织,名为“方”。总共设有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各方首领称“渠帅”。

    天空中猛地划过一道闪电,继而响起惊雷。

    老道人仰望着昏暗苍穹,神情忽然暴躁起来,他以九节杖指天,愤然怒吼:“苍天已死!苍天已死!”

    距此地较为遥远的南方,吴郡富春县内的一户宅院里。

    有名英气勃勃的小男孩正使着一杆木制长枪,在院地里左右翻飞,身影跃动,枪尖刺得头顶的树叶‘唰唰唰’的飘落一地。

    好似一条与浪相勃的小恶龙。

    “阿,阿……阿兄!”

    坐在一旁的小家伙咿呀呀的喊着,一双小手拍得通红。随后他站起身,一步三颤的走向这孙策。

    小家伙很喜欢哥哥,比喜欢娘亲还要喜欢。

    身旁的两个奶娘赶紧过去扶着,别让小公子摔倒了才是。

    身为哥哥的孙策却明显不喜这种拖油瓶,将手中动作一停,不耐烦的挥着手:“走开走开,小心让我伤了你。”

    他可是立志成为楚霸王一样的英雄人物,哪能跟这种两岁不到的小屁孩待在一起。

    小家伙似是听懂了哥哥的意思,一下子就嚎啕了起来,哇哇哇的大声哭着。

    从院外走进的青年听到哭声,上前抱起小家伙,一边哦哦哦的哄着,一边看向孙策,笑着说道:“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老是欺负弟弟。”

    切~

    小孙郎将头一撇,桀骜的性子哪里肯服输低头。

    他问向眼前青年,“叔父,我阿爹呢?”

    青年摇了摇头,无奈的说着:“你父亲在下邳当值,不回来啦。”

    小孙郎脸色明显透着失落,但他很快又舞起了手中长枪。

    等长大后,他要告诉世人,江东弟子今犹在。

    与这些不愁吃穿的公子哥比,有一人就明显窘迫了许多。

    他住在涿郡县外的楼桑村,别说深宅府院,就连御寒的冬衣也只有那么一套。

    每天都在为生计而发愁,若非靠着叔辈们的食物救济糊口,恐怕他早已饿死家中。

    别人都笑他,一个卖草鞋的穷困户,还想要匡扶汉室,这比痴人说梦还要令人捧腹。

    尽管受尽了他人的白眼与讥讽,但藏在心中的远大志向,却从未有过一天忘却。

    他始终坚信,他差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

    与此同时,汉王朝的心脉之地,洛阳城。

    今日的洛阳城内,可谓是热闹非凡。

    不管是老人还是妇孺,都出了屋门。

    街头上人流涌动,敲锣打鼓,孩童们点燃爆竹(烧竹子),噼里啪啦。

    大傩带着鬼神面具,左右跳动起身躯,谓之驱邪。为大汉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亦或是保佑天下四海升平。

    在南边的城门,还有特定的数百名童子,手中持有一条带有绿叶的青翠树枝,为路过的行人掸去身上灰尘。

    寓意着扫去一年里的污秽,迎接新的福恩。

    从南边接受完福礼的曹操碰见了两个熟人,他上前打起招呼:“本初兄,公路兄,好巧。”

    三人从小相识,年少的时候,也曾一起遛狗纵马,放荡不羁。

    他们不修品行,也不研究学业,一度让太学的夫子们大呼头疼。

    如今三人都在车骑将军何进手下办事,却常因政见不合,而发生争吵。

    “孟德,去喝两盅?”

    庶出的袁绍笑着询问着,政见不合,那是公事。

    私底下,两人还是很要好的朋友。

    身材相较矮小的曹操大笑着:“正合吾意。”

    袁绍便拉起曹操的手,往附近的酒肆走去。

    曹操回头,“公路兄,不一起吗?”

    袁术冷冷的不屑一笑,转头往相反方向而去。

    他从心底看不起这二人,一个族中庶子,一个阉宦之后。哪比得上自己,袁氏族中最为璀璨的嫡长子。

    皇宫,西苑。

    当今天子怀中抱着个两岁稚童,他站在高高的宫阙上,望向整个洛阳。

    一片繁华尽收眼底。

    刘宏快哉无比的问道:“阿父,天下安否?”

    身后的老宦官低眉顺首,谄言说道:“巍巍大汉,安之若山。”

    周围的小宦官们不需提示,便知道该当如何,口中一遍又一遍的高呼起来。

    巍巍大汉,安之若山!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