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九九章 合伙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砰!

    粗大的拳头猛地捶在桌面,巨大响声引得门外的府兵一骨碌全都冲进了堂内。

    “出去。”

    丁原挥了挥手,府兵们见并无事故,又躬着身子往后退了出去。

    平复着心境,丁原眼中依旧带有愠色,语气里满是不悦的说着:“原本我还十分欣赏吕布,敬他是个英雄。觉得他同我一样寒门出身,往上一路攀爬极不容易,没想到这才稍有点势力,就这般张狂,目中无人,甚至连本刺史也不放在眼中。若是让他再升上两阶,岂非连陛下三公们,也都不看在眼里了?”

    “使君说得极是,这般娟狂小子,就应当好生教训才是。”

    伍囿谄媚的小人之态立马显露出来,嘴里还不忘添油加火道:“现在外边的那些贱民们,谁都知道九原县出了个大英雄,却独独不知使君您的姓氏,更别说您祖籍何处了。长期以往,谁还听信于您?”

    丁原双手支撑起下巴,陷入了深思。

    伍囿说得没错,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将官都镇不住,今后还如何在并州立足。

    刺史无插手军中事务的权力,对军中将领也不能直接降职或者罢免。

    这就有些头疼了,他看向站在下方的伍囿,垂询道:“伍家主,你可有法子?”

    老家伙眼珠一转,等的就是这句话。

    只见他沉思片刻,故作为难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使君肯不肯用。”

    丁原让他说来听听。

    伍囿顿了口气,缓缓说道:“在使君的辖区范围内,可不仅仅只有汉人吧。”

    丁原立马会意,接口道:“你是说匈奴人?”

    “没错,近几年匈奴愈发猖獗,已经不太将汉家官员放在眼里。上一任的度辽将军王耽,也就是死在了匈奴人的手里。”

    “百姓们肯买吕布的帐,匈奴人就未必。我们只需从中小小的挑拨两下,激起匈奴人的怒火,然后将矛头罪过全指向吕布就行了。”

    “鲜卑人十几万人马都奈何不了吕布,匈奴人就行?”丁原反问一句。

    “使君若不放心,咱们还可以联络周遭山野的强盗恶匪,让他们去五原郡纵火杀人。一旦死伤数十上百号百姓,使君您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责问吕布,将其缉捕问罪。”

    伍囿说得头头是道,为了针对吕布,他可谓是煞费苦心。

    就算吕布武艺高强,没死在匈奴人手里,也早晚会落到丁原手中,到时管教吕布吃不了兜着走。

    他却不知,匈奴左贤王见到吕布,也得点头哈腰。

    “使君,某觉得不可。”

    一名高高大大的青年路过堂门外时,恰巧听到伍囿这番言论。他见丁原神色有些意动,果断走了进来,抱拳劝说道:“擅自挑起双反战事,乃是玩火的行径,很容易会导致引火烧身,甚至是玩火自焚,还望使君慎重。”

    “你说得没错,就算本刺史不喜吕布,也绝不会像张懿那般,勾结外族人。”

    丁原恍然醒过神来,厉声斥责让伍囿滚出堂外。居然会出这种小人下三滥的伎俩,若不是眼前青年提醒,他可能就要跳进伍囿的坑里了。

    一失足乃是千古恨。

    他可不愿当张懿那种千夫唾骂的罪人。

    伍囿表面唯唯诺诺的退出了堂外,实则心中恨极,他恨吕布,更恨丁原。

    这种只在暗地里使坏的人,最为可怕。

    丁原将事件原委说与了青年,随后问道:“依你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理?”

    青年略一思索,便回答起来:“回使君,以卑职看来,吕布如果真如伍囿所说的那般作恶多端,州郡百姓们又为何会屡屡称赞,难道仅仅只因为他驱走了鲜卑人?”

    “更何况凡事也不听只能一面之词,此事真假若何,使君只需差上几名官吏,去当地查证一番,即知真相。”

    青年说完,丁原依旧未定主意。

    他知道丁原在犹豫什么,便又说道:“以使君之开阔心胸,难道就容不下一个吕奉先?”

    丁原终于开怀大笑了起来,“好你个张稚叔,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溜须拍马。”

    青年微微笑着,他因勇武过人,而被丁原纳为武猛从事。

    对那个飞将军,心中亦是向往已久。

    青年走后,从后面屏风里走出个中年文士。

    他朝着丁原说道:“使君不是愁没有机会结交严张两家吗?吕布就是最好的桥梁,他既是严家女婿,又被张仲老将军所看好。”

    “既如此,你何不认他做个义子,把严张两家牢牢栓在你的战车上。”

    丁原听闻此言,眼中升起雀喜的光芒,忍不住高兴的拍了下手掌,道了声:妙极!

    午膳之时,日常打秋风的戏策,掐准了时间出现在院子门口。

    他张着脑袋望向屋内,明知故问道:“将军,我猜你家定是来了贵客,大老远的我就闻见了香气。”

    吕布黑着脸走出门外,朝戏策说道:“来都来了,进来坐吧。”

    裹着厚厚几皮袄的戏策露出个狐狸得逞的笑容,麻溜走到屋内,向严老爷子和严信见完礼,寻了个位置坐下。

    这世上只有两人,吕布应对起来是束手无策,薇娘和戏策。

    一个是心疼舍不得,一个是真没办法。

    在吕布看来,戏策天生好脑子,又通读古籍韬略。按理来说,就应该有读书人应有的情怀和志向。

    然而相处了大半年,吕布发现自己错了,还错得很离谱。戏策不仅没有丁点儿远大志向,甚至还又懒又馋。

    六个人围坐在两张拼凑起来的木桌旁,桌上已经摆了好几钵汤菜。

    在严老爷子说了声不必拘礼后,戏策首先舀了半碗肉汤,他轻轻呡上一口,霎时间眉头都快沉到鼻梁,忍不住道了声:好酸!

    吕布也尝了一口,舌尖上只传来微微的酸感,哪有戏策那么夸张。

    不过薇娘似乎很喜欢喝。

    “你在卖马?”

    严老爷子将口中苜蓿(muxiu)咽下,冷不丁的问了一句,这些事情自然逃不过他的耳目。

    吕布点头,也没准备隐瞒。

    不过严老爷子接下来的这番话,倒是令吕布有些受宠若惊了,“雁门关以南的诸郡未受战火波及,你急缺钱的话,可以问我要,也可以将马卖给他们。”

    吕布‘嗯’上一声,便没了下文。

    老爷子夹起一块肉片,不经意的放入严薇碗里,又问向吕布:“听说你向匈奴人要了朔方以北的土地,是看上青盐泽和金连盐泽两块盐地了吧?”

    “什么盐地?”嚼着瓜菜的吕布对此满脸问号。

    老爷子见吕布不认,立马来了脾气,将竹著重重往桌上一拍,“你还要同老夫装傻不成!”

    屋内的气氛瞬间寂静了下来。

    这时戏策用胳膊肘捅了捅吕布,小声埋怨道:“我就说这事,哪能瞒得过你双目如炬、耳听八方、明朝秋毫的老丈人。”

    戏策马屁拍得溜,却把吕布给整懵了,他心中满是纳闷儿和疑惑:朔方北地不是要来养马的吗?

    戏策同吕布的小声话语传入严阚耳中,听得老人是心中舒畅万分,他瞬间觉得这瘦骨小子,倒也是颇为顺眼。

    “严公您有所不知,将军他面皮子薄,拉不下脸开口,我就明说了吧。”

    戏策重新取了双竹著递给严阚,“没错,将军就是准备捣鼓那两片盐地。只是干这行我们没有经验,但您老有啊,我寻摸着,干脆咱们合伙,如何?”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