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九六章 我从十五年后来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那你可钟意曹性?”

    戏策不再拐弯抹角,索性挑明了来意,说是要给曹性保媒。

    女子秀目里流露出少许惊讶,却也没有过多的忸怩,很快就应了下来。

    吕布悬在心里的大石也终于落地,这件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两人向女子道了别,走在郡城中的青石街道上。

    “宋宪魏木生他们也没有娶亲吧?”戏策开口说道。

    吕布摇头,这些人整天扎在军营,跟一帮子糙汉呆在一起,平日里连个女人都见不到,找谁娶去?

    “所以我有个想法,既然城中有不少遗孀,以及从鲜卑人手里救下的大量女奴,不妨让军中尚未娶亲的将士娶了这些孤苦女子。一方面可以使她们免受外人欺辱糟践;另一方面,又能使军中将士得以成家。”戏策走在吕布身旁,缓缓而谈。

    “除此之外,将军还可以找严郡守商量商量,颁发一些鼓励政策来促进这项方案。比如迎娶这些女子,可以多分十亩田地,嫁给军中将士,又可以再多分十亩。”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吕布对此很是满意,他觉得戏策所提的方案大为可行。

    说句晦气话,吕布真怕哪天宋宪他们死在了战场,连个送丧的后人都没有。

    三妻四妾,那是上流门阀才有的待遇,普通人家一辈子基本上也就只有一个糟糠之妻。

    不过吕布仍有些担心,将双方这样强加在一起,会美满幸福吗?

    “将军,不是每个人都同你和夫人一般,要两情相悦,才能成亲。”戏策摇了摇头,幽幽长叹口气,唏嘘起来:“底层百姓的婚姻,很难有所谓的两情相悦和至死不渝,他们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生存下去,而彼此进行的一笔交易罢了。”

    在大多数男人眼中,娶亲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女人也只是发泄享乐的一种工具。

    她们的价值,远远不如一头耕牛。

    而在女人眼里,男人却是撑起整个家的顶梁柱。

    这个世道,对女子太不公平。

    公平?

    天下哪有公平的事情。

    戏策自嘲一笑,“有的人生来锦衣玉食,从不会为吃穿而发愁,就算毫无德行,也一样前程无忧。而有的人,穷尽一生苦读,兢兢业业,到头来却是流落街头,客死他乡。”

    吕布似是被这番话戳中了心窝,脚下步子一停,侧头朝戏策说道:“先生,陪我去城上走走吧。”

    戏策面露疑惑,却也没有拒绝。

    两人顺着街道直走,一直走到城门,然后沿左边石梯,慢慢走上城头。

    城楼上砰砰咚咚的声音噪杂,百姓们正挥汗如雨的忙活个不停。

    在吕布前方,就有七八个赤膊汉子,肩上担着扁担,合力抬着沉重的条石,嘴里呼吼起号子,缓慢的往前挪动着脚步。

    放下之后,从旁边走上来两名有些年岁的老石匠,双手拿起手锤和錾子,细心的雕凿起来。

    修缮城墙是件很耗精力的事情,城中百姓大半都在这里,有人在和泥,有人在砌砖,有的在往城下搬运废料。

    吕布站在城头,迎面吹来的刺骨寒风,于他而言,似乎算不得什么。

    “先生,你说人死之后,还能复生吗?”

    他问了个极为荒唐的问题。

    戏策愕了半晌,竟无言以对,随便找个人都能知道的答案,你却来问我?

    如果人死真能复生,那秦始皇嬴政又何必去求长生。

    但戏策看吕布神情凝重,并不似玩笑揶揄,想来答案应该不会那般肤浅简单。

    戏策想了小会儿,依旧没能得到确切答案,于是他反问起来:“将军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吕布似是陷入了一段很长的回忆之中:“我大概是做过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我独守一城,梦见曹性被杀,梦见宋宪侯成叛变,甲士将我摁倒在地,用长绫将我枭首……”

    戏策这下算是明白了,敢情吕布只是做了噩梦。没想到战场上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的悍将,居然也会怕梦中之事。

    他安慰起吕布:“既然是梦,那又何必在意。”

    “不,那不是梦!”

    吕布双目陡然睁圆,一口否定。他摇着头,有些神经质的继续说着:“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所见的究竟是梦是真。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亦或我现在仍旧处于梦中。”

    若真是梦,我希望这一觉,永远不要醒来。

    “先生,”吕布看向戏策,决定坦诚相告:“其实,我从十五年后来。”

    这件事,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连薇娘都不曾透露半字。

    “哈?”

    戏策夸张的张大起嘴巴,然后踮起脚摸了摸吕布额头,“将军,你该不会是烧坏了脑子吧?”

    “我没有同你说笑,这是真的。”吕布目光笃定的说着。

    戏策自然是不信,他活了二十余载,什么怪异奇事没有见过。

    哪有说自己是从十五年后来的,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当皇帝都比吕布讲得这要靠谱。

    “那且说说看,十五年后,我有几房妻妾,又有几对儿女?”戏策随口问道。

    吕布脑子里嗡的一下,如遭雷击。

    他迷茫了。

    看见吕布这副消沉模样,戏策叹了口气,“将军,你也许是因杀孽太重,以致入了梦魇。赶明我就让胡车儿去请两个大仙巫师回来,驱驱邪就没事了。”

    此时,从城下跑来七八名稚童,他们沿着石梯蹦蹦跳跳的跑着,口中哼唱起不知何人所教的曲谣。

    五原郡,有飞将。

    飞将姓吕,神驹画戟。

    风也奇,雨也奇;

    甘以鲜血溅胡逆,

    纵横四海无强敌。

    原野这边是故乡。

    原野那边是胡凉。

    一道道活泼的身影嬉笑打闹的从吕布面前跑过,他终于回过了神。

    望着那些无忧无虑的稚童,吕布忽然笑了起来。

    就当是梦吧!

    现在这样,挺好。

    城下宽阔的大道上,缓缓驶来一辆马车。

    且不说这马车如何气派,光是周围近五十名神色冷峻的护卫,就能看出这车驾中人,富贵非凡。

    四匹褐色骏马拉动车驾往郡城方向走来,带动舆厢前角挂着的玉铃铛,叮叮清脆的响个不停。

    戏策看向吕布,笑了起来:“将军,你最怕的人,来了。”210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