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九八章 挑拨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在得知吕布的住宅离郡守府相去不远后,严母便提议先去看望女儿。

    从小就百倍呵护的捧在手里,小半年没见,也不知过得好不好,是瘦了,还是瘦了。

    吕布对此不由深深感叹起来,到底还是当娘的心疼女儿啊!

    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严信轻车熟路,走在前边,走到大门口时,伸手把院门一推。

    嘎吱~

    正在院中走动活络的严薇闻声看去,见门口站着的是严信,遂笑着说道:“四哥,今天怎么有空来小妹这里,郡中的事务都处理完了么?”

    “小妹,你看,谁来了。”

    严信语气掩饰不住欣喜,身子侧过,二老从外边踏了进来。

    “父亲,母亲!”

    严薇下意识的喊出声来,惊讶伴随着喜悦同时出现在了秀美的脸庞。

    她做梦也没想到,父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五原,更没有想到,她们会来看望自己。

    两位老人的鬓角日渐霜白,眼角和额上的皱纹亦增添了不少。作为女儿的严薇心里难受,皎美的眸子里浮起了水雾,她跪在地上,磕头说着:“女儿不孝,使爹娘记挂。”

    她不知道,严阚心里是否还在生气,也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原谅自己。

    不管是与否,他永远都是自己的父亲。

    女儿寒冬腊月天的跪在冰凉地上,当娘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严母跑过去扶起严薇,看着她一身布袄翁鞋,甚至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时,心疼的念念着:“我的儿,你哪受过这种苦啊,跟娘回家吧。”

    严薇轻摇摇头,抹去严母眼角的泪珠,“娘亲,女儿在这里很好。”

    当问起肚子里的孩子时,严薇轻轻抚着微鼓的肚子,秀美脸庞闪烁着母性才独有的光辉,“四个月了,夫君说儿女他都喜欢。”

    严母正准备给女儿细细讲解怀孕的各种注意事项,在生育孩子这方面,严母可是颇为骄傲的,毕竟她为严家先后诞下过四儿一女。

    在这个年代里,生孩子是一件极具风险的事情。

    严父走来打断了自家的老婆子,不耐烦的说着:“那些婆婆妈妈的妇人话,留着去屋子里说。”

    “好好好,外边天冷,不能让女儿冻着。”

    严母戳穿了丈夫意图,明明比谁都心疼女儿,却总是故意装着毫不在乎。

    严薇让四哥先将父母带进屋内,她则往门口方向走去。

    她要让人去将吕布找回来,这个时候,吕布不在,肯定会让父亲愈发的不喜和怪罪。

    快要走到门口时,眼前出现了一道高挺的熟悉身影。

    吕布肩扛着四五袋特大号的布包裹,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点心食物。

    肉酱、果脯、腌菜,甚至还有熏好的猪蹄髈……

    应有尽有。

    这些都是严母从上党郡带来的,她琢磨着现在是冬天腊月,这些点心食物,就算一两天吃不完,也可以放上好长一段时日。

    这让吕布再次感叹起来:果然只有当娘的,才会心疼女儿。

    来的时候,二老没带随从,这下苦力的重任,自然是落到了吕布头上。

    严薇从怀中掏出手帕,上前温柔的替吕布擦拭起额头的细密汗珠。

    “委屈夫君了。”她悄然红了眼眶,终于明白父亲为何会突然屈尊于此。

    别看吕布平日里跟谁都和睦共处,只有身为妻子的她知道,吕布内心里的性子有多么高傲。

    然而,他低头了。

    为了自己,向严家低头了。

    严薇此刻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和幸福。

    这种感动和幸福,是无法用语言和词汇来述说的。

    然则天生情商较低的吕布,却完全没有感受到媳妇儿说的点上,咧嘴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傻傻的笑着:“没事,我不累。”

    这股憨傻模样一下就把严薇给逗乐了,她收拾好心情,走到吕布身旁,小手轻轻扣住自家男人的粗糙手掌,往屋子里走去。

    不管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局面,她都愿意同他一起去面对。

    …………

    太原郡,刺史府。

    “使君,您可得替我做主啊!”

    一声堪比杀猪似的嚎叫,从府外传进了刺史丁原的耳中。

    正在处理公务的丁原将手中笔锋一停,瞥了眼跑至门外的半百老者,淡淡说了声:“进来吧。”

    被府兵拦在外边的老者如蒙大赦,踉跄走进堂内,躬着身子朝丁原行了一礼,随后竟掩面哭泣起来:“使君,您可得……”

    丁原最见不得的就是男人哭,更何况还是个半截入土的老头子。他将手一挥,直接叫停道:“有话直说,别在本刺史面前绕来绕去,拐弯抹角。”

    老者用袖袍将眼角憋出的泪水擦去,露出一张略显阴沉的枯干瘦脸。

    原来此人竟是当日被吕布逐出郡地的伍家家主,伍囿。

    早在丁原上任的第二天,伍囿就勾搭上这条大船,并将颇有姿色的孙女,送与了丁原为妾。

    所以按辈分来讲,小他十余岁的丁原还得叫伍囿一声祖父才是。

    伍囿将当日之事,同丁原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说至情深处,还故作的抹了抹眼泪,“整个家族数十口人等着吃饭,我不过是想多要一点点田土,结果就被吕布那厮恶语相侮,驱打出境。”

    伍囿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令人闻之动容。

    丁原见他不似说谎,低头批阅文案的同时,又问起来:“你没提过我的名字吗?”

    虽说伍囿在并州算不得大人物,但总归是表明立场站在自己这一方的,代表的是他丁原。

    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吕布欺辱伍囿事小,打他脸事大。

    “提了!可那吕布却说,说……”伍囿欲言又止,到了他这个年龄,欲擒故纵这点伎俩早已炉火纯青。

    “说什么。”丁原眉头一皱,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见丁原已然上钩,老东西喜上心头,脸上却是一副愤恨交加的神色:“他说丁原算个什么东西!五原郡乃至整个并州,谁不知我吕奉先,哪有他个外乡佬说话的份儿?”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